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应玄宋玲薇免费资源阅读 暗黑尊主免费无弹窗阅读

姜应玄宋玲薇免费资源阅读 暗黑尊主免费无弹窗阅读

小说角色名是姜应玄宋玲薇的小说叫做《暗黑尊主》,这本书是作者佚名创作的都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他,黑渊尊主,凌驾规则,一人独断武道,杀的天下人不敢称帝称皇。今突然得知妻女受欺,生命垂危。一夜间,千百强者现身,黑云压城,杀气冲天!只为向世间,鸣一声不平!姜应玄:”逆天尚有一线生机,动本尊妻女者,必死无疑!”

《暗黑尊主》 第7章 免费试读

说到最后,他的回忆不禁跳到了五年前那场血洗,整个身子猛的一颤,后背被冷汗浸湿。

“呵呵,神化了。”

南帅不屑的笑了笑:“西王,你老了,做事犹犹豫豫、瞻前顾后!”

当今各方势力历经洗牌,有些已经膨胀,黑渊在他们看来或许真强,但也有限。

吴品山死死盯着电子屏幕,沉默不语。

姜应玄,一个沉寂了五年的名字,时间真的会抹平很多事情,让人失去了敬畏。

正当此时,笼罩在黑影中的首席位置,传来声音:“黑渊和我大夏关系一直不错,在域外明里暗里给予我们很多帮助,无愧于我们,拦截的话太伤他们的心,何况,也拦不住,而且此事我们确实有错,得认。”

“放他们去吧,那些孩子并非胡乱来的人,不会殃及无辜。”

“另外,老头子我也得去。”

缓慢苍老的声音中,夹杂着些许苦涩与滔天火气。

当然,那份火气针对在残害黑渊尊主妻女的人身上。

如果那两位真有什么闪失的话……

哪怕以老者如今的身份地位,此刻也不禁打了个冷颤,倒吸一口凉气:“绝对比五年前要严重数倍,到了那时,天都会塌吧。”

今夜,不止他们,世界各方势力都坐立不安,如芒在背。

尽管都已经回笼人员,拼命做出部署,但他们紧绷到极致的神经,依旧不敢松懈分毫。

所有目光都聚集向大夏,落在那个偏僻的小城市内。

整座临州,风雨飘摇。

黑渊自成立以来从未全员集结。

今日,姜应玄一纸调令。

只为给自己的妻女,鸣一句不平!

此时此刻,一座占据临州市最好位置的庞大别墅群内,无数穿着黑色西装,身形壮硕的护卫负手而立,每个人皆神色肃杀,衣领位置别着“郑”字金标。

郑家,作为临州地下世界的魁首,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风光无限。

但此刻,主楼内气氛阴沉的有些可怕。

一个青年静静躺在病床上,面如金纸,浑身上下鲜血淋漓,插满导管。

可一旁的机器上显示,此人早就没了生命体征。

在无尽的痛苦与绝望中,郑容和怀着浓浓的悔恨悄然死去。

沐乘风执行命令一丝不苟,抓着他治好再折磨,折磨完再治好,至少成百上千次。

直到彻底没救,才解开绳子扔野地里。

房间内有不少人,每一位在临州都有着天大的能量,跺跺脚都能引发地震。

但此刻,望着郑容和的尸体,所有人都保持着沉默,不敢发出丝毫的声音。

因为,他们能够察觉到,站在病床前的那个男人身体中,散发出来的阴冷杀气。

“谁干的?到底谁干的?!”

可怕的咆哮声在整个楼层响彻。

郑凌峰双眼血红,牙齿咬得咯吱作响,森然的声音中,压抑着狂暴的怒气。

望着病床上的人,站在靠后位置上的一名青年,狭长的眼瞳中闪现一抹喜悦,但很快就被掩饰掉。

青年一头碎发,带着一副金丝眼镜,长得斯斯文文。

他叫郑阳佳,郑家次子,郑容和的弟弟。

“查……查不到那个人的身份,但应该跟宋玲薇有关……”

一名保镖浑身战栗不止,低垂着头不敢看郑凌峰的眼睛。

说话的时候,背后已经被冷汗浸湿。

“好大的胆子!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欺负到我郑家头上了!”

郑凌峰死死咬着牙,声音阴冷的可怕。

“家主,那人身手特别好,我看至少有半步战将的水平。”

保镖浑身颤抖的更加剧烈,在郑凌峰的威压下,几乎快要崩溃。

“废物!都特么废物!你们当半步战将大白菜么,说冒出来一个就冒出来一个!”

郑凌峰的眼神瞬间犀利,一脚将跪在面前的保镖踹翻,指着他们的鼻子咆哮:“一堆借口,自己主子都保护不好,我要你们什么用?”

“家……家主,我们没有骗人!”

被毒蛇般的目光扫视,几名保镖浑身剧颤,目露骇然,疯狂求饶。

郑凌峰微眯双眼,一抹寒光流转而出,声音冷的可怕:“当狗的,就算死也要死在主子面前!”

话音一落,门外立马冲入十几名面无表情的壮汉。

“找个地方埋了。”

郑凌峰无视满屋的惨叫求饶声,摆了摆手,重新坐回到病床旁。

“爸,我去给哥报仇!”

郑阳佳站了出来,脸色难看,咬牙切齿。

郑凌峰缓缓抬起头,与后面的二儿子对视了一眼,性子最为相同的父子俩,目光中有着说不出的阴沉。

“把所有护卫带着,我要让他死!让他比容和要凄惨百倍千倍!”

郑凌峰死死攥紧拳头。

“不用,我带几个人就够,刚刚保镖说的不像假话,那人可能真身手不错,我们要目标太大,万一把他吓跑了呢,再者说,要搞死他,谁说就非得硬碰硬呢?杀人,得先诛心!寻找弱点,才能一击制胜!”

郑阳佳镜片后的双眼,散发着森然杀机,嘴角一咧。

“好,说的有点理,你去办吧,但我要亲眼看着他碎尸万段!”

郑凌峰狠狠一拍桌面,转身摔门而出。

郑阳佳扭头看了郑容和一眼,冷冷微笑,“我的好哥哥,你活着,终究挡了我的路。”

“所以,我倒要谢谢他。”

……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