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静书厉北廷结局是什么 程静书厉北廷免费阅读全文

程静书厉北廷结局是什么 程静书厉北廷免费阅读全文

程静书厉北廷是著名作者君绝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那么程静书厉北廷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上一世她是绝色佳人,全家惨死、不得善终,重活一世成为众人鄙夷嘲讽的丑女,人生反倒开了挂。某日,已有六月身孕的她问当时已经登上帝位的厉北廷为何会看上一个丑女,还为了她六宫无妃。厉北廷吻了吻她的双眼,轻声道:“静儿,我们是夫妻,有一个好看的就行了。”程静书:…..厉北廷见她红了眼眶,不再逗她,贴耳道:“如果一定要给了理由。静儿,我想我们可能前世有未尽的缘,所以今生再续。”

《重生后我不做乖乖女》 第2章 免费试读

翌日,夜。

雪依旧未停。

透过红色窗棂向外看,黑夜、白雪、红灯笼。

这个上元夜确实是不负良辰美景,只可惜即将坐在她对面的人不是她的心上之人。

吱呀——

车轮轧过雪地的声音响起。

程静书调整好表情,起身去迎他。

坐在轮椅上的男子依旧穿着玄色衣袍。

他面容清冷,只是在见到程静书时,沉闷的面色忽然就活了,就连那冰冷的半月形银色面具都似乎软了棱角。

他一见着她就像是太阳初升那一刻,不自主地放出万丈光芒。

他笑着,黑曜石般的眼睛里闪动着漫天星光,温柔道:“静儿,你来了。”

她不自在地嗯了一声,主动接过推他的活儿。

从前她也不是没见过他冲他笑得如此好看,怎么今日她就不自在了呢?

程静书想,一定是因为她今日要给他下药,所以她心虚。

进了屋子,暖和多了。

厉北廷让下人全都出去,他不想任何人打扰他和静儿难得的独处时光。

他随身伺候的侍卫站在一旁一动不动,欲言又止。

厉北廷蹙眉,道:“楚衣,下去!”

“王爷,您…”

“下去!”

楚衣警告性地看了程静书一眼,对厉北廷说:“王爷,您要注意安全!”

王妃以前可没没少欺负王爷!

他真是看着就心疼!

偏生王爷在王妃面前还是打不还口骂不还手的类型,被欺负了还要欢呼雀跃,喜不自胜地赞赏王妃厉害,不愧是他钟情的女人。

想到这些,楚衣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厉北廷轻咳道:“楚衣,下去领二十大板!本王和静儿待在一起能有什么危险?再敢对王妃不敬,本王扒了你的皮!”

楚衣:……

我的爷,就是因为您和王妃在一起才会有危险啊!

楚衣无奈地下去领罚了。

房间内终于只剩下厉北廷和程静书两人。

厉北廷觉得身心舒畅,常年苍白的脸也现出些许血色来。

他让人准备了一整桌美味佳肴,自个儿倒是没吃什么,一直都在为程静书布菜。

若是程静书夸一句好吃,他便笑得跟个得到糖果的孩子似的。

若是程静书觉得不好吃,他便悄悄记下,日后督促膳房改进。

吃得差不多了,楚衣在外催促,道:“王爷,您该进宫了。今夜您要陪同陛下登主城楼。”

“好。”

程静书将事先准备好的加了药的糕点端了出来,道:“王爷,这是我亲手做的雪花酥,您尝尝!?”

厉北廷喉咙一滚,不可置信地看着程静书,嘴角笑意越发深了。

他激动地问:“静儿,这是你专门为我做的吗?”

“嗯。”她不自在地撇过脸。

男人黑眸中窜起了两簇火焰,光芒太盛,晃得程静书出了一身虚汗,程静书鬼使神差地开口,磕磕绊绊地说了句:“若是王爷不喜甜食也不必勉强。”

厉北廷摇头,瞬间就将一整块雪花酥塞进了嘴里。

他笑言:“只要是静儿为我做的吃食,哪怕掺了穿肠毒药,我也甘之如饴。更何况,这雪花酥比御膳房做的还要好。静儿真能干!”

程静书手一抖,茶杯滑落在地,滚烫的茶汤尽数洒落。

厉北廷忙驱动轮椅上前,抓着她被烫红的手,眉头皱得跟小老头似的。

他小心翼翼给她吹气,温柔道:“疼不疼?”

程静书低着头,只觉得胸膛被一股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

厉北廷自然而然地理解为她疼得说不出话来。

他忙冲外喊:“楚衣,快,传太医!王妃受伤了!”

楚衣捂着刚受过刑的屁股,得令而去。

屋内,程静书被厉北廷的眼神搅得心神大乱,她深吸了一口气,抽出自己的手,道:“我累了,想休息了。王爷不是要去见陛下吗?别耽误了时辰。”

厉北廷摇头道:“你受了这么重的伤,我怎么放心出门?父皇那儿我会差人去告假,你无需担心。都是我不好。你打我骂我都可以,你别自己忍着一声不吭。”

她摇头,“是我自己不小心打翻了茶杯,和王爷没关系。”

“你是我的妻子,让妻子受伤了就是丈夫无能!静儿,对不起!”

程静书闭上眼,实在忍受不了他的嘘寒问暖。

她负罪感越来越重。

她腾一下站起身来,正想去院子里散步,忽地身后传来一声痛苦至极的闷哼。

她脚步微顿,转身去看。

厉北廷倒在地上,浑身抽搐。

她浑身血液在顷刻间凝滞。

她跑向他,搂住他,伸手去擦他嘴角黑血。

她眼睛一眨泪水就落了下来,她哭着问:“你怎么了?厉北廷,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

他唇瓣发紫,双手冰凉,吐出的血都是黑色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寒气自程静书的脚底升腾而起,她那颗自从父母兄长死去后就不再跳动的心脏此刻猛然抽.动。

她见到这样的厉北廷,心真的…好疼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