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飞张跑小说 卓飞张跑全文免费阅读

卓飞张跑小说 卓飞张跑全文免费阅读

卓飞张跑是作者渐开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卓飞偶得神器本想穿越到大唐做一个眠醉于花丛的风流才子,无奈却被命运之神给一脚踹到了这个令无数华夏男儿黯然魂断的时代里。南宋末年,蒙古铁骑肆虐神州,天子已降,帝都临安已陷,万里山河一片狼烟。且看卓飞如何剑指天下,左怀右抱,**蒙古族女汉纸;如何闷骚的走向夺元之路……

《大唐才子佳人》 第十九章 心服口服 免费试读

众徒儿见对方总算是松了口,顿时也很有些成就感,说实话,能让这种顽固的穷酸书生认怂,那简直比冲锋陷阵还要辛苦的多啊……。

王挫接着嚷道:“对嘛,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会骗你小子不成?如今你既然信了,那还不快快拜见我家仙师,恳求他老人家收了你做徒儿么!”

说道此处,王挫顿了顿,接着又好似想起了什么似的,连忙说道:“嗯,就算师傅收你入了门,那你小子也只能做我的师弟了,虽然你多读了几本书,但凡事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嘿,师傅您老人家觉得徒儿说的对是不对?”

还站在窗边继续扮着酷的卓飞听了王挫的话之后,差点儿一下子没憋住笑出声来,暗骂道:这臭小子被我排在末位,平日里貌似浑然不介意,可如今看来,他终究还是觉得有些委屈吧。

嘿嘿,臭小子生怕我又把这个读过书的徒弟再排到他的前面去,所以就先用言语把我堵死,嗯,有点儿意思,这夯货倒是长进了啊!

再想想,难怪他如此积极主动地想帮着我收徒弟,原来这货是不愿意自己总在垫底儿的位置啊!亏我还以为他善解人意,一早就能觉察出我想收这书生为徒的心思呢。

卓飞正想说话,却听吴均享又迟疑着说道:“王兄此言差矣,虽说小生相信……相信尊师乃神仙下凡,也认为尊师的论调别出蹊径,发人深省……,然……小生自幼习读圣贤之书,一心求觅治国安邦之大道,并未想过要成仙成佛……既非同道,吾何必多行那拜师之举,这仙家之术与吾无干,吾不习也罢……”

张跑听见书生这么一说,登时不爽起来,心说就算你小子求着拜师,我师父还不见得会答应呢!夸你两句,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儿了,真是不识抬举呢?

于是,张跑也不客气的插口说道:“哼……要是靠你读的那些圣贤书也能救这乱世的话,那咱们这大宋朝也不会亡了。如今你连自己的日子都不知道该怎么过下去了,还谈什么救国救民,岂不可笑?”

卓飞心里也不爽,这知识分子脑袋里弯弯就是多。你看他只说自己不想学仙术,只想学救国之术,听上去倒是也挺合理,但反过来一想其实就是说自己没啥有用的东西可以教他,不配当他师傅的意思嘛!嗯,跑儿骂得对,我看这穷鬼书生就是欠**!

师徒四人,荣辱与共,都很是不爽穷书生的态度,可那书生吴均享听了张跑挖苦的话之后,却也不生气,还是那么彬彬有礼地拱手抱拳,说道:“兄台言之也有些道理,然吾虽落魄至此,但追求治国大道之心仍坚。卓兄确是大才,与我本心亦同,然救民之途却殊,小生迂腐,自幼所学所思皆人间治世之策,此生但求一明主佐之尔。吾今日若拜于尊师门下,来日再遇明主之时岂不自处两难之间,若是因此伤了众兄台错爱之心,吾岂不立陷于不义?况且以仙道治世、救世,前所未闻,实是太过虚无缥缈,正所谓道不同…….呃…非是小生不识抬举,实是……实是……”

说到此处,吴均享自己也很是不好意思,觉得自己拒绝了人家一片好意,实是无礼,于是便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似的,垂着头不敢再看卓飞四人。

卓飞也有点火气了,腹诽道:奶奶的,看来在这年头儿,自己想要收个有文化的徒弟那还真是蛮有挑战性的活儿啊!这些读书人的主观性就是要比常人强一些,如今看来,哥浑身上下散发出的那股王霸之气似乎还不够威力,今天哥若是不能抖出点真本事来,那恐怕还真的忽悠不到这小子啊!

不过转念一想,这吴均享说的虽然是托词,但却也能看出他人品还是蛮不错的,都落魄成这种模样了,还一心希翼着能遇到个明主,好去拯救天下,不肯随便跟着自己去混日子,怕万一有一天真遇到自己要找的明主了,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既然能有这种想法,说明他还是挺有原则性的嘛,最起码不会像根墙头草一样随风而倒吧。正所谓有利有弊,像他这种性格的人,只要自己有本事能让他心悦诚服,估计以后就会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赶都赶不走吧。

卓飞本来其实也就是想让书生跟自己一起上路,相互照应,倒也没想着一定要收他做徒弟,不过此时被书生言语挑起了好胜之心,又本着小弟不怕多,马仔要管够的原则。卓飞也发了狠,心道今日若不能把你这个穷酸书生收到自己门下,天天叫自己恩师,那我简直就愧为穿越人士,以后也不敢自称是天机了,叫垃圾还差不多。

写着多,其实卓飞的这些心理活动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心念至此,卓飞不再做望月扮酷状,猛一转身,面色平静,星目电闪,接过书生的话头,冷冷的呵斥道:“尔确非不识抬举,实是尔不知卓某是不是尔一直在寻觅的明主吧?”

吴均享闻言抬头,和卓飞四目相对,只觉得眼前这个身着奇装异服,给人感觉一直彬彬有礼如沐春风的少年像忽然变了一个人似的。只见他满脸冷峻之色,剑眉微挑,虎目含威,两道炯炯的目光更是好像能看透自己内心一般。而在对方那扑面而来的王霸之气压迫下,吴均享竟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王霸(八)之气???

大猪脚卓飞见自己这平地一声雷,似乎震住了小吴同学,心中也暗暗有些得意。嘿嘿,要知道咱可不是偶像派,咱那是演技派的高手啊。

不待吴均享说话,卓飞便接着斥道:“良禽择木而栖原是正理,然今天下大乱,国亡帝降,观我汉家中原大地,几乎处处狼烟,饥蜉遍地,直若人间炼狱。当此国难之际,正是我辈奋起之时,尔怎可独守茅庐,望天空叹,坐等明主降,此与病入膏肓等死之人何异?”

卓飞一通骂,心中舒畅了点,顿了顿接着说道:“孔丘者,人贤也!吾徒方才所言稍有偏颇,须知子敬鬼神而远之,始因仙道飘渺,修仙之径实非常人可窥,与其寄望虚幻,倒不如敬而远之来的实际。

然,虚幻飘渺者,却未必就全然无存,往日不得窥之事,来日未必不可尽窥矣!归根结底,唯有实践出真知方是正理也。

尔自言熟读圣贤之书,当明此理。然奈何尔一心行那坐井观天、枯等待死之事,却也不愿从零而始,求证论真,步步登高,直至一展胸中抱负哉!

日日苟活,妄求明主从天而降,便可一步到位,从龙治国。然,尔不闻楼皆平地起,若筑基不力,又谈何登顶乎?

嘿嘿,若光是好高骛远倒也罢了,可如今真有明主从天而降之时,尔却又畏首畏尾,不求辩真,一心推诿,真是可笑可悲可叹…尔此等做派岂是成大事之人,岂是能辅主开国之臣,尔与那些只会空谈妄想的东晋狂士又有何分别?”

“吾……”吴均享被卓飞一通斥责说的好不服气,有心反驳。

然而卓飞却不给他机会,又继续问道:“尔可是还不服气?也罢,吾再来问尔,方才尔言‘强兵者,造利器坚甲以壮兵胆,明大道至理以铸军魂。’嗯,此言原也是见解精辟独到,吾亦有同感也!然,利器坚甲如何造?大道至理又是何物?尔可为吾解惑乎?”

“吾自是……”吴均享本想反驳,但又想到大道至理还好说,可那利器坚甲自己的确是不会造的,所以忙将嘴边的话憋了回去,一时间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卓飞说得兴起,也不理他的窘态,接过他的话头儿,说道:“尔自是不知的吧?长居乡野,未曾入世,不习劳作,不付实践,全然不知世事之难,神兵利器不会从天而降,大道至理未经践行考量亦不过是一句空谈尔!嘿嘿,昔日赵括葬四十万赵卒于长平,此乃尔前车之鉴也!”

“难道尔会!”吴均享终于按捺不住,也毫不客气的反问到。

卓飞淡然一笑,说道:“哈哈,这些吾自然是会的,利器火中出,坚甲亦火中出,不过嘛……一时间恐难造就,还需待时机成熟方可。”

“嗤……”吴均享嗤笑一声,以此来表示自己一点都不相信。

卓飞也不介意,又继续说道:“利器坚甲虽一时不得造,但那铸就军魂的大道至理吾却是懂得一些的。尔听好了,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又或者狭路相逢勇者胜,勇者相逢智者胜……凡此种种…….”

也不知道几柱香的时间经过,卓飞终于搜肠挂肚地把自己所知道的各种宗教信仰、哲学思想统统地说了一遍,说得兴起之际,甚至还顺带着把后世的游击战等等先进战略的指导思想也一并说了出来,要不是怕太过于惊世骇俗,恐怕卓飞就连布尔什维克什么的都会脱口而出了。

这一番话可谓是乱七八糟,离题甚远。然而就是这番乱七八糟的话,却对这个年代人们的思想有着相当可怕的冲击力。

卓飞说完之后,扫视众人,只见表情各异。吴均享那是不用说了,现在他满脑子都是卓飞所说的那些叛道离经的古怪言论,他是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越想越觉得和自己所读的圣贤之书相差甚远。好在他这人还不算太过迂腐,勉强还能接受点新鲜事物,否则光卓飞说的那些什么:

“国家可以不要皇帝”,“儒家思想是统治王朝用来禁锢人民思想的”,“穷人要当家做主人。””等等大逆不道的言语就足以让他疯掉了啊!

大徒儿李结也同样惊得目瞪口呆的,暗呼道:恩师之言实是字字珠玑,其中许多话初听起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可若再往深里一想,却又觉得隐含着某种至理……嗯,这些至理实在是太多太深了一些,看来自己需要琢磨好长时间才能慢慢地领会其中的奥义吧。

二徒儿张跑也若有所思地想道:啧啧,恩师就是恩师啊,你看咱神仙师傅随便几句话,就把那个牛皮哄哄的穷酸书生说得呆若木鸡……唔,甚至还垂涎欲滴了。

都说师傅出马,一个顶俩,如今看来,此言果是不假也…….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恩师方才那些话到底是个啥意思呢?似乎很有点儿意思的样子,可我怎么好像就是听不太懂呢?算了,管他呢!反正看旁人的模样儿应该也是不太明白的……既然如此,那我装懂不就行了么!

不得不承认,卓飞的言论太过超前,足令所有听众震撼,继而去思索。不过这凡事都有例外,方才卓飞刚讲了一会儿,王挫就觉得有些头晕脑胀,忽然间睡意袭来,甚是难顶。于是这夯货便趁着无人注意,慢慢地蹭到墙角处的茅草堆上,先一脚踹飞了正在上面睡的香甜的小腊肠,然后鹊巢鸠占,自去与那周公相会去了。

望着三徒儿王挫那副残忍的睡相儿,卓飞无奈地摇了摇头,暗叹傻人有傻福,最起码人家不用像正常人一样费尽心机地去消化自己所说的那些超前的话嘛!

说实话,卓飞也明白自己方才所言会对这个时代的人们造成什么样的一种震撼,眼见众人都陷入了沉思,所以他也不好去打扰人家,便由得他们去慢慢思考。

房间内很是安静,唯有墙角处传来阵阵鼾声,卓飞一时间有些无聊,又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于是便端起放在石台上面的竹筒,轻轻地嘬了一口水,顿觉心旷神怡,暗呼道:嗯,这水的滋味倒是不错,甜甜的、滑滑的、冰丝丝的,正适合在眼下这种炎热天气里饮用,而且还是纯天然绿色无污染的,若搁在后世,那可是能卖钱的啊!好喝……好喝…….。

噗通……

“恩师在上,弟子有眼无珠,不识庐山真面目,罪该万死,但请恩师体谅弟子无知,收我入门,日后我定追随您老鞍前马后、挽疆提蹬、永不言悔,若违此誓,天地不容,鬼神同弃,还望恩师悉心教诲于我。砰砰砰…”吴均享突然像惊了一样的拜倒在地,痛心疾首的求卓飞收他当徒弟,头如捣蒜、似鸡啄米。

卓飞正端着好喝的水,咕咚咕咚的灌着,突然间被吴均享一打扰,顿时惊得差点儿没把嘴里的水给喷出去。

卓飞定了定神,看了看还在不停给自己磕头拜师的吴均享,心道:要说这古代的读书人,在磕头上的功夫一点不比王挫那种粗人差啊,啧啧,这头真的是长在人脑袋上的么,好像看他们一个个磕起来很爽的样子嘛,可为啥我怎么看都觉得会疼呢?

唉,要说这穷书生也忒没用,你看本帅哥不过才拿出了一成的本事,就把他给彻底地整服气了。啧啧,这也太没挑战性了吧?哥肚子里的那些私货,都还没来的及往外淘呢!没劲,没劲!

不过这话又说回来了,之所以能事半功倍,想必其中还有哥王霸之气太足的缘故吧……算了,无所谓了,反正既定目标已经达到,以后手底下就多个能写稿子当秘书的小弟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