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月茵莫子安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摄政王的脾气太臭了最新章节无弹窗

方月茵莫子安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摄政王的脾气太臭了最新章节无弹窗

精品好书《摄政王的脾气太臭了》由知名作者叶初所编写的古代类型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方月茵莫子安,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一家人欢欢乐乐地包了好些馄饨,晚饭就吃得有些晚,不过因为莫子安兄妹和方月茵之前都吃了一碗小馄饨,倒也没吃多少。这个时节虽然越来越热了,可是东西放一个晚上还是没问题的。

《摄政王的脾气太臭了》 第2章 第2章 男人惯不得 免费试读

方月茵心满意足地跨出房门,就看见院里站着一个身量不高的男孩,大约有十岁的样子。

男孩听到声音转过头来,整个人黑瘦黑瘦的,唯有一双眼睛大而有神,看起来挺机灵的。

“你就是我大嫂?你可真好看!”莫子喜看着方月茵脱口就道。

“莫子喜?”

虽然这么问着,方月茵心里却是肯定的,因而没等他回答就道:“走吧,这里不会有人留你吃晌午饭的。”

说完自己率先往院门口走。

莫子喜愣了一下,随即也跟了上去,心想:这个大嫂好像没传闻中的那么不堪。

当方月茵站在莫家小院前,嘴角忍不住抽搐,在原主的记忆里,杏花村不是个富裕的村庄,可这么简陋的院子也是村里头一份了。

简单的篱笆墙里有着几间茅草房,莫子喜把篱笆门打开,冲里面喊了一声,“娘,大哥,我把大嫂接来了。”语气里满是欢快。

声音刚落下,北面的中间那间屋子门开了,一个小女孩扶着一个身穿灰色衣衫的中年妇人走出来,“人在哪儿呢,妞儿她哪儿呢?”

方月茵闻言眉头一皱,他们怎么知道是自己,之前不是说好了把方玉娇嫁过来的,这才出了五两聘礼……

正想着,身上多了一只手,在她身上摸索着。

方月茵低头一看,是一只长满茧子的大手,感觉到方月茵的退意,莫母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

“妞儿别怕,我眼睛看不见,就只能这么‘看’了,既然到了家里,以后就是我的亲闺女,走,跟娘吃饭去!”

“婶子,你们一开始求娶的不是我吧,我的名声……”

方月茵怎么觉得莫家好像早知道方家把她跟方玉娇换了一样。

“还不是你的好伯父说方玉娇订亲了,又不肯退聘礼,只好用你这个傻子来充数。”

声音里满是淡漠、讥讽。

方月茵抬眼一看,正对上男人漆黑幽深的双眼,他的眼底满是阴鸷与不耐。

方月茵:“……”

嫌弃她?

不用问,这人应该就是莫子安了。

他的脸色虽然很苍白,可不是那种快死的灰白,看来当真是一时半会死不了的。

不过方月茵也是有火气的,莫名其妙穿越过来,莫名其妙地嫁了个病秧子不说,关键是这病秧子还敢嫌弃她?!

“要不休书来一份儿?你休我还是我休你?都行。”

莫母感受到两人间剑拨驽张的气氛,立即出来打圆场,“大山,你咋能这么说妞儿,我听着她说话,脑子清楚的很,别整得人人都欠了你几百两似的,方家换人又不是她能左右得了的,她被送到我们家来已经够委屈的了。”

训完莫子安又拍着方月茵的手劝她,“妞儿,别往心里去,他说话有时候就是这么阴阳怪气,以后他要是敢给你甩脸子,你就打他一顿,放心!他一时半会死不了,男人啊最惯不得。”

方月茵听了这话有点哑然,这确定是亲妈?

莫子安一脸冷漠地看了方月茵一眼,闷声咳嗽了几身,转身回屋。

“你回屋干嘛,还不过来陪你媳妇吃饭。”莫母听到莫子安回屋的脚步声,大声喊道。

莫子安脚步一顿,头也不回地道:“谁招来的谁陪!”

“那你午饭就别吃了。”莫母气呼呼地说了一句,拉着方月茵的手亲热道:“妞儿,你别理他,娘给你做好饭了,咱们去吃饭。”

“呃,那个婶子,其实我是有名字的,我叫方月茵。”

方月茵很想忍下去,可听着左一个妞儿,右一个妞儿的,心里真的挺不舒服的。

这个可怜的女孩啊,居然连个像样的名字都没有吗?既然自己此刻已经成了她,那就用自己的名字吧。

“月茵?好名字,你娘给你起的吧,听说你娘可是个识文断字的好女人呢。”莫母感慨了一句。

方月茵眉头轻挑,原主的娘居然识文断字?真的有些出人意料呢。

她只有原主娘去世的记忆,也许原主脑子不好,不记得这些了,不过这样也好,正好自己需要一个背锅侠。

饭桌上只有三个菜,土豆炖豆角、水煮白菜和一盘鸡蛋炒大葱,主食是糙米稀饭。

方月茵看看空空如也的茅草屋,有一种感觉,这应该是莫家最好的饭菜了,她可是注意到莫子喜和莫小燕盯着鸡蛋直咽口水。

“小山,把鸡蛋放到你大嫂面前。”莫母吩咐自己的小儿子,“以后家里有啥好东西都得先紧着你大嫂知道不,小丫你也一样。”然后举起筷子,“吃饭吧!”

“知道了,娘!”两小只同时应道,莫子喜把鸡蛋炒大葱推到方月茵面前,“大嫂,你吃!”

“乖,你今天把我带到家里,很累了,你也吃。”说着就夹了一块鸡蛋放进莫子喜的碗里。

莫小燕一脸艳羡地看着莫子喜碗里的鸡蛋,早知道有鸡蛋吃,自己也跟哥哥一起去了,才想着,碗里就多了一块黄燈燈的鸡蛋。

莫小燕抬头就对上了方月茵含笑的眸子,“大嫂……”

“小丫在家帮娘干了不少活,是个乖孩子,嫂子奖励你的。”方月茵笑着说。

又夹起一块鸡蛋放进莫母的碗里,“娘,你身子不好,还得操劳家里的,该多补补。”最后才给自己夹了块大葱。

方月茵改口改得毫无压力,因为她从莫母这里感受到了久违的亲情!既然对方诚心以待,她也会以同等的真心回报。

至于那个莫子安,只要以后别来招惹她,她可以当没这个人。

“哎哎,好闺女你也吃。”莫母激动得直抹泪,原以为换来一个脑子不清楚的,没想到却是个知冷知热的,真希望大山和她能有那个缘份。

一顿饭下来,方月茵已经收服了莫家除了莫子安的所有人,当然也是因为这些人从开始就没想过为难她。

饭后,方月茵主动承担起收拾碗筷的事情,却见莫子喜蹲在小炉子边熬药,问道:“小山啊,这是给你哥熬药?”

“对啊,这是镇子上大夫给开的药,说是对大哥的身子有好处。”莫子喜很喜欢这个温柔的嫂子。

“你哥他是啥病啊?”

“这个我也不知道?”莫子喜苦着脸道:“就知道他喝了很长时间药了。

而且有一次我尝了一点这药,特别的苦,大哥也很可怜,大嫂你别生大哥的气好不好,我们一定会对你好的。”

看着小大人似的莫子喜,方月茵忍不住笑了,冲他摊手,“现在是你哥不搭理我啊!”

见莫子喜垮了脸,岔开话题又问:“娘的眼睛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我知道,大夫说娘是因为伤心过度,哭瞎的。”

“怎么不治呢?”方月茵脱口就问,只要不是视神经出了问题,一般都是可以治的。

前世,她是个兽医,却没人知道她其实也是个有行医资格证的医生。

而且她爸是西医,她妈是中医,所以她中西医都有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