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爱盲妻:偏执前夫请自重沈晨曦唐禹洲全本大结局阅读

罪爱盲妻:偏执前夫请自重沈晨曦唐禹洲全本大结局阅读

主角叫沈晨曦唐禹洲的小说叫做《罪爱盲妻:偏执前夫请自重》,本小说的作者是阿8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对方没有回应,沈晨曦心里漠然一慌。刚要收回被包裹的手心,岂料,那只大手突地扣住她的手腕,跟着整个人被一把拽起。这一刻的沈晨曦大脑空白,已经无法思考,只象征性地张口大喊:“放开我,救命!救命啊……”然而…

《罪爱盲妻:偏执前夫请自重》 第18章 逃跑失败 免费试读

对方没有回应,沈晨曦心里漠然一慌。

刚要收回被包裹的手心,岂料,那只大手突地扣住她的手腕,跟着整个人被一把拽起。

这一刻的沈晨曦大脑空白,已经无法思考,只象征性地张口大喊:“放开我,救命!救命啊……”

然而,她的挣扎于对方而言,只是徒劳。

唐禹洲沉眸,看着沈晨曦脸上那副绝望和惊慌的模样,心里却一阵寒凉。

刚刚她以为他是李澈,便全然没有防备的姿态,她那么亲昵地喊那个男人“阿澈”,却避自己如蛇蝎,这样的对比,不知道为什么,让唐禹洲一时之间都难以接受。

“喊够了吗?”唐禹洲冷冷开口。

宛如一盆冷水兜头浇下,明明是三十几度的大热天,沈晨曦却感觉身子仿佛坠入了冰窖,冷得让她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果然是他!

可他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绝望,而是充满希望之后,再感受一遍绝望。

沈晨曦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

她满心以为自己可以逃离唐禹洲,却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她身边。

沈晨曦感觉呼吸艰难,仿佛一条水缸里的鱼被人扔到了太阳晒得滚烫的沥青地面上。

绝望,刺骨冰冷的绝望。

唐禹洲见她不说话了,冷笑了一声:“怎么不叫了?不是要找你的李澈么?”

沈晨曦冷静了下来,她都没想到自己可以这么快就冷静下来。

李澈不能出事。

“求你放了李澈,是我求他带我走的,这都不关他的事!”

唐禹洲听了沈晨曦的哀求,心里却并没有畅快半分,反而一瞬间怒火中烧!

到现在她竟然还想着为李澈求饶?她就不怕自己怎么收拾她吗?难道在她心里,李澈就比她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

唐禹洲攥着沈晨曦的手腕愈发用力,沈晨曦疼得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却死死咬着牙,不喊也不叫,只是不断哀求着:“求求你放了他,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唐禹洲沉声厉喝:“不想他死就闭嘴!”

沈晨曦一下子缄默不言。

唐禹洲气得呼吸都乱了,他粗鲁地拉着沈沈晨曦就往机场大厅走去。

广播里在一遍遍重复着航班时间,催促客人赶快登机。

沈晨曦后背彻凉,一路踉踉跄跄被唐禹洲拽着往外走。

直到,她被强行塞进车里,格外外面的一切嘈杂。

她控制不住落下眼泪,心情跌宕起伏。

本以为自己终于逃离了唐禹洲,却一直都还在他的掌握之中,她以为的自由,其实依然还是在牢笼里面罢了。

沈晨曦心生绝望,原本就呆滞混沌的眼神,愈发死气沉沉。

唐禹洲坐在她身边,冷眸斜睨着她那瘦削的侧脸,心里不知不觉却想到的却是另一件事。

当时在掉头回机场的路上,他整个心像被什么扼住一般,无法正常呼吸。脑子里,更是蹦出奇怪念头。

她可能要永远消失在他的世界!

想到这一点,当时唐禹洲心底某处微微刺痛了一下,这让他自己都难以置信,随即便用铺天的愤怒来掩盖了那一丝隐晦莫名的疼。

逼仄的车厢很静,只有轻微的呼气声。

好半晌,沈晨曦哑着声问:“李澈他……他在哪?你没有把他怎么样吧?”

此刻,沈晨曦心里还怀揣着一丝希望,李澈也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想必唐禹洲也不敢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情。

唐禹洲脸色阴翳地看着她,忽然嘴角诡异地弯起,然后伸手捏住了沈晨曦的下巴:“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沈晨曦难以置信地到吸了一口冷气:“你要干什么!你要是敢对李澈动手,李家不会放过你的!”

唐禹洲目光锋利冷锐:“你以为我真怕了李家?容忍他一次两次,只是不想惹麻烦罢了,我就是真动了他又怎样?我难道会傻到让警察查出什么蛛丝马迹?随便找几个借口,说人是出意外死的不就好了。”

沈晨曦一瞬间呼吸急促,脸色涨的通红。

唐禹洲难道要对李澈下手?

沈晨曦一把抓住了唐禹洲的手臂:“我求求你,有什么事情你冲着我来,都是我的错,你让我做什么都行,你不要对李澈下手!”

唐禹洲冷眼看着她:“我说了要看你表现,那你今后还跑不跑了?”

沈晨曦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不跑了,我再也不跑了,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唐禹洲死死钳住沈晨曦的手:“你记住了,你这条命是我的,你还没有还完你欠的债,不要想着能逃到哪里去!”

这是他给她设下的牢笼,她插翅难逃,只有让他满意了,他才会考虑要不要饶了她!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终于停下。

沈晨曦被唐禹洲拽出车,刚还没站稳,就被他拖着往前走。

虽是初秋季节,白日里依然烈阳高照。

她不知被带去了哪里,直到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冷,才意识到没有回盛世,而是一个陌生的环境。

沈晨曦什么都看不见,在陌生的地方,她也不敢乱走动,更不敢说话,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惹怒了唐禹洲。

她和李澈私自出逃,唐禹洲肯定很生气,绝不会就那么轻易放过自己,沈晨曦心早就已经凉透,绝望地等待接下来的审判。

然而,面前的高大男人紧盯着她那一脸呆滞和惊恐的神情,顿生不爽。

良久,他在客厅踱了几步,再次站在她的面前,冷着一张脸,道:“沈晨曦,不问问到哪儿去了?”

她不说话,只是轻摇着头。

可这举动,令他猛然发笑。

下一秒,幽冷的眸子,像啐了毒。

“之前的惩罚,对于你而言,太过便宜。”

“所以,你想做什么!”

沈晨曦被他的话惊到,神经一下绷紧,粗嘎的嗓音猝然升高。

话音一落,她感觉到脸颊有一股温热的气流闪过,夹杂着淡淡的烟草味。

唐禹洲,他到底想干什么!

这一次,她在心里发问。脚下不自觉地后退,却是倏地摔倒重重跌坐在地。

小说《罪爱盲妻:偏执前夫请自重》 第18章 逃跑失败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