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衣柜里有拘束衣 脸埋在她屁股

酒店衣柜里有拘束衣 脸埋在她屁股

腿上那个嚣张的家伙也越来越过分,一寸寸的顶着她的腿,想要往前多一点,再多一点……

这样下去不得了……

白叶被他亲吻的头皮发麻,呼吸急促起来,一双拳头开始锤在他的肩头。

他却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怎么也醒不过来。

白叶急了,嘴巴都被他亲的发麻了,他却死活不起来,她实在是没办法了,一口咬了上去。

尖锐的疼痛顿时让路南清醒过来,他迷蒙着一双满是欲色的眼,看着白叶羞愤的脸,不停的喘着气。

“路南,你疯了,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我知道……”

路南自然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只是一时间忍不住,没忍住。

犯了一个美丽的错误。

白叶看着他说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那双清亮的眼直勾勾的看着他,发麻的嘴唇微动,说:“你赶紧起来,我又不是你女朋友,我们之间什么关系也没有,你没有权利对我做这种事。”

路南喘息着,一双手还放在她的耳边,看着她那一张一合的唇,不禁回味着刚才的美妙滋味,就开口说。

“我没有女朋友,从来没有过。”

“这是我的初吻。”

“昨晚,不小心弄了你一身,那算是我的初yè。”

“我的初吻和初yè,都落在了你的手里,你的嘴上。”

“你要负责,为我这个处男负责。”

路南说完,看着白叶呆愣的脸庞,再次凑近几分,温热的呼吸喷在她嘴边,轻声道:“如果你不愿意为我的初yè和初吻负责,那……换我为这个意外的,美丽的吻,负责也是可以的……”

“反正,你没有男朋友,我也没有女朋友,男未婚,女未嫁。”

白叶听他自顾自的说这一席话被惊呆了,半晌才回过神来看着他,颤抖着眼睫说:“你说要我为你负责……”

“凭什么?明明是我被你强吻的,你居然要我为你负责……”

“还有昨晚,明明是你害我弄得一身狼狈,我不找你事都算是给你面子了……”

“还有,你说你是处男,你就是处男吗?”白叶头晕了,有些乱,是不是处男似乎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自己被他强吻了!

强吻了!

这可是初吻!初吻啊!

路南闻言吃吃笑道:“你说的不对,这不是强吻。”

他黑沉的眸子凑的更近,看着她有些无措的眼,轻声道:“这是一个美丽的意外。”

“你强词夺理……”白叶气急,明明就是占人家便宜还花言巧语的不愿意承认!

白叶开始推他,他却笑着不动,身子压的更低,嘴巴凑的更近,说:“我不是强词夺理,我只是,希望这个美丽的意外,不要那么快就结束。”

路南再次低头想做些什么的时候,白叶一只手突然来到他的腰间,用力那么一拧。

路南顿时皱紧眉头痛呼出声。

白叶趁着他那一刻放松了,用力一推,他便滚下了沙发,摔在了地毯上。

白叶便立刻起身,看着他躺在地毯上摸着腰间的肉,下半身还光着。特别是那个嚣张的家伙,既然还高高的竖立风中。她眉头紧紧的皱着,看着他那副不雅的样子,一脸的羞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