路雪沁庄时久是啥小说 路雪沁庄时久免费阅读无广告

路雪沁庄时久是啥小说 路雪沁庄时久免费阅读无广告

路雪沁庄时久是作者之妖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咱们接着往下看“路军那边你好好谈判,赔偿问题只能多不能少。然后叫警察,让他们把十恶不赦的女凶手带回警察局审问。”庄时间阴着脸,语气冷淡,心情烦躁。从路雪沁的角度来看,告路军故意伤人比不告更合适。

《高冷总裁是戏精》 第6章 庄时久,救我 免费试读

到达医院。

屈禾跳下车再绕过去,小心翼翼的扶着庄时久:“您慢着点,小心别扭着胃。”

再叫司机:“快去挂号,消化内科。”

司机正要迈开腿,庄时久又忽然站直身体左扭扭右扭扭:“咦!不疼了!”再跺跺脚:“还真是不疼了。刚才还疼的我直不起腰,这一落地它就一点都不疼了。奇怪。真奇怪。”

司机憋着不能笑,笑了会扣奖金。

屈禾已经被扣过无数次奖金,早就练出了金刚不坏之身,他淡定无比地竖起大拇指:“您就是福星高照,洪福齐天,有福之人。老天爷都舍不得让您难受,早早就散了您的痛苦。庄总,您现在是回公司呢?还是回公司呢?”

“回公司。回公司。没病谁愿意来医院啊!”庄时久转身要上车,后背又猛的一僵:“哎!哎!腰!腰!我的腰!”

司机用洪荒之力憋住,真的不能笑。

屈禾又无缝对接:“老太太什么都好,就是做事忒狠,抱曾孙要三个三个的抱,下药要两遍两遍的下,您说这腰能不疼吗?来来来,小心点,肾内科好好查查,查清楚了再回公司。”

再叫司机:“前面带路,走近路去肾内科,千万别绕远路又累着我们庄总的腰。”

司机在前面带路。庄时久在后面扶着腰,时不时的嘤嘤两声:哎呀!腰疼!腰真疼!

肾内科的住院部,高级VIP病房。

路虎穿着宽大的病号服,趴在床沿边干呕不止,脸色呕得煞白煞白,额头一层虚汗。

路美丽站在旁边呜呜的哭:“张医生刚才还在这里,说你们来了就可以做检查,检查完没问题就可以动手术。他刚才没有说要开会,怎么突然就跑去开会了?还开会这么久?爸,我弟还能撑多久?他一直吐一直吐,是不是要吐死了?”

路军脸色发黑,剐了女儿一眼又心疼儿子。

汤悦急得暗自跺脚:好不容易抓到人,就是想快点割掉她的肾,免得夜长梦多。可张医生倒好,收钱的时候不手软,关键的时刻就掉链子。开会?开个毛线会!

推路军:“你上楼看看,说虎儿一直吐个不停,让张医生下来看看。总不能有病人要活要死,院长还拉着他开会吧!”

路军有点为难,他能逼迫路雪沁捐肾,还能逼迫院长不让张医生开会:“再等等,人在这里就不怕今天做不了手术。”走到门边往外看,路雪沁坐在墙边的长椅上,没有逃走。

庄时久扶着腰,一路哼哼唧唧,唧唧哼哼,又哼唧地停在过道口,目光如炬。

路雪沁!他终于看到了路雪沁!

她坐在过道的椅子上,耷拉着脑袋,蜷缩着身体,不再是盛气凌人的小魔女,反而有点凄凉,就像一个被遗弃的孩子。可怜!好可怜!他朝她走过去,胃不抽,腰不疼,健步如飞。

路雪沁抱紧身体,一阵冷一阵热。她很难受,想要睡觉。

眼前又忽然多出一双黑色的皮鞋,鞋面锃亮,有如明镜。顺着锃亮的鞋面往上看,又看到他的脸,笑了:“庄时久,我们还真是冤家路窄,这里都能遇上。”

庄时久只觉眼前一瞎:卧了个祖宗!这猪头是谁啊?

右脸肿的变形。

右眼完全睁不开。

右边的唇角破了一个很大的血口,这会儿还在往外渗血,左边……庄时久已经看不下去,眸光阵阵收紧,双手在身侧默默成拳。路军!很优秀嘛!

路雪沁又缓缓站起身,脚步虚浮的凑到他面前:“庄时久,救我。你救我一命,昨晚的事情我跟你抵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