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佳苒陆丰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 徐佳苒陆丰年第1章

徐佳苒陆丰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 徐佳苒陆丰年第1章

徐佳苒陆丰年是著名作者支棱起来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内容主要讲述重生前,徐佳苒是一手好牌打得稀烂。她本是服装设计天才、钻戒设计大佬、玩具设计巨巨,却因为傻缺瞎眼一根筋,喜欢上了三无软饭男,害得徐氏易主,叔叔失明,自己双腿残疾,更让深爱自己的男人陆丰年死于地震中。重生后,她要追回真爱,捡起那些马甲,将渣渣们虐得体无完肤。徐佳苒紧紧箍着陆丰年瘦而不弱的腰,道:“老公……宝宝是真心的,未来要和你生小宝宝……”陆丰年先是装凶,再是抱臂,最后嘴角划过一丝宠溺的弧度。“如果是女宝,名字一定要叫……陆念苒。”

《陆总,夫人她知错了要给你生崽》 第1章 他给我输血 免费试读

帝国海都市总医院,高等独立病房内。

徐佳苒感觉很疲惫,全身发冷,睁不开眼睛,却还能听到身旁的声音。

“医生,我侄女苒苒她……她怎么还不醒?真的已经没有危险了吗?”

叔叔的声音,这是叔叔的声音!

天啊,她没听错吧?

自从叔叔被自己害得瞎了双目之后,就再也不会用这样的语气关心她了。

接着好像是医生的声音传来。

“徐总,您放心吧,大小姐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但毕竟失血过多,还得等一会儿才能醒过来。”

脚步声,开门关门声。

这些声音都很清晰地传到徐佳苒耳朵里。

徐佳苒努力地想睁开眼睛。

因为她好想和还愿意跟她说话的叔叔道歉。

对不起……是我信了渣男,害你双目失明。

对不起……叔叔!你那么的疼我……

哪怕是梦也好,请让我在梦里和你道歉,让我再看你一眼。

徐佳苒用力再用力,终于,眼前有了微光。

病房内开着一盏小灯,此时深夜,屋外静悄悄。

她看到探过来的叔叔,彻底没了困倦。

徐佳苒吞了好几口唾沫,才轻唤。

“叔叔……”

自己的声音好沙哑。

但叔叔的眼睛是明亮的,有神的。

“哎……苒苒,你真的吓死叔叔了,你怎么能割腕呢!”

割腕?

徐佳苒脑子有点懵,没有瞎的叔叔,病房,割腕……

她记得她只有在二十五岁的时候割腕过,难道,她重生了吗?

这个想法一经形成,她便下意识地动了动双腿。

这灵活感……她的双腿没残,也就是说,她真的重生了!

那么一切都可以重来。

她不会再要死要活地爱上渣男,不会让渣男夺了他们徐家的产业。

更不会对渣男不设防,让渣男给她下药,打残她的双腿,像对待狗一样的对待她!

叔叔的眼睛也不会瞎……还有陆丰年……

徐佳苒想起这个男人,胸口就是一阵绞痛。

他不用再默默地爱了,更不用为了给自己治腿,而死在地震中。

徐佳苒猛地起身,脑袋一阵眩晕,她的叔叔徐业赶紧扶住她。

“苒苒,你还不能这么大动作,手腕的伤口可是刚缝合上。”

“缝合……对……陆丰年给我输的血……”

徐佳苒一提到这个。

徐业便叹了口气。

“苒苒,叔叔不反对你和那个林司川结婚了。”

徐业摸着徐佳苒的头。

他明明只有三十六岁,是徐佳苒的小叔,正是意气风发之时,俊美的脸在平时惹众多女人侧目,但此刻却一脸倦态,人未老,心却老了。

“叔叔不能没有你,你爸妈死得早,咱们徐家,就剩下你与叔叔相依为命,你要是再出事,叔叔怎么对得起你爸啊……”

徐佳苒却立即说道:“不!我不和林司川结婚!”

林司川这个渣男,害她害得那么惨,她要是再跟他结婚,自己就是脑子被驴踢了。

徐业一愣。

徐佳苒昨天还为了那个林司川绝食割腕。

怎么今天就变了思想?

“苒苒,你不用再搞什么欺瞒策略,叔叔松口就不会再阻拦你们,叔叔也想了,只要你开心,叔叔就无所谓。”

徐佳苒赶紧抓住徐业的手。

“我真的不和林司川结婚了!”

请阻拦,别松口!

和我一起让渣男走!

叔,你不能妥协!

徐佳苒都要唱出来,但她还是探过身子,拥抱住了徐业。

“叔叔,我错了……”

“啊……啊?”

“我真的错了,叔叔你原谅我,以后我会改的,我会好好表现,你别不理我,别不要我……”

徐佳苒声音哽咽,泪水在眼眶打转。

她现在还记得叔叔眼睛瞎了,并发现这一切都是林司川做的后,那哀莫大于心死的样子。

那时候徐业坐在医院的病床上,眼神空洞地对着门。

“滚……你这个孩子……我不要了……就当没养过……”

此刻徐业却是受宠若惊。

他都有点不敢相信。

“你这……一夜之间怎么突然这么懂事……”

徐佳苒不仅为这次让叔叔担心而道歉。

也为了曾经,为了生前。

她嘀咕一句,“人死过一次,总要有些改变,有些成长。”

徐业轻拍她的脊背叹了口气,“不是叔叔说林司川坏话,是叔叔觉得他和你真的不合适,你们根本就是两种人,一时的喜欢,不能代表一辈子啊。”

徐业又道:“你们连生活习惯都不同,他几次吃饭都没有主动给你付过款,叔叔不是计较那个钱,就是觉得,他可能没有你想得那么爱你。”

徐佳苒点头,“叔叔说得对,死过一次之后,我发现我对他……根本没有感觉。”

徐业还觉得有些不现实。

但这又是他期盼的。

这之后徐佳苒安抚叔叔先回去歇着。

这医院什么都有,不会照顾不周。

等叔叔离开后,徐佳苒拖着疲惫的身躯出了病房。

她记得,生前这个时候,陆丰年在角落里守了一夜。

其实徐佳苒刚才就想出来了,但又怕叔叔担心,所以一直挺着。

现在她小跑过去,果然,在医院走廊的安全通道尽头,看到了那个穿着黑衬衣的男人。

男人背对着她,只看向窗外的夜空。

“陆丰年……”

徐佳苒轻唤。

男人立即转过身,一脸的不可置信。

他的肤色因输血更加苍白。

俊秀的面容也带着疲惫。

因为徐佳苒是在郊外别墅割腕***的。

失血太多,附近的小医院血库没有那么多血,所以说陆丰年救了她的命都不为过。

不输血,连转来总医院都坚持不住。

“陆丰年,别在这站着了,多冷啊,我们……我们先进去……”

徐佳苒伸手去抓陆丰年的手。

男人却直接将她的手甩开。

“如你所说,我是一个阴险的人,你还是别碰我了。我一会儿就走,你赶紧回病房吧。”

徐佳苒摇头。

“不……不是的!”

男人自嘲地笑了一下,“从此我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让你厌恶了。”

徐佳苒冲过去,一把抱住男人的胳膊。

“不要走,不要离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