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乐乐晏习帛是什么小说的主人公 穆乐乐晏习帛免费阅读

穆乐乐晏习帛是什么小说的主人公 穆乐乐晏习帛免费阅读

穆乐乐晏习帛是著名作者花惊鹊小说里面的主人公,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花惊鹊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首富唯一继承人还需要联姻?还是嫁给穆乐乐的死对头?!穆乐乐不舍得气死爷爷,但舍得气死老公!“总裁,太太新婚夜去酒吧。”晏习帛:“卡停了。”“总裁,太太准备跑路。”晏习帛:“腿砍了。”“总裁,太太准备和你离婚。”办公室一瞬间的沉默,晏习帛问:“她想怀四胎了?”最初,穆乐乐用尽了各种办法想离婚,后来,她在追逐离婚的道路上,逐渐迷失了自己。本以为,穆家半路捡来的孤儿包藏祸心,欲要独霸穆式集团。后来才发现,他煞费苦心只为了她。穆乐乐当初宁可相信全世界,也不相信晏习帛;后来,相信晏习帛超越了全世界。

《财阀小千金:老公,我吃定你了》 第5章 免费试读

穆老爷子离家后,晏习帛的行事更大胆了。

他甚至将自己的“私生子”给光明正大的带回了穆家庄园。

穆乐乐看着晏习帛怀中抱着的孩子,她体内的火苗上蹿下跳。手尽力的克制自己,不去打晏习帛。“你让他给我滚出去。”

晏习帛凝眉,眼神带着不悦,“对孩子说话客气点。”

“好,他不走,这个家你们父子俩住吧,我走。”

穆乐乐怒气值飙升,她回到卧室,打开衣柜就要收拾行李出门度假。

她连和她一起度假的人都约好了,晏习帛将孩子放在客厅,“典典,等爸爸一会儿。”

他上楼,看着自出寻找身份证的女人。

“在找它?”他从口袋中掏出穆乐乐的身份证。

穆乐乐一看,自己东西又被晏习帛抢了。她怒的上前,欲要抢,“你给我。”

晏习帛手背后,“我是典典爸爸,你就是他的妈妈。留在家,照顾他。”

“呵,讽刺。你让我去照顾你的私生子?我穆乐乐就这么冤大头吗?”穆乐乐双臂交叠,娇美的小脸满是火气。高

贵的小姐,岂会愿意低头去照顾‘继子’?

晏习帛嘴角微勾,“照顾他,你的银行卡我解封。”

这个好处,穆乐乐并不为之所动。

即使自己没钱没身份证,她也照样能出去潇洒自在。

出不了国,国内又不是不能玩儿。

晏习帛又说:“相信我的能力,只要我下了封杀令,看看整个西国哪个人敢借给你钱!你经历过,别最后又失去朋友。”

穆乐乐眉头一锁,忽然想起自己成年礼那年,自己要出门和朋友庆祝生日。

结果晏习帛把她一切的卡都停了,甚至,没收她的所有证件。

她问朋友借钱出门玩,最后所有私下借给她钱的朋友家中企业都被晏习帛给威胁。

他想断了自己所有门路,不是没有这个能力。

穆乐乐咬唇,明艳的脸上装载着怒火,清透眼神盯着晏习帛的脸。

那张桀骜冷峻的脸庞,她真想将其挠花。

散落了一床的衣服,后来佣人进去帮穆乐乐重新收拾,她则咬牙闷气跟着晏习帛来到一楼大厅。

客厅中站着一个可怜兮兮的小男孩儿,佣人给水果,他也不敢吃。

站在那里,局促,胆小。

他面前还放了一杯水,也没有喝。

年纪小小的他最会察言观色,知道自己来爸爸家做客,让爸爸的老婆不高兴了。

“晏习帛,我不会照顾人,你要是不怕我虐待他,就走哪儿把他带哪儿。”穆乐乐坐下后说道。

晏习帛看了眼嘴硬心软的穆乐乐,虽然她脾气不好,但是心地晏习帛是了解的。

“我公司忙,他妈在医院没精力照顾他。既然你闲着,就出分力吧。”

说完,晏习帛转头,对小孩子介绍,“她是爸爸老婆,以后你喊他穆妈妈就可以。”

“我不要,我不当妈!”穆乐乐二十刚出头就有这么大一儿子,她抗拒。

典典讨好穆乐乐,他两只小手捧着面前的水杯去到娇美女孩儿穆乐乐面前,“穆妈妈,你喝水。”

穆乐乐一手将孩子递过去的水杯打饭在地,“说了我不是你妈,听不懂啊。”

茶杯落地,瞬间破裂,玻璃碴子弹起,一部分碎屑落在典典的脚背上。

典典看到发火的穆乐乐,吓得瞬间大哭。

在穆家,穆乐乐是年纪最小的。

穆老爷子宠着小孙女,晏习帛纵容她坏脾气。

在外,穆乐乐有了兄长一般的晏习帛,背后还有强大穆氏集团撑腰,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敢招惹她。

因此,她的脾气是所有人中最骄纵蛮横不讲理的。

晏习帛连忙抱起孩子,凌厉的眼眸瞪着穆乐乐。

穆乐乐看到小屁孩儿哭,她也心虚的快速眨眼,撇过脸,不和晏习帛对视。

但是骄傲大小姐的气势,不能输。

下午闹了个不愉快,孩子一直在哭,晏习帛也不能将孩子交给发脾气的穆乐乐照顾了,他只好抱着孩子离开穆家庄园。

客厅,独留穆乐乐时,她生气的抱着沙发靠背当晏习帛锤。

佣人在一边看得真切,“小姐,那个孩子一看就不是姑爷的。而且,姑爷也不是会让自己孩子在外受苦的人。”

“闭嘴,让你说话了吗。”穆乐乐对佣人发邪火,她扔下靠背回卧室了。

回屋子里,穆乐乐娇小身姿躺在自己的婚床上,抬头,屋顶的吊灯还贴着一个大红的囍字。

精致的脸庞满脸写着不悦,那双水波般的眼眸带着不甘。

她鼓嘴,咬着下唇,生气自己当了晏习帛的女人。

也生气,晏习帛竟然是这般渣男。亏她以前还对晏习帛……

“哎呀烦死了,不想了。”穆乐乐在床上打了个滚,不看屋顶的囍字贴花。

侧过身子后,穆乐乐闭眸欲睡,结果脑海中不自觉浮现晏习帛和那个小孩的画面。

她睁开眼,冷静下来后,又想到医院的那个女人。

好像有点问题?

爷爷知道晏习帛外边有人,他怎么还会允许自己嫁给他?

那个女人,她好像有点印象,又忽然想不起来。

如果那真是晏习帛的儿子,他又怎么舍得让他儿子,来自己手下受苦呢?

而且,正如佣人所言,孩子和晏习帛一点都不像,况且,晏习帛怎么会让自己儿子受苦。

穆乐乐想不透,郁闷的睡着。

医院。

晏习帛将孩子送到病房,对许诺道:“抱歉,乐乐平时被惯坏了,她脾气不好,把典典吓哭了。”

许珞道:“习帛,你应该对乐乐解释解释的。”

晏习帛想到她那个性子,他十分了解道:“乐乐讨厌我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的所有话她都会当成狡辩。而且,她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不论我如何解释,她认定的一件事,谁也扭转不了。除非她自己冷静下来,捋清楚才可以。”

因为过分了解他从小看到大的女孩子,所以,晏习帛根本不浪费时间去和她费口舌解释。

许珞道歉:“对不起啊习帛,又给你添麻烦了。”

晏习帛又说:“不怪你们,乐乐还得一段时间找我麻烦。”

典典看着晏习帛,天真的小家伙疑惑,“爸爸,你为什么娶了一个仙女母老虎当老婆?”

仙女是对穆乐乐颜值的认可,母老虎是对穆乐乐脾气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