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家的赘婿首辅叶荞贺远无弹窗小说全集阅读

农女家的赘婿首辅叶荞贺远无弹窗小说全集阅读

经典美文《农女家的赘婿首辅》由知名作者苏玥玥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男女主角是叶荞贺远,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邕乡村有个大力猎户女叶荞,上能上山打虎,下能脚踹渣男,是整个湖乡镇人人尽而远之的‘悍’女子。当爹娘的,都受不了这样的儿媳,偏偏冤种儿子们喜欢。就在镇上适龄儿郎的爹娘们担心时,叶荞定亲了!定亲消息传出,全镇百姓敲锣打鼓庆祝。当众人听说定亲对象是那个在叶家从小养大的小可怜读书郎贺远时,都对读书郎施以同情。直到一朝读书郎金榜题名,进京当官还成了鼎鼎有名的妻管严……京城贵女:羡慕的泪水从嘴里流下来湖乡镇百姓:终于小霸王叶荞被收了,贺大人辛苦了。

《农女家的赘婿首辅》 第2章 免费试读

叶老爹大步走了过来,见情况危急,忙道:“你们等着,爹去赶家里的骡车送人去镇上看大夫。”

一刻钟后。

叶老爹赶着骡车,跟叶母一起,把贺母搬上骡车,两个孩子跟着爬上去,快速往镇上去。

到镇上时,也不过才两刻钟后。

等到了医馆。

叶母跟着一起去守着,看情况。

贺远白着脸被拦在偏房外面。

“娘……”贺远眼眶发红。

“我去帮你看。”叶荞拍着胸脯,抓住他的手重重捏了一下,让他放心。

贺远被她大力道捏得手很痛,他没有挣脱,感激地道谢:“谢谢你,小荞姐姐。”

“既然你都喊我姐姐了,我肯定保护你。”

叶荞找准机会,趁着大夫和叶老爹不注意,掀开布帘子,钻了进去。

叶母正看帮贺母遮着身上,老大夫在拿着银针,往贺母身上扎针,需要扎针的穴位多,才男女设防。

叶母转头就看见闺女混了进来,还胆大地盯着大夫施针。

“齐大夫,我婶子没事吧?”叶荞想了想皱眉道:“不行,齐大夫,你必须说没事,不然我小弟会伤心的。”

门口偷偷把头抵在布帘上的贺远眼眶一红,感动地擦了擦眼泪,自从爹去世,娘生病后,族里人都嫌弃他是灾星,才克亲爹亲娘,没人关心他会不会伤心。

“你个丫头,还是这么霸道。”齐大夫无奈至极。

叶老爹是镇上出名的杀猪匠,镇上邻里都认识,齐大夫对叶荞的性子也了解,对她说话时自带熟稔,看似嫌弃实则无奈,毕竟是看着长大的。

“别耽误我施针就没事。”

“真的啊。”叶荞高兴坏了,拔腿就往外跑。

把在布帘后没有预料到她会出来的贺远差点撞倒。

好在等在门口的叶老爹反应快,一手提着一个娃,把人提拉起来。

“丫头,你干啥呢,这么毛手毛脚的。”

叶荞超老爹吐了吐舌头,也不管自己被老爹提溜着,高兴地去抓贺远的手,眼睛弯弯的:“远弟,我是出来告诉你好消息的,刚刚齐大夫说了,会治好你娘的病的。”

其实贺远在布帘外已经听到了。

看着叶荞灿烂的笑脸,他心里暖暖的,红着眼眶点头:“多谢小荞姐姐,我知道了,我……很高兴。”

“我就说你会高兴。”叶荞得意地扬起下巴。

她见贺远眼巴巴地盯着屋子里。

不敢离开一步,满眼期待担忧的样子,挠了挠头,虽然不能理解这种心情,但她觉得可以让自己小弟开心点。

叶荞扯了扯自家老爹的衣袖,朝他招手让人弯腰侧过耳朵来。

叶老爹十分配合弯腰附耳。

“老爹,我们去买点好吃的回来,娘一会儿肯定也饿了,还有我远弟跟贺婶子,吃点好的,对身体好。”

“你哪里来的银子?”叶老爹打趣道,本意也没想让闺女出钱。

叶荞灵动的眼睛眨了眨,颇为得意:“爹,嘿嘿……我把你的野鸡和野兔带上的,你要分我一成铜板,不然下次你打酒喝,我不帮你在娘面前打掩护了。”

叶老爹忙捂着她的嘴抱着就往外走,离开前随意跟贺远说了一声。

贺远看着两父女打闹,眼底闪过一抹羡慕,很快又低落地垂下头,虽然他从没有感受过这样的父爱,可他……必须长大,照顾好娘,这是他作为儿子应该做的事。

这头。

叶老爹走到医馆门口才把小祖宗放下来。

“小祖宗,你可别坑你爹啊,你爹我就这点爱好,要是没有,这一个月日子可就难过了。”叶老爹一巴掌拍在她脑袋上。

叶荞揉着脑袋轻哼:“你按照我们说好的分我铜板就行。”

“行行行。”

“那我去卖,比爹你卖的价格高。”叶荞连忙趁机道。

“行,不过这个月只能卖今日一次。”叶老爹想到自家闺女那精准的直觉就害怕,在别人看来是好事,可以知道谁买的可能性最大,还能趁机卖上高价。

但是,叶老爹可没小孩子想得那么简单,若是被人发现闺女的异样,那些大户人家为了规避风险,肯定会想方设法把闺女控制住。

所以平时叶老爹极少让闺女表现出这个直觉天赋。

“知道了知道了。”

叶荞十分珍惜一个月一次的机会。

去了集市上,灵动又活泼地叫唤着,没有全部卖高价,只在路过的行人中,挑选了一个老爷,把兔子卖了高价。

“不错,这只兔子漂亮,我正在给孙子找白白的兔子,拿回去肯定高兴。”老爷高兴地让身边的小厮抱着白兔,给了碎银,就离开了。

叶老爹拿着价值至少一两银子的碎银咬了一口,“我滴个乖乖,镇上这些员外郎可真是有闲钱,竟然买只野兔,长得漂亮就给这么高的价格,一只兔子最多就卖几十文。”

“老爹,你说错了,人家买的不是兔子,是对孙子的爱。”叶荞歪道理一大堆,也不理会痴汉的老爹,连忙把剩下的野鸡挑选出来卖给那些一看就是很吝啬的客人。

要问她为什么知道对方吝啬。

因为直觉!

叶荞叉腰。

“大叔,可以了,三十五文的野鸡,都砍到二十文了,你再不要,我们不就卖了。”

“大娘,你别挑了,再挑野鸡毛都拔光了,轻不了几两,肚子里野鸡血都被你挤完了。”

“这位小哥哥,算了……你买下这只灰兔子,我送你一只小鸟行了吧?”等终于把最后几个斤斤计较的客人应付完。

叶荞焉了。

“老爹,快走,我们去买肉包子。”叶荞期待地擦了擦嘴巴,看见吃食,眼睛就亮亮的。

叶老爹两人收获四周小贩对他们同情的表情,深藏功与名,确定银子被藏在里衣里面,绝对被小偷摸不了,这才背起背篓,带着叶荞去包子摊买肉包子。

“要十个肉包,六个素包,还要五碗豆浆。”

包子铺摊贩高兴地咧开嘴角笑:“好嘞,承惠十八文。”

“等等,不要豆浆,只要包子。”叶老爹连忙出声阻止,一边摸钱递给摊贩,一边低声跟叶荞商量:“我的好闺女,一文钱一碗的豆浆划不来,一会儿老爹去给你买豆子,五文钱可以买一斤半豆子了,回去给你煮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