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倾炽焰溺宠天才全能妃小说完结在线阅读

无倾炽焰溺宠天才全能妃小说完结在线阅读

独家新书《溺宠天才全能妃》由知名作者雾萦尘最新创作的古言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无倾炽焰,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利用这个机会,无倾终于逃出了山洞。天停了,她随便选方向,闷头就跑。月夜里,银色面罩反射着寒冷,半个小时后,蓝色的空气消失,体内再也没有任何不适。他的双眼张开,那一手清清楚楚,是一只被撕下的污损香囊。

《溺宠天才全能妃》 第2章 是人吗 免费试读

好沉。

全身似灌了铁一样。

无倾动了动眼皮,感觉到有软软的东西在她脸上拍打。

多年的佣兵本能让无倾倏地睁眼坐起,爪向那抹白影。

白猫灵敏闪开,娇嗔道:“没危险了,把杀气收收。”

撑着混乱的脑袋,无倾发现她正身处密林河岸边,妹妹江月尔仍昏迷不醒。

全部接收的记忆表明一切都是真的,这里是沧决大陆七国中的东澜国。

沧决大陆修炼斗气之人称为武者。以弱至强分为武徒,武师,武宗,武灵,和武圣,武皇,武帝三个大境界,各有九阶。

这具身体无法修炼,可慈爱的父母从不曾苛待过她。

但就在今日,忠良的江家竟毫无征兆的被指叛逆抄家灭门!

心口撕痛。无倾是个孤儿,如今有爹有娘了,却亲眼看着他们惨死在面前。

“多谢你唤醒孤沉寂的元神。”白猫见她出神,开口道。

她两条尾巴高高弯起,额上有簇红艳的火焰印记,和那瓷偶猫一模一样。

无倾一听,气势慑人的质问:“你带我来的?”

白猫踩着优雅的猫步化为一缕白烟,靠近她重新凝形。

“孤名妶羽,是沧决大陆曾经的主宰者,妶帝。孤遭人暗算被夺帝位,只余一抹元神。那无能之辈却令孤的沧决四分五裂,孤不甘心!无倾,你来帮孤拿回这一切,做女帝!”

“关我屁事。”无倾不悦的冷言。

就因为这终结了她辉煌的佣兵一生?

她转头去拉昏迷中的江月尔。这一拉,惊讶的发现伤筋错骨的右臂竟好了。

来不及细想,费了老大劲,她终于把江月尔挪到河边。这身体弱的,和她的简直没法比。

真是更加不爽了!

“咳,别那么粗鲁嘛。况且孤的元神已与你融为一体,同生同死。”妶羽高傲的姿态有点绷不住。

无倾喊不醒江月尔,便撩水帮她擦拭,见自己也因血泪面目不清,便捧水洗净了。

这脸竟和她十分相似。

“你不是佣兵吗?孤的无上至宝涤天镯都给你了,你可别想赖账。”见依旧被无视,妶羽跳到了无倾肩上。

“涤天镯?”无倾皱皱眉头,下意识看向腕间。

“它已认你为主,好处多着呢!”妶羽得意道。

静下心,右臂中似有凉凉的舒缓之气在游走。身体的复愈,难道是它的功劳?

意念一动,视野再度变化,除了江月尔外,在平静的河底竟还有圈光亮轮廓。

接着显现出字来。

独眼鱼,三星兽,元素水。

攻击可能性,百分之九十。

且那个百分比还在快速上涨。

这是?

危险!

无倾身躯霎时紧绷,起身便退。就在此时,哗啦一声巨响,一只巨大的独眼鱼兽跃出水面。

“三星兽,你不是对手,跑吧!”妶羽道。

鱼兽的独眼巨大又恶心,哧溜溜转了转,落在她身上,像发现了美味的食物,一口尖牙猛地咬下。

掀起的河水遮挡了无倾的视线,危急关头,她只好凭着本能就地一滚。可这废材之躯显然跟不上她的速度。

鱼尾重重扫来,眼看要遭殃时,妶羽突然窜出,挡了一击。

“噗。”无倾一口血喷出,被尾风扫落河中,意识在湍急的水流中渐渐失去。

两日后。

无倾在陌生山林中醒来。

她应是被冲到了河道下游。

虽衣裙破损赃污,发丝凌乱,但肺腑间的疼痛已被一股舒缓之气抚平。无倾这回确定,是涤天镯在愈疗她。

昏迷前,她看见江月尔也被掀落河中。

无倾不希望是最坏的结果,可沿岸寻找了一整日,都没看到半个影子。真是懊恼!

这一片没有魔兽,无倾只撞见了只大兔子,填补了饥寒疲惫多日的身体。

深夜,皓亮的月色被遮掩,一声闷雷,预示着暴雨即将来临。

无倾不停奔走,总算在雨滴砸下的前一刻,找到了一处山洞。

一阵电闪雷鸣后,山洞中彻底漆黑一片,入耳只有磅礴的雨声。

无倾背靠山壁喘着气,一放松,困倦累乏就通通袭来。

她彻底明白了这片异世大陆的残酷和自己的弱小,但她从不是坐以待毙的畏缩之人。

等雨过了,明日她再找找妹妹吧。

一道闪电,天地骤静一瞬,无倾突然听到了声轻微的声响。

她一个激灵,山洞里,有人!

“什么人!”她喝道。

话落同时,那人突然靠近,一招扼住她的喉咙。

无倾气息一滞,深深鄙视自己,竟连被人靠近了都没觉察。

又一道闪雷劈下,山洞中亮若白昼。

眼前之人落入眼底。

无倾大脑突然轰的一震,竟一瞬的怔神。

只余惊艳二字。

眼前的男子一头妖娆红发倾泻而下,发梢犹如有烈焰在灼燃,半张侧脸上覆着银色面具,另半张侧颜上,一道赤红印纹从眼角延展而下,宛若鲜活。

虽被遮挡,可无倾确定,她从未见过如此绝美的,男人。

他的薄唇紧抿成淡凉的弧度,一双赤瞳正紧紧的锁住她,凌厉,仿若里头有无尽的能量,能将她的灵魂拖曳焚烧,无倾一颤,身上起了股强烈的冷意。

这,是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