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卿薄司珩小说章节目录 白卿卿薄司珩免费阅读第2章

白卿卿薄司珩小说章节目录 白卿卿薄司珩免费阅读第2章

白卿卿薄司珩是作者绝代西子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内容主要讲述白家破产,父亲跳楼,渣男劈腿,继母还将她用一个亿嫁进薄家!贴心闺蜜立刻给她送了一个精挑细选的男人安慰她,而这个男人正好就是她的新婚丈夫薄司珩!传闻薄少在外有一个心尖宠,对她百依百顺,为她豪掷千金,众人排队等着看白卿卿被踢出豪门的笑话。然而,直到后来众人才发现,那个被薄少养在外面的心尖宠就是薄少的新婚妻子白卿卿!众人瞠目结舌,薄少震惊之余却全是欣喜,“没错,是我媳妇儿!”

《顶级婚宠:薄少,太太有了!》 第2章 免费试读

打开朋友圈,入眼的第一条就是继妹白诗妍发的风景照和穿着吊带、脖子带吻痕的自拍。

而她的定位,正好就是陆斯鸣出差的地方。

不用怀疑,白诗妍这条朋友圈是仅她可见。

是白诗妍对她发起的挑衅。

如果不是昨天她无意中在陆斯鸣的电脑里发现他跟白诗妍恩爱的视频,她也不会那么爽快地答应跟薄家的人结婚。

从电脑文件夹建立的日期来看,他们至少一年前就勾搭在了一起。

上床的次数比她和陆斯鸣看电影的次数还要多。

白卿卿讥诮出声。

给白诗妍点了一个赞,退出微信,打开游戏放松一下。

游戏进入加载的界面,白卿卿眼神蓦然放空,大脑不断闪现今天在魅影里水深火热的一幕。

脸色滚烫得厉害!

薄司珩那张狼狈又俊美的脸不断浮现在她面前。

炙热的身体、靠得极近的呼吸……她就这样,一点一点地被啃食殆尽。

一进入游戏,顾宁就邀请了她,把她拉进游戏房间,可以对话。

“卿卿,感觉怎么样?你真的跟薄家的人领证了吗?”

久了没说话,白卿卿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她‘嗯’了一声,道:“敢对薄司珩动手脚,你想死了吗?”

顾宁深吸一口气,极快否认,“你可别污蔑我啊!我连他的面都没见到,就算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对薄阎王有任何想法啊!我只是看他出包厢时脸色不太对,想着让你捡个漏,谁知道你居然背着我偷偷结婚了?”

白卿卿隽丽的面容上勾起一丝笑,“我真是谢谢你。”

“不用谢,我们是好姐妹嘛……对了,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她不知道白卿卿已经跟薄家的人领证了,但凡知道,也不会给她找上薄司珩。

白卿卿沉吟了一下:“帮我找个靠谱点的律师,写份离婚协议送去薄家。明天我去找丁红拿结婚证。”

毕竟是她先对不起薄家,薄家昨天刚给了她一个亿的彩礼,今天她就跟同为薄家的人薄司珩睡了。

占了别人的便宜,她心里挺过意不去的。

那一个亿的彩礼,她会还。

顾宁爽快答应,“行,包在我身上,我保证不让薄家找你麻烦。”

“嗯。”

两人开黑,因为心不在焉,十连跪之后,默契地退出了游戏,一句话也没有再说。

放下手机,白卿卿拉过被子盖住头,这两天一下子发生了太多事,让她脑子乱得厉害。

一会儿想到薄司珩,一会儿又想到那个与自己仅有一天婚姻之缘、连面也没有见过的丈夫,脑袋昏昏沉沉。

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

“薄总,我拿到了今天在8楼聚会的人员名单。”

特助郁澍正在跟薄司珩汇报。

“今天8楼一共有4起人聚会。除了陆总给您设置的接风宴,还有两个商宴,以及顾小姐做东请的一众朋友。今天去9楼的那张vip卡,正是顾小姐顾宁名下的。”

薄司珩皱眉,语气肯定,“不是顾宁。”

“是,我问过经理了,是顾小姐的一个朋友。”

薄司珩坐在落地窗前,骨节分明的指尖夹着一根烟,无所谓地点头,“不用查了,离婚协议送去白家了么?”

他对顾宁的朋友不感兴趣,只要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就行。

如果那个女人要钱,会自己主动上门。

他没那么多功夫去查。

闻言,郁澍低下了头。

“怎么?”薄司珩眉头紧皱,语气冷冽。

郁澍如实道:“今天下午回去,陆总向夫人告状,说您喜欢的不是乔小姐,耍脾气要离婚。夫人不同意,把您的户口本和结婚证全部藏了。”

手续不齐,办不了离婚。

薄司珩额头青筋直跳,“陆晋人在哪?”

“在您家……”

蹭吃蹭喝,开心得不得了。

薄司珩眸底幽冷,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伸手将手里的烟用力杵在烟灰缸里熄灭。

“告诉陆伯母,我这里有30个优秀的女人,全是陆晋喜欢的类型。陆晋老大不小了,该相亲了。一天一个,别让他闲着!”

郁澍浑身一颤,连忙道:“明白。”

等郁澍离开,薄司珩才哼了一声。

鼻子里都是冷气。

他一脚踢开面前的小矮凳,站起来,面向落地窗,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狭长的黑眸幽深诡谲。

……

昨晚睡得早,今天早上七点白卿卿就醒了。

与薄家结婚是继母一手操办的。

薄家当年欠白卿卿外公一个恩情,白家破产,继母丁红就让她嫁给薄家,用薄家一个亿的彩礼来还债,并且承诺会给她生病的弟弟介绍国外神经方面的专家。

婚,她结了。

彩礼,丁红也拿到手,可以去还债了。

只要她再把国外的那个神经专家介绍给她,她们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瓜葛了。

白卿卿收好东西,打算先去找继母丁红拿结婚证。

却不料妈妈沈君打电话来说弟弟吃药吐了,让她赶紧回家一趟。

事有轻重缓急,她先回家一趟,再去找丁红拿结婚证办离婚也不迟。

打车去了妈妈刚租的出租屋,白卿卿就带着15岁的白佑阳去了医院,把劳累了许久的沈君强制留在家里休息。

挂了神经科,和白佑阳一起去找了他的主治医生,检查完一番,才知道是他早上多吃了一道药,还好白佑阳自己胃受不了吐了出来,索性没什么大碍。

打电话给沈君让她放心后,白佑阳这边也缓了过来。

松了一口气,白卿卿被白佑阳就地按在医院大楼底下的花园里坐着。

看着他从兜里摸了五块钱出来,献宝一样地朝她咧嘴笑:“姐姐,你热不热?等我一下,我去给你买冰棒!”

白卿卿轻笑一声,“好,我等你。”

白佑阳嘿嘿一笑,握着钱转身跑了。

15岁的阳光大男孩,本该在校园里恣意成长,可5岁的那场病,却永久夺走了他上学的资格,让他智商永远停留在8岁,身体也总是反复无常,要靠吃药维持。

白卿卿叹了口气,身体往后倚,还没来得及自怨自艾,就感受到了一道冰冷的视线射来。

她皱眉侧头,想看看是谁这么大胆。

然而下一秒,她蓦地瞪大了眼睛,瞬间从木椅上弹了起来。

***!

是薄司珩!

男人身材高大,白衬衣、黑西裤,气质卓然!

眼神对视间,外面照射的阳光跃在他耀眼的脸上,将他那张凛然俊美的脸衬得更加阴郁冷厉。

薄司珩幽幽地盯着她。

眼神寒凉、神色阴戾,抬脚大步朝她走来。

真的像个要向她索命的活阎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