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意点妈妈的钟 校霸身体太香软

故意点妈妈的钟 校霸身体太香软

她拖着重重的行李,笑得很可爱,绾起墨色的微卷长发。

“你好,请问这里是雷恩的公寓吧?”

我并不打算让她那么轻易的进来,假装不知情:“雷恩?我不认识这个人。”

女孩鼓起了腮帮子:“雷恩的中文名,叫帅钦,帅先生。”

“是吗?原来帅钦的英文名叫雷恩。请进。”

“谢谢。”女孩娇滴滴的道了声谢,她提着行李箱很乖巧的坐到了沙发里,打量了四周。

她是要住这里吗?我搞不懂,她为什么非得要住进公寓里,帅钦除了别墅,应该还有其它的房产。

“雷恩也时常会住这里吗?我看到有好多他的东西呢。”女孩保持着礼貌的微笑,看得出来修养很好。

我想这样的人儿,不管男女,都会喜欢的吧。

“我这儿没有咖啡,只有茶。”

“谢谢,茶也挺好的。”她时不时的悄悄打量着我,当看到小宇时,脸上写满了惊讶:“他难道是……”

“是我儿子。”我拉过小宇,说:“小宇,叫阿姨。”

“阿姨好。”

看来她什么都知道,帅钦和她究竟是什么关系呢?为什么她会对我和帅钦的事情,知道得这么清楚?

“你好。”女孩似乎想到什么,一脸微笑的从包里拿出几颗水果糖递给了孩子:“来得太匆忙了,以后阿姨再给你买好吃的。”

小宇下意识抬头看向我,我冲他点了点头,他才伸手接过了糖果:“谢谢阿姨。”

“那个……”女孩突然站起身朝我伸出了手:“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黎清洛。”

我与她握了握手:“沈余。”

她意味深长一笑:“我听过,你的名字。”

是么?大概是帅钦对她提过吧!心里五味杂呈,不知道他对别的女人提起我时,是什么样子?

是恨之入骨?还是厌恶至极?可那些也都不重要了吧……

“小余姐,我前两天才从法国回来的,也没地方可去,能不能暂时住在这儿?不会住太长时间,我很快就会搬走了。”

她似乎不像帅钦身边的那些女人,可是我心里终究不愿意,但也没有明着拒绝。

只说:“公寓不是我的,我做不了主,对不起。你可以等帅钦回来再问他。”

她抿唇浅笑:“我知道了,那我等雷恩回来。”

“呃……”我尴尬的看了她一眼:“我还答应了孩子出去走走,你……”

“没关系的,小余姐你去吧,我一个人可以等的。”

“抱歉啊。”我带着小宇去附近的公园散步。小宇虽然年纪小,但可能是看到了别墅里一些不好的东西,隐隐也知道了什么。

“妈妈,那个阿姨为什么要和我们一起住?是爸爸让她搬进来的吗?”

我揉了揉孩子的头发:“那个阿姨只是……暂时的住在那里,很快会搬走的。”

在外面吃完饭,我才带着小宇回了公寓。

推门而入,不知何时帅钦回来了,他们正在吃饭,女孩正替他夹了菜想要喂他吃。

我们母子的闯入,让气氛一下子凝固了。

“你们吃饭了吗?我刚好多做了一些,我去给你们盛饭。”

黎清洛赶紧起身,想去厨房拿碗筷。

我赶紧叫住了她:“不用了,我和小宇已经在外面吃过,你们慢慢吃吧。”

哄小宇睡时,他拉着我不肯放手,似乎很没有安全感。

问我:“妈妈,那个阿姨我不喜欢,她是不是来抢爸爸的?”

我咽下喉间的苦涩:“爸爸永远都是小宇的爸爸,谁也抢不走的,乖,快睡吧。”

待小宇睡下后,我想找帅钦谈谈,却看到她在帅钦的房间,帅钦在洗澡。

见我过来,她大方的冲我笑了笑:“沈余姐,你找雷恩吗?”

“我找帅钦有事。”

“哦,他在洗澡。”

“我知道。”虽然她并不令人讨厌,但我没怎么理会她,走到房间窗前,看着远处的夜色出神。

镜子映着她娇俏的身影,正侧躺在帅钦的床上翻着时尚杂志,细白如青葱的十指,指甲盖涂着漂亮的粉红色。

她是他的谁啊?凭什么那么理所当然的,躺在他在床上?

她突然微笑回头说道:“沈余姐,明天我们一起去逛街吧?真羡慕你,生完孩子身材还这么好。”

我微微侧过脸,扯着嘴角浅笑:“抱歉,我明天要上班。”

她一脸遗憾,轻叹了口气说:“我是独生女,小时候就一直想要一个漂亮的姐姐,直到见到沈余姐,就觉得有一种莫明的亲近感。”

“我的荣幸。”听到我的回答,她天真无邪的双眸弯成了月芽,很是可爱。

恰巧帅钦推开浴室的门,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