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魂残影之血火权欲免费小说(沈世韵沈傲天)免费无广告阅读

断魂残影之血火权欲免费小说(沈世韵沈傲天)免费无广告阅读

小编最新推荐的好书断魂残影之血火权欲讲述了沈世韵沈傲天的事情,大神作者天上飞花以男女主之间的感情纠葛作为主线收获了大批读者的关注。清初乱世,各方势力群起,逐鹿中原。传言中的武林至宝再度现身江湖。掀起新一轮血雨腥风。天下之难,苍生之劫!为夺势,他心狠手辣,无恶不作,誓要与天相抗;为复仇,她机关算尽,以弄权为基石,以爱情为工具。因缘际会之下,当一个生性纯朴的正派弟子卷入了这场惊天阴谋,涉世之初的他,受人蒙蔽,为人棋子。当他一步步走向巅峰,才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一个骗局。私心与道义,他将如何取舍?阴谋环环相扣,局中更藏迷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看爱恨情仇云消雨散,看权欲野心灰飞烟灭。在诡计与阴谋,情感与仇恨交织下,宝物终将如何归属,恩怨又该如何了结?在这片狼烟四起、满目疮痍的土地上,为您上演一场血火洗礼的巅峰大戏!

《断魂残影之血火权欲》 第7章    免费试读

若言道当代常州之胜状,极大程度是因着那颇富盛名的永安街,几近横跨半个荆溪,端的是车水马龙,游人如织,商旅络绎不绝。座落于此街中心的沉香院乃是江南最大的风月场所,其建造耗资之巨,宾客之众,实足可与那四大名楼滕王阁、岳阳楼、黄鹤楼、阅江楼比肩。正值战火纷飞,清兵攻破京城指日可待,沉香院却是夜夜歌舞升平,无数江湖豪侠与王孙公子乐得在这呢喃软语的温柔乡中醉生梦死。

明隆庆年间,此地曾出过一代名魁穆青颜。这女子身世更是极为隐秘离奇,她与当朝永安公主本是孪生姊妹,同为孝定皇后之女,亦即万历帝之胞妹,却在刚出生时便因弄权阴谋而被送至江湖,沦落风尘。穆青颜年纪尚轻,却极是精于世故,懂得以美貌稳固自身地位。每常与众宾客杯酒言欢,但须付得起足够的价钱,一律来者不拒,很快就成为了沉香院的台柱子。但她夜夜笙歌,不过为逢场作戏,借此取得江湖中诸多隐秘情报。然而即是如此聪明的女子,终究无法逃脱遭人摆布的命运,阴差阳错之下,入宫冒了被秘密送往女真的永安公主之名,也正因这段渊源,后人方将此街命名为“永安街”。这两个女子俱是身份难定,故史上遂无记载。

永安街热闹自不必说,单论玉器店铺便是鳞次栉比。当时李亦杰、南宫雪下得武当山后并未除去绫罗绸缎,江冽尘与楚梦琳衣着配饰也极为华丽,玉器店老板还道这回来了大主顾,直恨不得将全家老小的笑容尽掠了来呈在脸上,滔滔不绝,殷勤介绍道:“客官看看这些!都是春秋战国时期出土的琮、璜、璧、镯、环;这一些玉杯、带扣、带板、乃是隋唐期之物,据闻这玉簪是隋炀帝曾赠与萧皇后;这些个以仙鹤、龙凤为主的玉雕,更是反映宋代社会思潮的珍贵文物啊!至于这……”

楚梦琳不耐,摆手道:“可有形态小巧的红色玉石?”那店主忙道:“有,有,我们这店麻雀虽小,却也五脏俱全,客官想要之物应有尽有,包您满意!”说完匆匆转入内室。楚梦琳叹道:“唔,亏得他并未扯些三皇五帝之事,否则只怕再扯上个七天七夜,还要啰嗦个没完。”

不多时那店主已捧了另一盒玉器走出,放眼望去,满盒尽是泛着红光之玉,犹如形成一层虹状薄膜,煞是好看。店主捋起衣袖,正待延续那口若悬河,唾沫横飞,楚梦琳忙道:“且住,我们自己生眼睛会看。哎,这麻雀倒是不小,只是有这许多,也不知哪一个才是断魂泪!”

那店主本是个闲不住之人,要他静默不语就好似要了他的命一般。此刻闻听其言,忽然精神大振,热心问道:“姑娘说的是断魂泪?”楚梦琳奇道:“正是,你也知道么?”那店主笑道:“姑娘要找的若是当今武林至宝,我如果知道,还会守着这家玉器店小本经营?”楚梦琳心想他所言确是有理,却这般有闲心来消遣自己,白了他一眼,不悦道:“那就闭上你的嘴!”

那店主笑道:“宝物我不知道。可我说的这断魂泪,那是韵姑娘近日所唱的一首曲子,可比金山银山还有价值得多。”楚梦琳道:“我怎从未听过什么韵姑娘。是了,你看上她,那便情人眼里出了西施,又有什么稀奇?”

那店主笑道:“这么说也是不假,但姑娘可去大街上打听打听,这荆溪又有哪个对她不是十分倾慕?韵姑娘不久前才入了沉香院,据说她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听过她唱曲儿的,那些旁的庸脂俗粉便再也没人理会。我们都这般言道‘饥可不食,口干亦可不饮,唯韵姑娘之曲每日不得不听’,多少富家子弟甘愿为了她一掷千金,风头堪比当年的花魁穆青颜。”

李亦杰大是好奇,本欲明言,又不愿落得个好色之名。心下盘算片刻,主意已定,说道:“沉香院的姑娘想必都十分喜爱打扮,而断魂泪若作饰物原亦是再合适不过,咱们可去碰碰运气。再者,那里既然聚集了许多武林豪侠,最不济也当能探得些消息。”

楚梦琳笑道:“啊哟,名门正派弟子偏生有这许多忌讳,想去看姑娘却要说得道貌岸然。雪儿,咱们就大方的进去瞧瞧,江湖儿女理当不拘小节,其他人去得,我们难道便去不得?”

南宫雪大是惶恐,她自幼在华山派长大,门规极严,关于那些风月场所不消说自是从未去过,平日更是提也不敢提起。但正因如此,才更添了好奇之心,同时她与楚梦琳大有相见恨晚之感,既欣赏她的随性洒脱,也羡慕她能做自己所不敢为之事,当即把心一横,道:“也好,我正想看看这韵姑娘是何方神圣!”向李亦杰怒视一眼,拉了楚梦琳便行。只听得身后的店主大声诅咒。想到他费了这许多心力却是白费唇舌,李亦杰不禁莞尔。

初踏入沉香院,一阵浓浓的脂粉气息扑面而来。台上几个姑娘浓妆艳抹,酥胸微露,正自跳得欢快,身上只披着一件淡如薄雾的轻纱,恰将身材曲线衬托得极是玲珑有致,勾得人神魂不属。双手各执一块熏了香的帕子,舞姿极尽妩媚娇柔之能事。李亦杰只看得头脑昏沉,忍不住出声喝彩道:“好!”

这一声称赞引得他三个同伴大是不屑,更有一大汉冷冷道:“如此就算好了?和韵姑娘所唱的曲子相比,这种舞充其量也仅算得开胃小菜。”李亦杰道:“这韵姑娘唱得真是那般好听么?”那大汉似是将这问话看作了极大罪过一般,哼了一声,不再搭理他。李亦杰讨个没趣,却也并不十分在意,只专心看着跳舞。

又过不久,那几个舞女站作一排,齐齐向众宾客鞠躬致意,众人早已等得不耐,只闻得零星几个掌声。那些舞女也不着恼,向众人连施飞吻,款步下台。舞台上又站出两个丫鬟打扮的女子,缓缓将一帘帐拉起,宾客情绪霎时到达顶峰,一时间口哨声,叫着“韵姑娘快出来”之声,因急迫而在台下轻敲银子的叮当声响成一片。

正是在这漫天的嘈杂中,婉转流传出几个音符。琴音不高,使人感到有如山泉从幽谷中蜿蜒而来,缓缓流淌,身心皆得到前所未有之放松。曲调复又急转几个回旋,如春风绿过田野,如雨笋落壳竹林;如蛙声应和,似拍岸涛声,又如黑夜里亮出一轮明月。那纱帐后的女子面貌虽看不真切,却见她身着淡粉衣裙,长及曳地,一头青丝梳成华髻,肤如凝脂,洁白胜雪,纤纤玉手轻挑琴弦,予人以迎风扶柳之感,煞是我见犹怜。听得她轻启唇齿,唱的是一首南唐李煜的《虞美人》:

“风回小院庭芜绿,柳眼春相续。凭阑半日独无言,依旧竹声新月似当年。笙歌未散尊前在,池面冰初解。烛明香暗画堂深,满鬓青霜残雪思难任。”

一曲终了,众宾客尚自沉浸其中,若说适才的琴音已足令人神魂颠倒,有道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于耳”,那么她的歌声方为真正的天籁,正应了“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全场默然半晌,顷刻间爆发出如雷般的掌声。李亦杰感叹道:“如今我终于算是知道荆溪之人为何把她说得如此传神,只是我却总感觉她的歌声中似乎暗含着些忧伤。”

江冽尘道:“不错,你没听她唱的曲子么?那李煜乃是南唐后主,身为亡国之君,诗词中自是包含了其亡国伤感之情。”李亦杰赞道:“韵姑娘能将前人之悲伴以今时之曲,进行如此完美的阐释,也令听曲人不自禁的感同身受,好!太好了!”楚梦琳嗤笑道:“李大哥,你什么时候对音乐这般精通了?”

那韵姑娘也不向宾客致意,敛衽起身,抱了琴转身便待离开,仿如这一曲反响好坏也罢,台下宾客是如何看待也罢,都与她无关无由。仅显出清清淡淡的一个背影,亦如不沾染人间烟火的天上仙子。

忽听得一身着华服的男子笑道:“韵姑娘唱得好啊,我可是久仰你的大名,果真没叫大爷我失望。但只听一曲,正当着瘾头上,可说得是不尽兴之至。”台下一小丫鬟上前躬身道:“还请公子谅解。韵姑娘有规矩言道:一天内只唱一曲。公子要是愿意捧她的场,大可明日再来……”

那男子笑道:“什么乱七八糟的规矩?我倒要她今日为我破上一破。”说着大踏步上前,粗暴的掀开帘子,那韵姑娘一声惊呼,已被他捉住了手腕。

那男子笑道:“韵姑娘的歌直教人如在云端,若是半途止歇,却要我无处着落了。”韵儿冷冷的道:“请你放尊重些。”那两个遭冷落的舞女扭动着水蛇腰上台,挽住那男子,娇声道:“这韵姑娘架子大,我们姐妹同样可以让公子开心。来嘛……”

那男子猛的一甩袍袖,将两个舞女摔得直跌出去,又向韵儿道:“你也不过是一个风尘女子,却来摆什么臭架子,唱首曲子又有何难,你既不允,今天就随我到府上去。老实说吧,小美人,我也不忍心见你埋没在这里,只要你跟了我,保你锦衣玉食享用不尽。”话里已含了不尽轻佻。韵儿摇头道:“不,我不愿意,你快放开我!”声音中开始夹杂了些许惊惶,不复前时那一尘不染的清高风韵。

他这一掀了布帘,众人方得良机,正可仔细端详韵儿容貌。但见她一张姣好的瓜子脸,细长的柳叶眉,肌肤吹弹可破,隐含着泪水的双眼朦胧如水雾里点点寒星,眼角眉梢更含无限风情,神态楚楚可怜却又毫不娇柔造作,实为上天精心造就的尤物。李亦杰却脱口惊道:“竟然是她?”

楚梦琳奇道:“你识得她?原来名门正派的弟子却与沉香院的姑娘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李亦杰道:“不是的。你可记得,我曾与你说过以前赶路时,钱袋被人摸去之事?”楚梦琳道:“不错,那又怎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