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妖女来撒娇在线阅读全文 洛溪叶竹中小说结局

白发妖女来撒娇在线阅读全文 洛溪叶竹中小说结局

近日风靡网络的小说《白发妖女来撒娇》讲述了洛溪叶竹中的事情,大神作者妖妹对内容描写跌宕起伏,故事情节为这部作品增色不少。洛溪刚刚离开学校生活,结束了漫长的医学生活,开始了正式的工作,她被分配到最忙的急诊部门,在这里待了两年之后,她仍然是对医学非常热情,但是每天要见证着太多的生老病死,有时候都会想,生命到底是什么,如此脆弱!…

《白发妖女来撒娇》 第2章如何面对 免费试读

洛溪正要朝着站在出口的叶竹中冲过去,却见一个女生已经先她一步,扑进了叶竹中的怀里。

洛溪在错愕之中,立刻又缩到了石柱后面。

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了人。稳了稳心神,洛溪装作自然的从石柱后方探出头去,心想反正自己戴了墨镜,不管是认错了人还是没认错人,都不会被轻易发现。

那个像极了叶竹中的男人,抱着扑进怀里的女生,像是和她贴着耳朵说了什么,两人分开之后,男人摘下了黑色口罩。

洛溪看清了他的脸,她的世界一瞬间崩塌成了碎片。

那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叶竹中的脸,那样温暖的笑容,那样柔和的眼角,洛溪又怎么会认错。

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洛溪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维持了十年的爱情,果然还是抵抗不住。

洛溪自以为不是个软弱好欺负的女孩子,相反,有时候她还有点脾气火爆,可是此时此地,面对如此场景,她却没有勇气冲上去,给这对狗男女一人一个大耳刮子。

洛溪就隐在巨大柱子的后面,目送叶竹中和那个陌生女孩牵手并肩离开的身影,心中的怒火不仅没有更旺盛,反而有些平静下来。

“溪溪,我到了呀,你在哪儿呢?”到达的朋友打来电话,询问洛溪的位置。

“我就在到达出口这里,你往外走一点,就能看到我啦。”洛溪抹了抹眼泪,调整情绪,语气平静的说道。毕竟是好朋友来,总不能带着一脸苦相去迎接人家。叶竹中这件事,先放在一边,等30号那天,看他怎么演戏。

洛溪更加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冷静理智了一些。

“溪溪!好久不见呀!你又变漂亮了!”朋友很快找到了洛溪,身后真的男朋友拖着大大的旅行箱,“这我男朋友,之前你也见过的。”

“好久不见啦,你们好。”洛溪调整出最完美的笑容,迎接两位远道而来的朋友。

其实他们也不过是趁着周末,小小的出来旅游一把,散散心,正好洛溪和叶竹中从小生长的城市是个旅游热点大都市,各路的朋友们都愿意来玩,也顺便会一会老同学。

“叶大主席呢?”朋友问到叶竹中。大学时期,叶竹中是校学生会的主席,时至今日,同学们还是习惯叫他叶主席。

“他呀,他要过两天才回来。”洛溪提到叶竹中,还是有些不自然,“正好和你们错过啦。”

“怎么,他呆在美国吗?”朋友的眼神中,流露出担心的神色,“他是不准备回来发展了吗……还是说你过去找他?”

“还不知道呢,看他博士毕业之后怎么说吧。”洛溪强颜欢笑,说着不痛不痒的关乎未来的话,毕竟,很可能再过几天,他们之间的爱情之路,就要走到尽头了呢。

“两位同学……”朋友的男朋友此时非常合适的解除了洛溪的尴尬,“我插一句啊,现在已经中午一点了,我好饿啊……”说着,可怜巴巴的看着洛溪的朋友。

于是三个人一起去吃了午餐。用餐途中,洛溪频频走神,总是有意无意在想叶竹中的事。

“这个事儿,你俩可一定要考虑好了,”朋友语重心长,“毕竟是一辈子,可不是儿戏啊。”

“嗯,我知道,正在认真考虑呢。”洛溪点点头,这顿饭吃得味同嚼蜡。

“你俩在一起都十年了,真的很不容易,虽然说是不希望你们……”朋友也不好把话说得太直白,委婉说道,“但是长期异地真的不是个事儿,更何况你们俩还异国。”

“道理我都懂得啦,”洛溪笑着,想要转移话题,“哎呀,你们俩不是来玩的嘛!又不是来给我做情感导师的,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话随时这么说,但朋友的一字一句,洛溪都听到心里了。

异国恋确实不是个事儿,可是出轨这件事,是不是更严重?

洛溪原以为叶竹中提前回来,是想提前给自己一个回到身边的惊喜,可在洛溪陪着朋友玩耍的这两天里,叶竹中并没有出现,连视频电话都没有打。

洛溪觉得,心里有些凉凉的。

朋友和她的男朋友正好是30号那天离开,洛溪去机场送他们,再回去上夜班。这一整天,洛溪都觉得有些精神恍惚,脑子里总是闪现与叶竹中在一起时的甜甜蜜蜜,可是还没闪现多久,就又会出现那天在机场到达口,她亲眼所见到的一切。

幸好这场夜班不算太过繁忙,同事们见洛溪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也都劝她多休息,别太忙太累,有事儿他们先去扛着。

洛溪觉得急诊科真是个温暖的大家庭,而且是一个十分真实的温暖的大家庭,不想某些人的笑容,看上去温暖,可背后全是刺骨的寒冰。

正茫然的胡思乱想着,洛溪的手机响了。

“亲爱的,我快到你们医院了,你是11点半下班吗?”电话听筒里传来叶竹中温柔的声音,而此时,洛溪只觉得刺耳。

“你不用来接我下班了,我们去诺顿咖啡碰个面吧。”诺顿咖啡就在他们共同就读的医科大学的对面,读书的时候,他们俩经常手牵着手,去店里点两杯咖啡,坐在一张桌子上看书写论文。

“诺顿吗?好的呀。”叶竹中好像完全没听出来洛溪语气中的怪异,反而显得有些高兴,“那,我在老地方等你啊。”

“好。”此时握着手机的洛溪,已经差点就要哭出来了。她不知道手机另一端的男人是什么状态,用着怎么样的表情,说着如此温柔的话。

洛溪磨磨蹭蹭地下班,磨磨蹭蹭地走出医院大门。

忽然一辆凯迪拉克停在洛溪面前,吓了她一大跳。车窗摇下来,洛溪看见了那一张她不想在此时看见的脸。

是胸外科的主任医师,于士寰。这个戴着眼镜长相斯文清秀的外科医生,从洛溪进入急诊科工作的第一天起,就表现出了对她极大的兴趣。

“也是刚下班吗,洛医生?”于士寰优雅地笑着,问眼前的洛溪。

“是啊,很巧嘛于主任。”洛溪官方地笑着,并且故意表现的不太乐意和他在单位门口聊天,“我还有事,先走了啊。”

“这么晚了,还有什么重要的事吗?”于士寰并没有让洛溪如愿,而是接着说道,“你是要回家还是要去哪儿?我送你吧。”

“谢谢您,于主任。”洛溪故意用敬语说话,想要尽量拉开她和这个男人之间的举例,“真的不用。”说完,扭头就往马路边走去。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平时这个时间段,在医院门口的出租车等候区,都有不少空车等候的,今天竟然一辆都没有。

手机震动,洛溪低头一看,是叶竹中发来的微信,说他已经到达诺顿咖啡了,并表示洛溪不用着急赶路,千万注意安全。

以往这样的温馨提示,在洛溪看来都充满了爱意,而如今,却让洛溪心中五味杂陈。

“别客气了,我送你吧。”于士寰不离不弃,看到洛溪等了好久都没打到车,还是跟了上来。

洛溪叹了一口气,看来是天意如此,今天就勉为其难蹭一下隔壁科室领导的车吧,也不知道顺路不顺路。

“去哪儿?”于士寰见洛溪拉开后座车门坐了进来,也没说什么,依旧优雅的问她。

“诺顿咖啡,”洛溪故意挑在后座,就是不想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真的谢谢您,于主任。”

“何必这么见外,”于士寰无奈的笑了笑,推了推眼镜,眼神中竟流露出一丝黯淡的神色,“正好顺路罢了。”

好车开起来就是又稳又快,洛溪还没想好要用哪一种表情来面对已经在等候她的叶竹中。

“洛医生,有心事?”于士寰通过后视镜,看着坐在后排的洛溪,“感觉你情绪不太好啊。”

“没什么,就是有点累。”洛溪勉强的笑了笑,“于主任,想问下,医院最近又外出进修的机会吗?”洛溪脑中忽然灵光一现,如果真的要跟叶竹中分道扬镳,不如让工作和学习填满自己的生活。

省得天天心思都在这方面,洛溪害怕自己成为一个懦弱又不自律的人。

“有倒是有,不过进修的目标医院级别不是很高,对于医生个人发展来说,帮助也不是特别大,还费时间费精力。几个院领导都在愁呢,总觉得没人愿意去。”于士寰又看了看洛溪,“怎么,你有兴趣?”

“嗯,如果没人去,那就让我去吧,”洛溪抬起胳膊撑了撑自己的脑袋,觉得脑子里昏昏沉沉,“我爱学习。”

“嗯哼,”没想到于士寰竟然哼着暗笑了一下,“还是有心事。”说完这么一句简单的话,洛溪还没来得及再辩白什么,诺顿咖啡就到了。

“小姑娘这么晚去咖啡店,一定要注意安全,”于士寰打开车门安全锁,柔声提醒道,“如果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电话,我家就在前面的小区。”

“……好,”本想拒绝的洛溪,还是点了点头,“真的非常谢谢您,于主任。”

“见外了,去吧。”于士寰一直看着洛溪走进咖啡馆,透过咖啡馆的玻璃幕墙,看着她走向一个男人。眼神深沉,于士寰只是稍微皱了皱眉,就一脚油门开车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