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伊凡温时遇最新章节免费 江伊凡温时遇第2章在线阅读

江伊凡温时遇最新章节免费 江伊凡温时遇第2章在线阅读

江伊凡温时遇是作者清芷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这本小说也是清芷的代表做。咱们接着往下看宁城江家的二小姐江伊凡,是全宁城闻名的废物点心,更是被江家当成丧门星!她们欺她,辱她,恨不得杀了她!“你这个废物,你怎么不去死!”“二妹,你这么没用,怪不得爸妈对你失望呢!”就在所有人都鄙夷她,逼迫她时——突然间,她成为了那位大佬的新晋娇妻!她蛰伏多年,暗中隐藏自己商业奇才的身份,只为复仇!腹黑的男人扯着她的衣角,已被欲望爱意染红的眼深深看着她。“乖,我帮你报仇,别离开我……”“温时遇,我们只是假夫妻,别假戏真做,是你说的,爱?这辈子都不会有!”

《霸爱成瘾:复仇娇妻宠上瘾》 第2章 免费试读

江伊凡从咖啡店离开,并没有直接回到江家,而是去了一个破旧的老式居民区。

这个居民区,位于宁城最早的商业中心。

   即便现在新区规划,不管是新的市政府,还是新的商业区,都开始扩展到了别的地方,这里依然是整座宁城地价最高的地段之一。

之所以到现在这个居民区还存活着,自然是因为这里的地价太高,没有哪个地产能够拆的起。

自然,这里的房子虽然外观上看上去老旧,价格也是高到令人咋舌。

而江伊凡,在这个居民区,拥有一栋楼。

她将车子停在旁边商场的空中停车场,随即步行至此。

才开门进去,楼上就已经冲下来一个人影,“伊伊,你今天怎么过来了,不怕被人跟着。”

江伊凡侧身让她进来,示意将门锁好,这才从包里把一个文件拿出来。

正是温时遇给她的那一份。

那个该死的男人,分明就是算计好了一切,把这么一份证据交给她,让她连不和他合作都不行。

这里面,可都是江家那些见不得光的勾当,就算她只是匆匆扫过,却已经是叹为观止。

余青接过文件翻看了一遍,下巴简直都要掉了下来。

“伊伊你这是从哪里得到的,有了这些,那几个鬼东西就玩完了。”余青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了,只有不停的***来表示她此刻的心情。

江伊凡看了她一眼,说道:“如果我说,这是我牺牲色相得来的呢。”

余青闻言,盯着江伊凡看了半天,才说道:“别闹了,虽然你长得是顶漂亮,可是,也得有人有能力搞到这些啊,咱们蛰伏了这么多年,都没触及到根本,是什么神仙,能够一击即中,直击要害。”

“可不就是有这么个人,”江伊凡咬牙切齿,“这个人,你还挺熟。”

“我?挺熟?谁呀?”余青茫然地问。

在她看来,根本就不可能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若是有的话,她早就把江伊凡打包送过去了,还能等到今天。

江伊凡一眼就看出了她在想什么,更是没忍住翻了一个白眼,这才幽幽吐出了一个名字,“温时遇。”

余青实在没有忍住,又是一声震天响的***。

这也不能够去怪她太过于震惊。

这个名字,她还真的是挺熟。

就最近这一年,她可以说是和这位斗智斗勇到筋疲力竭,每一次都以她的失败告终。

提到这个名字,别说江伊凡咬牙切齿,只怕是这整栋楼,都没有不咬牙切齿的。

余青问道:“这么说,你把他给……”

“现在还没有。”江伊凡打断余青的话,只是想一想那个画面,江伊凡就忍不住直打寒颤。

她只怕要永远记得,在咖啡店的时候,温时遇对她下的那道命令。

“姜小姐,明天上午十点,民政局,我要看到你本人。”温时遇说。

江伊凡当时只差没有拿起那盛着烟蒂的烟灰缸朝着温时遇砸过去。

好嘛,不问她要不要,直接把拿下江家的利器甩给她,不给她任何侥幸的机会,这是在对她强取豪夺,直逼她上架。

江伊凡踢掉脚上的高跟鞋,伸手拎起睡在猫架上的布偶猫,抱在怀中蹂.躏,脸上写满了郁气。

余青凑了过去,无奈地看了一眼布偶。

人家的猫都是主子,也就他们这儿的猫,才是真的猫。

江伊凡心情不愉的时候,撸起猫来,是真的撸猫。

余青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坐下,语重心长地说道:“虽然这事儿吧,温时遇他做的挺小人的,但是咱们换个思维来想,你们俩在一起,那也叫强强联合,那可是帝都温家,人都说太.子党那几位爷都得捧着他,你和他在一起,也不亏。”

江伊凡斜斜地睨了余青一眼,这死丫头,还真的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欠打模样。

余青继续说道:“再者说了,咱们的目的,不就是搞了江家嘛,现在这么锋刃的一把利器在手,你还愁什么。”

江伊凡简直是要被余青的话给气笑了,她撸着猫毛,好一会儿,才哑着声音开口,“为了利益把幸福砸出去,你说,真的值得?”

余青语塞,对于这个问题,她给不出答案。

可能对于一些人来说,什么爱情,什么幸福,都没有切身的利益重要。

可是,对于大多数的人,尤其是女人来说,利益不利益,还真就没有幸福重要。

至少,她很清楚,江伊凡嘴上不曾说过,心里头到底是希望相伴在自己身边共度余生的那个人,是自己所爱,对自己知冷暖的人。

若非如此,她也不至于蛰伏这么多年。

只是现在……

江伊凡所坚持的东西,就这么轻易地被温时遇给打破了。

余青沉默了许久,才问道:“那你怎么办,明天去不去啊?”

江伊凡轻笑了一声,拍了拍怀中的布偶,让它下去自己呆着。

她的声音喃喃,是从未有过的无奈,“你觉得,我能不去吗?”

余青也说了,那位可是帝都太.子党都捧着的人。

与他作对,可没有一丁点儿的好处。

何况,于情于理,温时遇的的确确送了江伊凡一个大礼。

以此作为聘礼,倒是也足够规格。

江伊凡叹了口气,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说道:“行了,你把这些东西给他们看看,咱们可以将下一步提上来了。明天过后,咱们就大刀阔斧地收拾江家吧。”

余青点了点头,倒是忍不住兴奋了起来。

终于可以干正事了,她反正是觉得很亢.奋的。

江伊凡没再多做停留,便匆匆离开了居民区。

既然要开战了,那么,她这个江家废物的二小姐,还得尽心尽力地唱完最后一场戏。

她可不能够在大戏开锣之前,露出任何痕迹。

   好戏……可是要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