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少,夫人的小奶狗来电了》免费试读 佟安晚秦谚书小说章节目录

《秦少,夫人的小奶狗来电了》免费试读 佟安晚秦谚书小说章节目录

主角是佟安晚秦谚书的小说是《秦少,夫人的小奶狗来电了》,是作者迦叶创作的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苏南?”佟安晚拿着手机,将免提关掉,放在耳朵边上,来到落地窗前接听。苏南此时正在佟安晚的公寓下,那是当初他们读大学时候租的房子。“安晚,我现在在你家楼下,你能不能出来,我有些话想对你说。”佟安晚:“…

《秦少,夫人的小奶狗来电了》 第八章:只要锄头挥得好,何愁墙不倒 免费试读

“苏南?”佟安晚拿着手机,将免提关掉,放在耳朵边上,来到落地窗前接听。

苏南此时正在佟安晚的公寓下,那是当初他们读大学时候租的房子。

“安晚,我现在在你家楼下,你能不能出来,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佟安晚:“苏南,我现在在御山。”

御山,秦家老宅的位置。

苏南一听她在御山,神情有些怔松,原来昨天的一切都不是梦啊!

他的安晚真的和别人结婚了。

“那你现在方便吗?我想请你吃个饭,我回国后还没请你吃个饭呢。”

“下次吧!我今天没时间。”佟安晚拒绝的声音从电话里传递出来,苏南的脸色瞬间变的苍白。

“安晚,你….”

佟安晚突然呵止,将他接下来的话扼杀在喉咙里:“苏南,既然你和安雅在一起了,你就不应该再找我,而且,你这样打扰我,秦谚书会不高兴的。”

她顿了顿,还是将决绝的话说了出来,甚至将秦谚书也搬了出来。

秦谚书坐在转椅上,看着她的背影,陡然从她的嘴里听见了他的名字,他还是高兴的,虽然有利用他的嫌疑。

他从转椅上起身,轻手轻脚的朝她走去,不知道电话那边对她说了什么,他只看到她的背影突然僵了一下。

“晚晚,你都知道了?我和安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我那天和同学出去聚会,喝多了,恰好在那里看见被人骚扰的安雅,安雅是你的妹妹自然就是我的妹妹,所以我就将她从那帮人手里救了下来,后来…..后来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和安雅发生那样的事情。”

酒后断片,也不就如此。

“晚晚,我当安雅只是妹妹,我爱的人还是你,你原谅我好不好。”

苏南神情激动的祈求安晚的原谅,只是下一秒就被僵在了原地。

“苏南,你这样理直气壮的撬我秦谚书的墙角,真的不为你苏家考虑了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秦谚书将安晚的手机夺了过来,听见电话里苏南撬墙角的话,眉眼冰冷的回了一句。

佟安晚则木讷的被他禁锢在怀里,不允许乱动。

真是一个‘霸道’的人啊!

虽然她和苏南不再可能,但是也不想苏南被秦谚书报复。

对于一个小小的苏家,秦谚书绝对有本事让他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你….”她的话还没出口,就被秦谚书抵在了嘴里。

“乖,不要说话,更不要为了苏南向我求情,我会不高兴的。”秦谚书轻声的在她的耳边缱绻,而他手里的电话则已经挂断。

面对秦谚书这么直白的话,佟安晚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秦谚书,你不能这么霸道。”

秦谚书听她说他这种捍卫主权的行为是为‘霸道’,心里有些不高兴:“怎么,我难道还要高高兴兴的和他说,欢迎前来撬墙角?”

“还是说,你对苏南余情未了?还想着和他复合?”

秦谚书冷着脸直白的告诉她:“你想都别想,就算我秦谚书死了,你也变不成他苏家的鬼。”

说完,将手机塞在她手里,气冲冲的出门了。

佟安晚被他这样吼了一道,心里也委屈,她还没说什么呢,他发什么火啊!

在客厅和秦老夫人插花的秦母看见两人一前一后的阴着脸从书房里出来,甚是疑惑。

她叫住往大门那走的秦谚书:“都要吃晚饭了,谚书你去哪儿呢?”

秦谚书头也不回的说了声:“公司有事,我去趟公司,晚饭不用等我了。”

“诶,安晚,你也去吗?”秦母对着安晚问道。

“妈,我去送送谚书。”佟安晚朝门口走去,听见她说话的秦谚书急促的脚步也下意识的放缓,转身看了她一眼。

那一眼,意味深长。

佟安晚被看的心里发毛,难道自己所想的被他看出来了?

秦谚书站在车门等她,看见她踌蹴的走来,讥讽道:“怎么,这么担心我去找你的老情人算账?”

“放心,对付苏南,还不需要我动手。”浓浓的醋意一涌而出。

“秦谚书,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苏南他又没有说什么,你干嘛这么生气。”佟安晚也被秦谚书的态度激怒了。

“呵,他没说什么,你还要他说什么,难道要等到她把你带走,我再来生气吗?”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不能,我秦谚书丢不起这个人。”秦谚书一把将车门打开,坐上去。

发动引擎将车开出了老宅,独留佟安晚在原地神伤。

车子滑行出一段距离之后,秦谚书才通过后视镜看向老宅的位置,佟安晚已经转身进了门。

他用力的砸了一下方向盘,视线平视着前方,一双眸子愤怒尽显,他拿过手机拨出一个电话,冷冰冰的对那边吩咐道:“将佟氏的资金注入暂缓,将苏氏集团递过来的合作方案打回去,还有通知资产评估对佟氏集团的资产进行清算,一个小时后,会议室开会。”

此时刚休假回来的特助的唐司接到老板这通电话的时候,一脸懵逼,“老大,你不应该是在休婚假吗?”

秦谚书凉凉道:“你有意见?”

唐司:“不不不,我立刻去办。”

唐司将电话挂断之后,立即打了一个电话给江嘉年,江嘉年接到这个电话之后,和唐司一样,十分的震惊。

新婚第一天就来公司,难道是吵架了?

晚上,佟安晚在卧室里打了一个电话给董冬冬将下午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委屈道:“你说,他到底在气什么,今晚他妈妈还问我是不是和他吵架了,弄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董冬冬将脚搭在茶几上,‘吧唧’咬了一口苹果,口齿不清:“安晚,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她将苹果咽下去,给安晚分析道:“苏南打电话当着秦谚书的面像你求复合,你还不允许人家生气了?”

“苏南没有说要和我复合的事情。”

“是,他没说,但是他委婉的说了嘛。”董冬冬恨铁不成钢道:“倒是你,还因为这件事情和秦谚书吵架。”

“秦谚书是谁啊!宁城的钻石王老五诶,你和苏南现在已经没机会了,再不抓紧秦谚书,你就等着哭吧。”董冬冬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给她权衡利弊:“你家公司的危机还没接触吧!你这会惹恼了他,估计佟氏的困境还得延续一段时间了咯。”

果不其然,董冬冬的这句话刚落地,佟安晚的手机发出了‘嘟嘟’的声音,她拿下手机看了下,是佟柏渊打来的。

她对着董冬冬道:“等会再打给你,我爸打电话来了。”

董冬冬捂着嘴,小声道:“难道真的被我说中了?”

秦谚书真的停止了给佟氏注资?

佟安晚脸色一沉,也这样想到,该不会真的被董冬冬这乌鸦嘴说中了吧!

她挂断了董冬冬的电话,接通了佟柏渊的“爸。”

佟柏渊浑厚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安晚啊,你刚刚在和谁打电话,是秦谚书吗?”

“不是。”

“哦,那谚书在你身边吗?你帮爸爸问问他,为什么给佟氏的注资停止了?”

停止注资了?

佟安晚犹豫了下:“爸,秦谚书现在不在家,他去公司了。”

佟柏渊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试探道:“安晚,你是不是和谚书闹矛盾了?”

佟安晚:“….”亲爹啊,你要不要那么敏感。

“没有啊!是他临时接到公司的电话,有急事就先回去了。”

她语气平和,回答的看不出破绽。

“这样啊,那你就帮爸爸问问谚书,注资的事情啊!再不注资,公司的项目都启动不了,这多耗一天,损失更重啊!”

佟安晚揉了揉脑门,应道:“我知道了爸,你和妈保重身体,后天我会和谚书一起回来的。”

佟柏渊在电话那边又叮嘱了她几句,才挂断电话。

佟安晚看着黑了屏的手机,又摁亮,调出电话本,点了秦谚书的电话号码,却没有拨出。

反复再三之后,她还是拨了出去,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也是可以的啊!

然而,正当她拨出了,电话却没有接通。

墙壁上的时钟发出‘滴答’的声音,搅乱了她的心。

电话她打了,他没有接就不能怪她了啊!

其实佟安晚电话打过去的时候,秦谚书正在开会,他的手机放在办公室里,等会议停了一段落之后,他才看见佟安晚打来的电话,寒了一晚上的脸,瞬间化了一些。

这明显的变化,在会议上众人都感觉到了。

秦谚书回到老宅的时候,是第二天早上,佟安晚在餐厅看到他笔挺的身影蓦然一怔。

秦母看到佟安晚的身影出现在楼梯上的时候,面带笑容的朝她招了招手:“安晚,快过来吃早饭。”

佟安晚礼貌的点了点头,走到秦谚书身边坐下。她踌蹴的看了他的侧脸一眼:“你昨晚没回来?”

“嗯,昨晚有些急事,就住在了公司。”秦谚书神色淡淡的搭了一句。

“那你等会吃了早饭去楼上休息会儿吧!”佟安晚柔声道,典型的一副贤妻模样。

“是啊,安晚说的没错,公司的事情是重要,但是身体也重要。”秦母也符合了一句:“安晚啊!以后谚书的身体就交给你照顾了。”

“好的,妈。”佟安晚应了一句,便再没说话了。

秦母欣慰的看了他们一眼,乐呵的出去找隔壁的邻居打牌去了,秦老太太一大早就去找伴去戏剧院听京剧了,一时间别墅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秦谚书吃完早餐就上了楼,而安晚因为心里有事,含糊的吃了两口稀饭也上了楼。

佟安晚进屋的时候,秦谚书正在洗澡,她把他脱下来的衣服收拾了下准备送去洗衣间,刚抱起来西装上浓烈的酒味和香水味就涌入了她的鼻间。

她的睫毛颤了颤,视线浴室的方向看了一眼,晶莹的眼眶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随即又恢复正常抱着衣服去了洗衣间。

他们原本就是契约婚姻,她又有什么资格阻止他去找别的女人呢?

小说《秦少,夫人的小奶狗来电了》 第八章:只要锄头挥得好,何愁墙不倒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