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是前朝皇帝的妃子 女人下面被亲感觉口述

女主是前朝皇帝的妃子 女人下面被亲感觉口述

第二天一早,陈绪穿着挺直的西装手提办公袋等在公交站台。

可以乘坐的公交车来了,可是他并没有要上车的意思,任由公交从自己的身边缓缓驶过。

他似乎在等人,时不时拿出手表看看时间,头发也像是经过精心打理样的,还抹了蜡。

“嘿,等久了吧,快,上车!”一辆黑色的奥迪开过,停在陈绪的面前。车窗以均匀的速度下降,露出来的是陈园园那充满活力的脸。

“还好,没等多久。”陈绪拉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然后关好门,系上安全带。

“那就好,还以为你等久了呢,刚有事,便出来迟了。”陈园园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从旁边的储物盒里拿出瓶热牛奶递给陈绪。

“谢谢。”陈绪打开瓶盖,喝了一口,感觉味道还不错,他记了记牛奶牌子,打算下次买些给苏灿喝。

“怎么,对这牛奶有兴趣啊!我觉得还不错呢,就在我家附近的街上,一家叫阳光鲜奶的店里头订的,我一次订了半年呢。”陈园园看陈绪有些兴趣,接着又说出了有哪些优惠套餐。

“嗯,回头我去看看。”陈绪盖上奶瓶盖,然后把热牛奶握在手里,“今天谢谢你送我。”

昨晚跑步的时候陈绪还在惊讶为什么两人住的这么近,而且又同在一个工作室,公交站台也就那么一个,自己为什么就没有遇到过陈园园。

就算自己才刚入工作室,但是以前自己也是每天这个点去坐公交呀,如果看见过她,自己至少会有点印象的。

然后陈园园说的一句话瞬间就让陈绪明白了,而且还非常地无地之容。

陈园园说,我有车。

陈绪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惊呆了,自己在工作室待了也有一段时间了,为什么不知道。还有那次在公交车上的际遇,自己有车还需要搭公交?

“到了,我们下车吧。”就在陈绪还在出神的时候,陈园园的话把他拉了回来。

他抬头一看,已经渐渐熟悉的优雅环境,工作室到了。

今天有个早会,听说有个重要事宜要宣布,每个人都忙前忙后的,陈绪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理了理杂乱的文件,然后提醒自己要打起精神来。

来工作室也差不多半个月了,陈绪基本上已经熟悉了这个工作室的运行模式以及自己的工作情况。

他觉得这份工作自己做得还是得心应手的,相信假以时日,自己应该会越做越顺畅。

开早会的时候,BOSS葛烨在众人面前说出了这个重要事宜,是最近的一个项目。

本来陈绪是真的有认真在听,可是他看着葛烨,眼神忽然就迷离了,他想起了阿彪。

同样是人,为什么生活得如此不一样呢?

一个是天上的金龙,不仅长相出众,而且还有自己的一番事业,打下来自己的一片天地。

而阿彪呢,年少的时候眼睛便落下了病痛,岳父还不承认自己,虽然跟嫂子两人过得挺幸福,但是,也不得不为孩子的将来考虑,经济状况实在堪忧。

然而更悲哀的好像还是自己,大概谁再差劲也差不过他吧。

他还记得刚认识阿彪的那一会,阿彪跟他说,自己最大的目标就是做好自己的手工豆腐,要是可能的话,再创下自己的品牌,等挣了钱,就带着清子去看最清澈的海,最蓝的天,反正他要给清子最好的……

可是现在呢?

清子父亲的事就已经让他十分头疼了,等孩子生下来,他该如何养呢?

这事的确不能不提前考虑好啊。

“陈绪,你有在听吗?”葛烨中止言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啊?有啊!”陈绪吓了一跳,别看葛烨平时跟员工和和气气笑口常开的,但一到了工作上,他翻脸比翻书还快。

前天有个女同事,本来跟葛烨闲聊还有说有笑的,可是没一会儿,工作上出现了失误,那个女同事便被葛烨骂得狗血淋头,最后受不了直接趴在办公桌上哭,妆都哭花了,那叫一个惨哟。

“哦,是吗?”葛烨慢慢走下来,走到陈绪的位子后方,手重重地拍在陈绪的肩膀上。

“是……是啊。”陈绪吓得直哆嗦,心里一直喊着完蛋了完蛋了。

“那你能办到吗?”

“能……能啊,怎么不能……了。”陈绪这时候只能硬着头皮说了,回答完还用求助的目光看向陈园园。

“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咯,我相信你的能力,不会让我失望吧?”葛烨又重新回到了会议室的最前方,但是目光依旧看着陈绪。

“不……不会。”陈绪的脸色越来越惨白了,自己到底答应了什么!

“好,你这件事就交给陈绪了,会开的也差不多了,散了吧。”葛烨说完便走了出去。

在葛烨说这件事交给自己去办的时候,陈绪发现周围同事一脸放松的表情,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出去的同事一个个都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陈绪有些慌了。

他把目光再次看向还未出去的陈园园,所以,葛烨到底要自己去干什么事?

死也要死得明白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