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星晚薄云深免费阅读 沈星晚薄云深最新章节目录

沈星晚薄云深免费阅读 沈星晚薄云深最新章节目录

沈星晚薄云深是作者糖果小蜜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沈星晚自幼罹患眼疾,刚接受完移植手术,重见光明,就成了他眼中谋杀妹妹的真凶。原来她最爱的妹妹一直是她的移动血库,她的眼角膜,也来自妹妹。父母的设计,让她百口莫辩。“乖,别哭了,别把瑶瑶的眼睛哭坏了。”她深爱的男人抚摸着她的眼睛,却透过她的眼睛看着另外一个女人。误会,折磨,让她迫切的想调查清楚妹妹死亡的真相。只是越往下查,事情越扑朔迷离,妹妹真的死了吗?既然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她的解释,那这桩已经变成噩梦的婚姻不要也罢。后来,沈星晚从薄云深身边逃离。所有人都说,那天之后,薄少疯了。

《夫人跑后,偏执薄少杀疯了》 第5章 免费试读

【你能不能把我的骨灰还有项链,一起丢进我们三个人经常去的大海里。】

【那里有我们的回忆,我舍不得你们。】

沈星晚痛苦的捂着心口。

她从来都不知道这些事,沈月瑶在她面前,永远是阳光快乐的。

从不知道,她竟然经历过这么多黑暗。

沈星晚记下了火葬场的地址,可现在最主要的,是怎么从薄家出去。

中午吃完饭,她无意间听到佣人们被管家要求去修整花园,全部人都要去。

她心里就有了主意。

大门口依旧有保安守着,沈星晚把目光放在了阳台上,刚打开窗户,手中的项链就被风吹得晃了一下。

她盯着项链看了一会儿,纠结片刻,把项链装在了一个不起眼的盒子里,重新藏了起来。

这可能是沈月瑶留给她唯一的东西了,她舍不得丢掉。

二楼,位置并不高,外面还有个屋檐支撑,沈星晚直接翻身下去。

两个小时后,她已经站在了殡仪馆里。

里面有哭声,也有吵闹声。

她显得格格不入。

有工作人员接待了她,将骨灰盒递给她。

轻飘飘的骨灰盒,沈星晚抱在怀里,却觉得有万斤重。

承受不住的分量,手都在发抖。

明明一起约好的,等她眼睛好了,就一起去旅游,一起去看海,她还说,要教会她如何分辨颜色……

可如今,只剩下一捧灰。

她抱着盒子蹲在地上,嗓子都哑了,从眼眶里流出来的泪,渗着血,看着渗人。

工作人员看不下去了,女人瘦弱的身体,让他觉得她可能会哭死在这里。

“这位小姐,你也别太伤心了。”

“这骨灰盒在这里寄存有一段时间了,您还是快点处理了比较好。”

闻言,沈星晚一愣。

她声音哽咽:“你说什么?”

“骨灰已经寄存了好一段时间了。”

工作人员不解。

“寄存?她难道不是在你们殡仪馆火化的吗?”

工作人员摇头:“不是,是一个人送过来寄存在这的,付了钱。”

沈星晚瞳孔骤缩:“什么样的男人?”

工作人员皱着眉,安静的想了一会儿,才说:“是一个戴着眼镜,大概有一米八左右,斯斯文文的男人。”

沈星晚抿了抿嘴,脑中闪过无数人,她确定,这个人她不认识。

是月瑶的朋友?

她对工作人员道了谢,心里虽然有疑惑,可更多的,还是心疼。

她打了车,直接去了海滩上。

正值秋季,海边的风带着刺骨的冷,偌大的海滩上,只有她一个人。

她脚踩在砂砾上,慢慢往海岸线上走,海浪没过她的脚腕。

她停下了脚步,打开骨灰盒,将骨灰洒进了海里。

“瑶瑶,那个***你的男人,我一定会找到!”

“我会让他付出更惨痛的代价!”

沈星晚手在抖,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道怒吼:“沈星晚!你在做什么!”

她一愣,下意识扭过头,一个人影朝她冲了过来。

离得近了,她才看清男人的面容。

阴冷,低沉,眼里布满了红血丝。

他想要夺走她怀中的骨灰盒,可沈星晚向后躲了一下。

骨灰盒被他的手打翻,海浪卷了过来,骨灰盒直接被冲走了。

薄云深疯了一样往海的深处走,想要找回被卷走的骨灰盒。

“瑶瑶,瑶瑶!”

可骨灰盒早就被卷得不知道哪里去了,海浪不断打上来,他衣服都湿透了。

沈星晚追过去,想要劝他。

可面对的,是男人失去理智的指责。

“沈星晚!她都已经死了,你连她的骨灰都不留给我吗?!你怎么这么恶毒!”

声声质问,句句剜心。

她身体晃了一下,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你就是这么看我的。”

她像是在问自己,又像是在问面前的男人。

可薄云深此时哪有心思听她的话,又怎么能明白,她语气里的无助和悲凉。

他只知道,沈星晚是个恶毒至极的女人!

他目光冷得像淬了冰,沈星晚甚至来不及逃,就被他掐住了后颈。

他直接压着她,往海里拖。

“薄云深,你放开我!”

海浪渐渐没过胸口,冰凉的海水笼罩身体,她冷得直发抖:“薄云深,你放开我……”

回答她的,是男人凶残至极的动作!

他将她的头,直接摁在了海里。

冰凉的海水,从口鼻灌入,眼睛更是疼得不行,像是成片的针在刺,肺里一片火辣。

她双手一开始还有力气挣扎,过了一会儿,泄力一般的垂下,只有头还在本能的晃动。

薄云深没有感情的看着她,看她没有力气挣扎,这才把她的头拎了起来。

沈星晚贪婪的呼吸着空气。

她想解释,可薄云深根本不给她机会,她的头,又被摁了下去。

呼吸被剥夺。

她看到死神在向她招手。

他,真的想要杀了她!

“沈星晚,论狠毒,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人,瑶瑶死了,你连灵魂都不肯让她安息。”

来来回回几次,沈星晚早就没有力气反抗了。

她浑身上下都在痛,呼吸不过来,脸色白得像纸。

她指尖动了动,捏住了薄云深的一片衣角。

“薄云深,你听我解释……是瑶瑶的遗书,是瑶瑶让我把她的骨灰洒到我们三人常来玩的大海里的。”

“我有她的遗书……”

似乎是听到瑶瑶这两个字,才拉回了一点薄云深的神志。

他松开了禁锢着她头的手。

沈星晚想要往岸边游,一个大浪压过来,卸掉了她所有力气。

她甚至都来不及求救,身体就跟浮萍一样,直接被卷进了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