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云葭齐慕殊小说叫什么名字 柳云葭齐慕殊全文免费阅读

柳云葭齐慕殊小说叫什么名字 柳云葭齐慕殊全文免费阅读

柳云葭齐慕殊是作者佚名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下面看精彩试读!被迫当了别人白月光的替身怎么办?当然是想办法踹掉他再顺便捞一笔钱啊!只是柳云葭没想到这声名狼藉是个人都能踩他一脚的闲王爷,竟然是个扮猪吃老虎的大腹黑!飚演技她竟然飚不过他!柳云葭立刻变换策略,化作一朵乖巧听话的白莲花,谁承想某王爷桃花眼一挑,“别跟我装啊!”“你丫……”柳云葭愤而怒起,某王摸上她的腰带,“王妃这衣服穿的有些多啊?”“不多,不多!”柳云葭秒怂,人可以乱嫁,马甲可不能乱扒。

《替身王妃是戏精》 第12章 假药 免费试读

她正想着呢,齐慕殊一手控着缰绳,一手从她手上夺过马鞭,凑到她耳边暧昧地吹气,“既然王妃很急,那便不坐花轿了,为夫骑马接你回府。”

“驾!”

齐慕殊言毕,直接扬鞭纵马,也不管街上还围着密密麻麻的人。

马蹄一扬,吓得人群四散而逃,柳云葭也被吓到了,下意识地紧紧缩在齐慕殊的怀里。

也不知是齐慕殊御马的技术好,还是这匹罕见的黄金马极具灵性,从那乱做一团的人群中跃出来轻松地如入无人之境,不仅没颠到柳云葭,也没伤到一个人。

马儿跑得极快,身后的嘈杂声伴随着耳边呼呼的风声被渐渐拉远。

柳云葭束发的簪子不知什么时候脱落了,长发随风扬在齐慕殊的脸上,伴随着不知名的轻浅香味,引起细细酥酥的瘙痒。

齐慕殊垂眸深沉的看向怀里的人,却不想她突然回首,齐慕殊反应迅速地换上嘴角一扬,整个人瞬间又变得邪气起来。

回眸的那一瞬间柳云葭似乎坠入了一片深不见底的海,但仔细定睛一看却还是那个孟浪的齐慕殊。

看着齐慕殊那轮廓极好的下颚,柳云葭厌恶中又多了一丝惋惜。

传言中的齐慕殊虽然种种不堪,但说到他年少时,却大都是惋惜,那少年时的闲王,一身红衣,马踏京都,是这弈宁城中最热烈的少年,也是先皇最喜爱的皇子,却偏偏为了一个贱籍伶人,自甘堕落,自毁前途。

柳云葭默默叹了一口气,可恨之人其实也有可怜之处啊。

看在他跟上辈子的自己都是为情所伤的份上,只要他肯乖乖交出血蚕蛹,她也就不计较他今天做的这些恶心事了。

但是!

柳云葭终究还是低估了齐慕殊的无耻!

他一路纵马回了闲王府,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大方方的把血蚕蛹交到柳云葭手上。

但齐慕殊却完全没给柳云葭验货的机会,就立刻快赶不上吉时了为借口,强行胁迫着她先拜了堂,然后又不明不白地就被送入了洞房。

“假的?”柳云葭怒得拍案而起,刚刚齐慕殊那么着急地赶流程,她就觉着事情不对,果不其然!

齐慕殊那个混蛋,是铁了心的要把血蚕蛹私吞了,亏得她还打算不跟他计较了!少年滤镜也救不了他了,他现在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只适合去死!

柳云葭对面的白胡子老者将手中的“血蚕蛹”放在火上一灼,顿时冒起了黑烟,“这就是普通的蚕茧,淬了血再晒干,别说解毒了,连入药的价值都没有。”

柳云葭盯着那空中袅袅的黑烟,眼中寒意炸起,她拔出头上的一支珍珠簪子,“师父,你带着聚魂散即刻启程前往朔边,务必先保住我哥哥的性命。”

桂岑接过簪子,神色也很凝重,聚魂散是她这徒弟差点折了条腿才求来的保命奇药,如今都拿出来了,看来是被逼到绝境了。

“丫头,纵然是有聚魂散,恐怕也只能最多在多撑三天。”

“好,劳烦师父了。”

柳云葭的眼中是桂岑久未见过的狠意,让他都不禁有些胆寒。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