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北霆沈舒歌免费小说 时北霆沈舒歌在线阅读

时北霆沈舒歌免费小说 时北霆沈舒歌在线阅读

时北霆沈舒歌是作者酱醋樱桃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书中时北霆沈舒歌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总裁豪门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内容主要讲述时家唯一继承人时北霆,在床上躺了五年,时老爷子给他找了个乡下来的冲喜新娘,沈舒歌,婚后第二天,时少苏醒过来。时少:“我知道你救了我。”沈舒歌:“我们协议结婚,我救你命,你让我在当时夫人三年。”时少:“可以。”但没想到,时少到了时间不放人。沈舒歌:“我们离婚。”时少:“我这里没离婚,只有丧偶。”

《恃宠成婚:时夫人马甲又爆了》 第八章 怎么这么像沈舒歌 免费试读

与此同时,车上。助理沈泽坐在前面,转过身。“爷,还有十分钟就到。”时北霆点头,轻嗯一声。十分钟后,一辆黑色限量版劳斯莱斯在地下交易城停下。这里,是整个人京城消息的聚集地。黑道,白道,皆有人在,也是最为混乱的地方。沈泽站在旁边,说道:“爷,已经打听过了,收集消息的在另外一边。”时北霆冷声,“好。”接着,两个人直接走了进去。忽然,一个身影出现在时北霆的视线中。他眼眸眯了眯,只觉得无比眼熟。这人,怎么那么像沈舒歌?没等多想,时北霆快步上前,立即跟了上去。“爷!”看到时北霆的动作,沈泽连忙叫道。但看着时北霆的模样,又只得快步跟上。沈舒歌来这边,处理组织的事情。这么多年的经验,沈舒歌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有人在跟着她。她目光一瞥,看清时北霆那张脸后,心下一惊。不好!怎么会在这里遇见这男人!沈舒歌咽了咽唾沫,快速反应。她现在可是真实面目,要是被时北霆撞见,万一……身份暴露怎么办?想着,沈舒歌更是慌乱。既然如此,那就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溜!趁着一个不注意,沈舒歌轻松甩开时北霆,为了不引起怀疑,她第一时间,直接回家。此刻,她又恢复了之前那般乡巴佬的模样。客厅里,时雪曼正坐在沙发上。一看见沈舒歌从外面走来,立马开骂。“哟,我当是谁呢?这不是乡巴佬吗?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时雪曼双手抱在胸前,一脸颐指气使的模样,“一天天的,就知道往外面跑,真把自己当成是时家少奶奶了是吗?真以为你是来这里享福的?在家也不知道做事,真不知道死皮赖脸呆在这。”“一个冲喜的而已,真把自己当成一回事了还是咋的?一天天的,什么本事都没有,少奶奶的架子倒是摆的十足啊!真应该好好的劝劝我哥,赶紧把你从这家里面赶出去得了。”话里话外,满是对沈舒歌的嫌弃,就没有半句好话。对于时雪曼的态度,沈舒歌倒是一脸的不在意。只见她轻瞥一眼,冷声,“那你倒是去好好劝劝,别在这里说什么风凉话。”“什么?”时雪曼拧紧眉头,脸上满是不敢置信。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乡巴佬,居然敢反驳她!她攥了攥手心,“乡巴佬,你给我等着,我肯定会劝的!到时候,你别哭着喊着求我要留下来。”“我告诉你,我们时家完全不欢迎你这种人,听明白了吗?”越想,时雪曼越是气愤。自家哥哥那么优秀,怎么就摊上了个这样的女人。让这个乡巴佬做她的嫂子,她,绝不允许!相比较时雪曼的暴脾气,沈舒歌是一脸淡然。她哦了一声,转身,自顾自离开,压根没搭理时雪曼。留下时雪曼一个人站在原地暴怒。就在这时,王惠兰也跟着开口。“时小姐,您就别和她置气了,这丫头,从小到大都是这个样子的,脾气不好,在她的眼里面,就没有人能够比得上她。”时雪曼冷嗤一声,“没人比得上她?”莫名,觉得好笑。“我可是时家大小姐!她沈舒歌算什么东西,还以为能够和我相提并论吗?”看着时雪曼发怒,王惠兰心中窃喜。她连忙摇头,“那当然不能,您是时家小姐,自然身份高贵。”时雪曼得意的翘起下巴,彩虹屁对她,还是十分受用的。“行了,你还算是个有眼力见的!”“不过嘛……你那另外一个女儿,也别想进我们时家的门!”一群乡下来的土鳖,怎么可能配得上她的哥哥。说完,时雪曼起身,揉了揉胳膊,转身离开。王惠兰不甘心的站在原地,面目狰狞。不可能!她们家舒棉,一定是时家少奶奶!房间里。沈舒棉一脸激动的看着床上,摆放整齐的校服。“妈,我可以去上学了!”王惠兰问道:“这是川少爷帮忙的?”沈舒棉点头,“是啊!”“我给他说,沈舒歌要去B大上学,他就也安排我去了,我一定不会让沈舒歌那个女人好过的!”王惠兰轻笑,“行,那早点睡吧,明天还得去学校。”“好。”翌日,一大早,几个人去向学校。B大门口。开学第一天。沈舒歌背着书包,刚走进校门。下一秒,只看见时雪曼带着两个男人,趾高气扬的走到了她的跟前,挡住去路。“哟,这是谁啊?我们B大什么时候这么不分门槛了,这种粗鄙乡下丫头也能进来?真怕拉低了学校的档次。”时雪曼站在她的跟前,目光鄙夷的朝着沈舒歌看去,语气中是满满的嘲弄和不屑。两个男人也跟着点头,附和。“雪曼姐,你看,这女人真是有够土的啊!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带这种圆框大眼睛,笑死我了!”“咦,你看她这个皮肤,是每天在乡下喂猪干农活吗?”说着,男人后退好几步,那个样子就像是生怕被沈舒歌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似的。对于他们的嘲讽,沈舒歌面无表情,根本没往心里去。她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幼稚——沈舒歌抬起步伐,一脸冷漠的朝着前方走去。“喂!”时雪曼再次追了上去,她伸出手,一把抓住沈舒歌。她黑着脸,难看得能滴出墨般。“乡巴佬,你敢无视我?”她时雪曼是什么人?这女人,一次两次的无视她,简直是胆大妄为!“你别以为你当了个小三你就了不起,我告诉你,我时雪曼最瞧不起上的就是你这种人!”说着,时雪曼抬起手腕,直直的朝着沈舒歌的脸上打去。不过,还没有碰到沈舒歌,就被她一把抓住。“时雪曼,我看你是那天没被打够是吧?”沈舒歌这悠悠的一句,猛的,时雪曼再次回忆起那天。火辣辣的疼痛感,似乎还在脸上。耻辱!时雪曼咬牙,“你给我闭嘴!”下一秒,他朝着两个男人投去目光,“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抓住她。”“今天我不好好的教训你一番,我就不叫时雪曼!”“好的,雪曼姐。”两个男人快速冲到沈舒歌身边,伸出手,作势就准备朝着沈舒歌动手。但没想到,沈舒歌身形一闪,直接快速移到了他们的身后。她手抬起,直接狠狠地朝着两个人的身侧打去,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抬起腿,一个横扫,又是结结实实的两脚,动作干净又利落。下一秒,在众人的眼中,他们就这么被踢到了地上,疼得呲牙咧嘴。“好痛……”“雪曼姐,这,这女人……”看到这一幕,时雪曼的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她攥紧手心,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怒斥道:“你们还给我躺着干什么?赶紧给我爬起来!两个没用的东西!”前一秒还在立的flag,这一切发生的太快,简直是给时雪曼结结实实的打了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