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浅傅慎南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慕浅傅慎南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慕浅傅慎南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慕浅傅慎南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主角叫慕浅傅慎南的小说叫做《蚀骨危情:总裁追妻太狂野》,它的作者是夏九央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跪下,磕头。”“傅慎南,你做梦,我就算死也不会给她磕头。”慕浅直起腰,愤恨的看着他。傅慎南冷笑,大手把她的头死死按在地上,出口的声音像穿透地狱的魔音:“磕,给我磕。”一下又一下,那声音像是能撞破灵魂…

《蚀骨危情:总裁追妻太狂野》 第2章 婚礼葬礼?送她入狱 免费试读

“跪下,磕头。”

“傅慎南,你做梦,我就算死也不会给她磕头。”慕浅直起腰,愤恨的看着他。

傅慎南冷笑,大手把她的头死死按在地上,出口的声音像穿透地狱的魔音:“磕,给我磕。”

一下又一下,那声音像是能撞破灵魂。

不记得磕了多少个,慕浅起来时,整个额头都是血,鲜血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流。

就在这时,眼前的大屏幕骤然一亮,里面是慕浅和一个男人在一起的场景,伴着声音回荡在整个“婚礼”的现场。

“浅浅,你真棒,我简直爱死你的味道了。”

“浅浅,你说如果傅慎南知道了,还会和你举行婚礼吗?”

“知道了也无所谓,有我爸爸在,他敢不娶我?”

白微微按下暂停键,愤恨的看向她:“慕浅,不是结婚吗?这是我送给你的新婚礼物?”

慕浅看向傅慎南拼命的摇头:不是我,傅慎南,这里面不是我。”

“真的不是我。”说到最后,她几乎发不出声音了。

傅慎南看着她,那目光像是要将她凌迟处死:“慕浅,你敢给我戴绿帽子?”

“让他们进来。”

话落,一排警察从门口破门而入。

慕浅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傅慎南,你要抓我?”

“傅慎南,你为什么不相信我,白梦真的不是我杀的。”慕浅大声咆叫。

突然,她拿起水果刀,一把架在白微微的脖子上:“退后,都给我退后,不然我和她同归于尽。”

傅慎南盯着她,目光阴鸷:“慕浅,你想死,没人拦着你,但你若是敢伤微微一分一毫,我让整个慕家陪葬。”

慕浅只是安静的看着他,死水微澜:“傅慎南,我说了很多遍,可是你从来都不信我,这是我说的最后一遍,我没有找人侮辱白梦,更没有杀她,你信也好,不信也罢。”

“如果有一天,你知道了所有的真相,我不会原谅你。”

说完,慕浅绝美的一笑。

她的手,轻轻松开放在白微微脖颈的刀子。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白微微反守为攻,一个转身,她抢过慕浅手中的刀子径直刺过去。

白微微手中的刀子直直刺入慕浅的胸口。

瞬间,她的胸口血流如注,血流的速度太快,只是片刻,她全身的婚纱都被染红了。

傅慎南心口猛然一颤,他抬起脚,几乎就要走过去,却在最后的瞬间,死死握紧拳头,硬生生逼自己退回原处。

她杀了梦梦,这是她应付的代价,可为什么,心口竟然传来丝丝疼痛,扼的他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白微微抽出滴血的刀,愤恨的看向她“慕浅,你该死,你害死了我姐姐,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我要杀了你给我姐姐偿命。”

所有的人都说她该死,可她究竟做了什么?

她只是爱上了一个人,这也有错吗?

是啊,错了,错就错在爱上了傅慎南。

慕浅忽然看向傅慎南,笑了笑:“你看这婚礼,全场都是白的,像个灵堂,一点也不好看,我身上出点血挺好的,终于有点不一样的颜色了。”

“不是都说结婚要穿红色的衣服吗?”她低头看了看染红的婚纱:“你看,我的婚纱就是红色的,还挺漂亮的。”

“慕浅,只要你认罪求饶,我可以留你一条命。”傅慎南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她。

“傅先生,你放心,我就是死了也不需要你的怜悯。”

傅先生?

听见这称呼,傅慎南双眸幽森,他心里的最后一根弦,崩了。

以前,那个小女孩总是拉着他的衣袖,声音软糯的唤他:“慎南,我以后都这样喊你,表示亲昵可好!”

他点头应允。

小女孩笑的眉飞色舞,越喊越带劲,以至有段时间他甚至认为自己的名字非常动听。

“慎南,我想吃棉花糖,你买给我好不好?”

“慎南,天啊,我怎么会这么喜欢你!”

可是现在,她口中一句“傅先生”,淡漠疏离,冰冷的毫无温度。

再抬头时,他聚起全身的冷气,一字一句斩钉截铁:“慕浅杀害白梦证据确凿,带回警局。”

会场很大,慕浅被戴上镣铐,随着警察从长长的地毯上走到门口时,她脸上平静的像一潭死水,没有任何表情。

那条地毯,其实很长,可是,她就那样定定的看着前方,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傅慎南一眼。

他的心,忽然生疼,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一点一点流逝。

她走着,身上的鲜血滴着。

红色的血,滴在白色的地毯上,像一朵朵绽开的梅花,悲凉而凄美。

小说《蚀骨危情:总裁追妻太狂野》 第2章 婚礼葬礼?送她入狱 试读结束。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