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长空萧晚月全文阅读最新 李长空萧晚月小说目录

李长空萧晚月全文阅读最新 李长空萧晚月小说目录

李长空萧晚月是作者佚名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内容主要讲述五年前,他身中情毒,被萧晚月舍身相救,却认错了人误以为是他人所救,以致妻女受苦,五年后他战神归来,终于弥补,就在他准备和妻女好好过日子的时候,却有人找上门了——你当年那不止败坏了萧晚月一人的身子。

《龙王医尊》 第11章 五年多少苦 免费试读

北江贫民窟。

这里是繁华的阴暗面,最脏乱不堪的地界。

今日却迎来了最至高无上的人。

李长空走在前面,目光所及,那遍地的垃圾,散发恶臭的水沟,破碎的地砖。

已经一个个面黄肌瘦,双目无神的流浪汉,残疾的小乞丐,和富得流油,凶恶无边的混子。

“这些人和你们有关系?”

李长空淡淡的问道,目光所到之处,哪些衣着褴褛的小乞丐将手里那些许微薄乞讨来的钱,一点点全部上交给那些肥头大耳的混子。

见没有回答,李长空又是重复了一遍,语气更加冷漠。

而在其身后,因为没有了大腿而无法行走,而被抬在担架上的赵成,却是不敢回答,只是满脸恐惧。

他已经被吓破胆了,他眼中的李长空简直不是人,是恶魔,居然活生生的将他肢解了,那种痛苦还在刺激着赵成的脑细胞,而赵成却还活着。

然而李长空做的,对比于赵成来说,简直仁慈的像小白兔。

赵成不敢回答,而从他的表情中,李长空就可以知道,自己的女儿糯糯的遭遇不是唯一的。

“这简直就是禽兽!”

副官林清忍受不住的说道:

“医尊,我实在无法想象到底是怎么样的禽兽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这简直……”

李长空淡淡的说道:

“简直不配为人!”

副官林清也是一脸愤怒,深表痛恨,他甚至想要现在就将这些杂碎给灭了。

李长空的目光,轻轻的扫过那一个个乞丐,哪些认为制造的伤口已经没有办法再治好,伤残已经太久了。

而这又从另外一面显露出赵成代表势力的该死。

李长空止住了副官的行动,只不过一会这一行人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眼前这座房子即便是在贫民窟中也足以称得上破旧。

没有遮风挡雨的地方,只是一个小小的如同狗窝的小房子。

即便这样,这屋檐上的稻草也是破烂了几分,而唯一的幸运便是,有个瘸腿,佝偻着身子的老大爷,在颤颤巍巍的往上面覆盖稻草。

“老爷子,这是糯糯的住的地方?”

爷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着李长空那张刚毅的脸,和那张******可爱的脸重合起来。

“你是?你是糯糯的爸爸?”

李长空也是连忙回答道:

“对,老爷子你这……”

还得说完,爷爷便是直接拉着李长空朝着这个狗窝一样的小房子里走去。

房间阴暗潮湿,那张小床上,被子颜色各异,还有个烧破的大洞,又是不同的布料勉勉强强补全了起来。

“这是四年前,那个秋天,糯糯只有一岁多。”

爷爷指着那个烧开的大洞说道:

“那个时候,不知道是那个该死的在这附近放了一把火。当时晚月他们娘俩就在这窝里。”

“外面来了好多人,拦着不准人来救火。晚月跪在里面,哭着求他们进来救救火,救救糯糯。”

“那场火大的,只要几分钟就可以烧完这里。火都烧到了床头被子了,外面的人依旧锁着这里不准进来。”

李长空走上前,抚摸着那床被烧破了的被子,即便缝补了,抚摸着依旧能感受出那股烟熏味。

“后来呢?”

爷爷有些感叹。

“还得是晚月和糯糯命硬,哪天正好来了场大雨。”

“我赶来的时候,大雨扑灭的火,晚月抱着糯糯在哪里,浑身都湿透了。”

“这以后啊,得亏是巡捕司严查了火灾,再没有这样了。”

李长空有些痛心,这不难猜出,这绝对不是一场简单的火灾,而是有人要火火烧死自己的妻儿。

“我在,我会保护好他们,不再受哪怕一点伤害。”

老爷子那双手抓着李长空,一字一句的说道:

“糯糯说过,她爸爸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接着老爷子颤颤巍巍的说道:

“萧晚月和糯糯这五年太苦,太苦了……”

李长空的情绪有些失控,老爷子接着说道:

“这五年我也是在晚月那里知道了些事情。她们娘俩太苦了”

“你敢听嘛?”

李长空是北府军之主。

天下敬仰的龙王医尊。

有什么是他不敢听的。

“老人家,你只管说。”

老爷子淡笑一声,似乎在嘲笑年轻人的鲁莽冲动。

拿出一本日记本,递给了李长空,老爷子便是开口说道:

“五年前,萧晚月是萧家大小姐,却是被人下了药失了身子。”

“萧晚月本想将这个事情隐瞒下来,却不想三个月后却检查出来了,她怀孕了。”

“这是第一个孩子,晚月应该打掉的,她应该打掉的!这样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了!”

李长空的手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甚至有些抓不住日记本。

后面的事情他知道,当年他误以为是林枚被他破了身子,对林枚百依百顺,至于萧晚月这个真正救了他的人来到面前说怀了他的孩子的时候。

林枚命令他,告诉整个北江,是萧晚月恬不知耻的怀孕了赖在他身上。

于是在林枚的操控下,萧晚月未婚先孕,怀上不知道是谁的野种,还诬陷给林枚未婚夫的事情天下皆知。

萧晚月被逐出萧家,在贫民窟臭水沟里面生下了糯糯。

“啊啊啊啊!”

李长空抱着头,痛苦好似潮汐一般,一波接着一波翻涌而来。

是他,是他亲手制造了妻女的磨难。

老爷子淡淡的说道:

“这点痛苦就受不了了?”

李长空的心在抽搐,萧晚月做错了什么?却是因为自己受了这么多苦。

“林枚呢,她不是萧晚月最好的朋友嘛?林枚为什么不保护她?”

老爷子淡笑着说道:

“你知道那把火,那把要烧死萧晚月的火是谁放的嘛?”

“是林枚!”

老爷子抚摸着烧破洞的被子淡淡说道:

“林枚的公司要上市了,千万亿的公司,生活富贵,享受不完的快乐,至于晚月和糯糯,就只有吃不完的苦,和挨不完的别人的唾弃和厌恶。”

“你是糯糯的父亲,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李长空没有回答,但是在心中已经呐喊了无数遍。

是自己留下了绝世药方,铸就了林枚的千亿集团,也是自己误以为是林枚舍身救了自己,最后被人利用导致萧晚月五年受苦无数。

“林枚!!!”

李长空便是一个电话直接拨打给了林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