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女尊文 闺蜜女互慰吃奶互揉

经典女尊文 闺蜜女互慰吃奶互揉

从衣角撕下一块布条护住口鼻,九泉警惕的来到这具尸体旁。若是刺客爬起来突然袭击倒好说,只怕这是因为瘟疫病死的人。若是公子沾染上了疫情就不得了了。故此九泉靠近时才小心谨慎。

俯下身来,两指探入尸体的脖间。虽然冰冷但却依稀能感觉的到有轻微的脉搏跳动。还活着!将人翻过来,赫然发现这竟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姑娘。面色因寒冷的江水侵透变得铁青,紧紧咬紧牙关。看到此九泉才算放心,因为这姑娘丝毫没有疫情的迹象。

“公子!她还活着!”

九泉高喊,让远处等待着的子昙听得真切。

子昙闻言也赶了过去,只见这少女在这样寒冷的时节却身着单薄且是一身火红的喜服。这抹刺眼的身影,映红了江畔的萧瑟,是这样格格不入。为何这般打扮又身陷此地?子昙只觉得这其中定有隐情。他自认为不是个爱多管闲事的人,但人尚未断气,若是将她留在这里与害了她也并无区别。故而还是动了恻隐之心。

“将她带回去吧。”

子昙边吩咐九泉抬人救人,边将自己的青衫外罩解下给这个姑娘披上。

九泉背起少女,轻轻安顿在他们的小船上,抄起船桨就往回赶。生怕稍有耽搁,这姑娘的小命,就一命呜呼。子昙则是一路都在好生观察的少女,似是也害怕她冻死在这江中。

“不知是为何原由,要在大喜的日子投湖呢?难不成是被人所迫?”

九泉看了眼船中的少女,心中很是不解,充满了怜悯之意。

虽然从未嫁过人,但是九泉也是知道,新婚之日本是女人一生中最美、最幸福的日子。可是这个女孩竟是走投无路,要放弃自己的性命。难道在这远离城镇喧嚣的江边也会发生强抢民女的勾当吗?想到这,九泉不禁因为少女的不幸身世而悲伤的连连摇头。

而这一路,子昙则一直轻抚少女腕心,时刻把着她的脉搏。

终于回到了子昙所住的昙心阁,天色依然是傍晚时分,九泉奉命将少女带回她的房间,方便照顾。帮少女换下一身湿透又冰冷的衣衫,吩咐厨房煎熬了驱寒的汤药,一匙匙的给少女服下。待到女孩的面色渐渐红润起来,九泉这才放心,倚着床沿也沉沉睡了过去。

放心不下的子昙披着夜色来到九泉的住处,当他迈进门坎时,就看到床上的少女因高烧烧红了两颊,眉头紧蹙备受煎熬。床沿边伏着的则是忙碌了整日的九泉,此时已经疲惫的入睡。

子昙走上前帮少女拭去额间汗珠。女孩昏沉中感到身边有人,正在轻抚她的额间,微微抬眼便望见一双如繁星一般璀璨的美丽眸子。这双眸温柔的好似能溺出水来一般,可是只短暂的凝视,就会发现这双眼睛里深不见底的寒冰,少女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就这样在半睡半醒、忽冷忽热中不知徘徊了多少回,少女的高烧终于退却,天边也迎来了破晓的朦胧之光。倦怠的睁开眼睛,少女环顾四周,身边已经没有子昙的身影,只有九泉还趴在床沿沉沉睡着。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身在何处。

眉头紧锁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昨夜照顾过自己的那个男子的脸着实记不清了。现在想来也只剩下模糊一片,留在她脑中的唯独只有那双似笑非笑又满是冰冷的星眸。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人就是她要找的人,公子昙!

相传,陈国有位翩翩公子,公子倾城,谓为昙。今日所见,虽然只是模糊的身影,单凭那双眼睛也足以证明世人说的没错。

“你醒啦?!”

九泉听到衣衫窸窣声,一醒来就看到床榻上的姑娘已经醒了,脸色也大为好转,只是因为长久受冻嘴唇还是没有血色的。不由得开心出声。

这声惊喜的轻呼唤回了少女的注意,看着床下正开心又担心的看着自己的女子。少女从她的身着打扮便已经知晓这是谁人。永远一袭深紫色的束腰短打扮加上鎏金腰饰,青丝利索的盘起。就连那对此人身份的象征,名为岚舞的双刀也倚在身旁。

“谢谢恩人的救命之恩!”

少女作势就要挣扎着起身行礼,在九泉面前她并不敢造次。

“哎呀,不用不用,你才刚刚醒。有什么事等你身体养好再说,何况救你的并不是我,是我家公子。”

九泉赶紧把少女按了回去。

“不是姐姐救得我吗?敢问恩公尊姓大名?”

少女惶恐的看着九泉。

“我家公子随陈国国姓,单名一个昙字。外人都喊他‘公子昙’或是‘子昙公子’。”

说起子昙,九泉满脸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