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体女仆服侍主人在线看 农里粗汉宠妻

裸体女仆服侍主人在线看 农里粗汉宠妻

宁儿来昙心阁已有大半个月,身体也一天好过一天。终于不能再赖在房里调养生息了,她始终没忘记子昙之所以留下她,不过是让她做使唤丫头的。

虽然宁儿的武器霜月不在她身边,倒也省却了她不少心事。聪颖的宁儿早已料到子昙一定会派九泉到处走走打探关于她的底细。所以霜月早已被宁儿找了处僻静的山野之地藏了起来,以免被人发现什么端倪。只是霜月不在身边的日子久了,宁儿越发感觉没有安全感。

今天是宁儿身为子昙的使唤丫头第一天任职的日子,丝毫不敢怠慢的她,早早的就跟随九泉来到了子昙的卧房门外。一袭淡蓝长裙外裹一件裘皮毛边湛蓝色锦绣短袄,整个人别提有多精神。这是宁儿调养身子之时,九泉外出找人给她做的衣裳。至于跟随宁儿一起经历过生死的火红喜服早就被九泉一把火烧了,留在府中多不吉利。

九泉轻叩门扉。

“进来。”

屋内男子因刚起身,声音仍旧嘶哑无力,偏偏这副娇弱的嗓音反倒给他平添了不少韵味。

九泉则招呼宁儿一同进入了子昙的卧房。说是卧房,却是最里面的那间才是他真正睡觉的地方。穿过中厅,宁儿四下打量着这房间,不同于自家主子喜好的那般奢靡,一切摆设都古朴有致,说明主人定不是个被物欲所左右之人。

房中轻纱幔帐虽然不少,层层叠叠好不繁复,但也却只有青、白两种颜色,如宁儿看到仿佛隐约坐在最里面床沿上的子昙一般,清冷至极。

穿越层层薄纱幔帐,宁儿终于来到了子昙面前。头一次这样近距离的看这个男人,竟是美得让人窒息。良好的教养,让他就算身在高位,有奴婢伺候着,起身时也会将床榻整理好,不让人看到他杂乱无章的一面。

内饰古朴的装饰与外面一样,却是子昙床头那一株已然凋零的白昙突兀的刺眼。就像此时的子昙,长发散落,白衫着身,又颓疲又美丽。

“过来给我绾发。”

起初宁儿依旧低头看着自己脚尖,呆愣的杵在那里。直到子昙又喊了她一遍。宁儿抬起头就看见子昙正手抬一支金簪指着她,面色看不出任何情绪。宁儿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上前,双手接过金簪,移到子昙身侧去。

当宁儿为子昙绾发时,青丝滑过她的掌心,这才让宁儿顿时有了真实感。这般丝润的发质竟是一个男人的头发,着实恨老天不公。头发绾起,金簪落入这浓密青丝中时,宁儿心下一惊,这簪子竟是蟠凤金簪,不是只有陈国的宫廷皇女们或是贵妃们才能够佩戴的么?为什么子昙身为一个男子却……难道这就是九泉先前说的子昙随陈国国姓的苦衷?

宁儿不禁打了个冷颤,一阵恶寒袭来。

“目妄视则淫,耳妄听则惑,口妄言则乱。这本是我心爱的女人遗留之物。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子昙怎会看不到宁儿在他身侧的小动作。说起话来如冰刀一般,声声凛冽,撞击着听闻者的心。

“奴婢知错了,奴婢再也不会了。”

宁儿这才知晓,原来他迟迟不肯归国,是因为有一段伤心事挡在他的心中。方才自己的揣测竟被子昙猜了出来,着实太失礼太丢人了。

九泉适时递上铜镜挡在宁儿与子昙中间,免得公子动怒。子昙望了望镜中自己,伸手轻抚了下那簪子,只撂下句:“还算可以。”接着便不再搭理宁儿转身对九泉吩咐:“近日会有那边来的贵客到来,你带她去收拾出几间客房出来,到时不要怠慢了人家。”

“是。”

九泉带着宁儿出来。

“我说小丫头你刚才做什么了?惹得公子这样生气?”

一出来九泉赶紧拽住宁儿紧张兮兮的看着她。

“啊?公子很生气吗?”

宁儿瞪大杏眼望着九泉。

“快要气死了。”

九泉无可奈何的回答。

“可是宁儿觉得公子偶尔生生气,才活的像个人。”

宁儿笑着拉着九泉的手哄到。惹得九泉探究的看着这丫头,虽是大字不识一个,却能说出这样有道理的话。究竟是真傻呢?还是大智若愚呢?

“九泉姐姐,公子方才说要来客人,是什么人啊?”

宁儿好奇的问,心想,可别是高澄派来的说客要到了。

“也没什么,只是公子家乡的人来看看他罢了。这等时刻,宁儿可要谨言慎行,不要多问。只管看着就好。”

九泉知道,公子的安排故意让宁儿知道,定是想看她是不是会有什么计划。

宁儿心想,果不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