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涛柳青青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张涛柳青青无弹窗

张涛柳青青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张涛柳青青无弹窗

张涛柳青青是作者南大圆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那么张涛柳青青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平平无奇一小农,捡到手机是宝贝,开启诸天万界聊天群,和猴子玉皇打趣、和三圣、五老聊天,抢红包、得技能,从此翻身把歌唱!

《旷世小神农》 第五章 周到 免费试读

按照张涛之前的预想,他得先去卖点钱,还点债才行!但是人参这种东西,铁定不能卖镇上。

所以他掏出家底,坐车到了岳阳县!岳阳县,济世堂!“小伙子,你这人参,我看了,品相的确不错,要不这样吧!”

“我给你出这个数!”

柜台前,鉴药师拿着张涛递上的人参仔细观摩。

给了个价!三个指头!张涛迟疑。

“三千?”

鉴药师白了张涛一眼。

“你这是卖药还是卖白菜呢!给你三万!”

咯噔!三万?长这么大,张涛真还没见过这么多钱!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说着,鉴药师一挥手,让里面的员工去取钱,还嘱咐说。

“给小兄弟办张卡,拿一万块的现金!”

老头似乎想的很是周到。

怕他丢钱!这让张涛很是受宠若惊!“老师傅,您这…想的周到啊!”

鉴药师笑了阵。

“我不是对你好,咱们都是生意人,我是为了长久考虑,你以后有药材,尽管往我这儿送!”

“济世堂肯定会给你开个公道价!”

说着,鉴药师又是仔细观察起了人参。

张涛接过了钱跟卡,倒是觉着这老头有趣。

临走前,拿了一张济世堂的名片,挥手道。

“老师傅,一言为定!”

待张涛走后,鉴药师给旁边的少女使了个眼色。

“箐儿,去,带人跟他一阵子!”

少女闻声,倒是十分不乐意。

“爷爷,不就是个农村小子吗?能有什么好保护的,又不是咱们济世堂的贵客!”

鉴药师一听,神色一厉。

“放肆!上品人参难道是其他人随便拿的出来的吗?”

鉴药师一句,惊起满堂愕然!上品?济世堂鉴定的上品说明什么?那这人参岂不是珍贵之极!少女闻声愕然,若有所思,片刻,重重点头!…张涛出了济世堂,就溜达到了海鲜市场去了。

毕竟他从小都没吃过海鲜!今天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铁定要享受一番不是?“开蚌了!开蚌了!五十一次,猜对了三倍奉还!”

张涛还没进市场,就被一阵吆喝声吸引。

回首一看。

赌蚌?这生意倒是有趣!五十块一次!倒是也不贵!反正兜里有几万块不是?玩心渐起的张涛准备娱乐一阵。

“老板,这蚌怎么开?”

老板是个青年,该有二十七八,见来人是个少年,眼睛一滑溜,闪过一丝精光!心想生意来了,解释说。

“五十块一次,压珍珠单双,最少买十个!”

“猜对一个返三倍!猜错了珍珠算你的,猜对了不算!”

张涛听完规则后,内心是算了一笔账!也就说,买十个只要猜对三个就差不多回本了。

那这生意肯定能做啊!于是张涛想也没想的就交钱猜起了单双!“单!”

“双!”

“单!”

“单!”

…身后,一少女打着遮阳伞,身后跟着两名便衣保镖,见此一幕,少女眼里也是不屑。

“切!我当爷爷说他是个什么能人呢?”

“一有钱就去搞赌,真是个乡村野夫!”

“走!”

少女满心失望,按照自己爷爷的意思,她以为张涛起码是个贵人家庭,来济世堂卖药材,肯定是假装的!毕竟随便拿个上品人参!那可不是一般家庭能见到的东西!结果,始料未及的是,这小子真就是个农夫小儿!少女哼了一声,随即离场!而这头,张涛在一次次失利中,他忽然意识到不对劲。

自己的眼睛怎么会痒痒的?越是聚精会神的看着蚌,里面的珍珠数目越是渐渐清楚。

越看,张涛越是觉着不可思议!难道自己看着看着就学会了透视?十次结束!张涛亏了五百!一次没中!青年似乎觉察到张涛有些小钱,咧嘴邪魅一笑。

“小兄弟,这样玩不刺激,不如咱们来开这个?”

说着,青年掀开另外一个桶!“一千块一次,十次起!一样是三倍!”

原本青年只是试探,但他却不料张涛是欣然答应。

交了一万块!张涛是抱着怀疑态度。

他要确认自己的眼睛,是否透视!此时他聚精会神的看着蚌,根本没在乎周围人的讨论。

“这小子谁家的?折腾钱也不带这么折腾的啊?”

“是啊!真是个傻子!明知道这玩意是骗人的!”

…青年则是一脸兴奋,因为接下来十个蚌就可能要赚一月的工资了!但碍于现在聚集的群众有点多,他不好动手脚。

但也没关系!起码,自己肯定不会亏!青年得意一笑!“双!”

中!…“双!”

中!…“双!”

中!…“单!”

中!每开中一次,青年的脸上就更沉!因为张涛就跟透视一样,完全能猜到里面的数!“这…这怎么可能?”

等着十个蚌猜完,在周围人一片惊叹声下,张涛赢了三万块!接过钱时,张涛心里也是震撼!当然,他震撼的不是三万块!而是…“眼睛,真…真会透视?”

青年虽然很是不情愿的递上三万块,但没办法,人多眼杂!他现在不能赖账!“小子,你玩我?”

青年恶狠狠低声一句。

张涛嘿嘿一笑。

“运气,运气!”

收了三万块,张涛买了点水货准备再去逛逛。

可这时,赌蚌的青年已经不再了!金玉典当行。

“姑娘,你这梳妆盒,虽然有些年代了,但是…没啥宝贝啊!”

柜台上,一个满脸横肉的掌柜的,手里把玩着一个复古梳妆盒。

眼里挑着余光,不时给面前的女孩说着话。

意思是这东西压根不值两万!“一万五都不行吗?”

少女有些着急。

胖子掌柜犹豫了半晌,随后叹息道。

“要不然,就一万二吧!”

说罢,胖子掌柜眼里闪过一抹狡诈!“你放屁!”

忽然,冷的一句袭来!坐在大厅一侧的青年看不过去,上前几步,一把夺过了梳妆盒。

三两下就打开了梳妆盒的暗格!拿出里面塞的满满当当的银票的和玉佩!“你这黑心家伙!”

“这里面的宝贝给你吃了?你给一万二!”

老远,张涛就用透视眼觉察了不对劲。

这梳妆盒分明就有暗格!竟然给一万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