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九安宋慕卿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陈九安宋慕卿无弹窗

陈九安宋慕卿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陈九安宋慕卿无弹窗

陈九安宋慕卿是作者雨天不湿鞋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咱们接着往下看沉迷半生,嗜赌成性的陈九安将一手好牌打烂,惨遭小人算计,妻离子散。更痛失自己的萌宝女儿!这一世,机缘巧合之下,他再度重生。睁开眼的那一刻,竟重生到老婆女儿死亡前一天。他暗暗发誓,这一世,他定要护她一世周全!

《仙帝归来当奶爸》 第5章 免费试读

电话另外一头,自然是秦家那位年轻女子。

语气中,透着急切和不安。

陈九安将自己的位置告知对方,不多时,白天那辆黑色商务车疾驰而来。

停稳后,后排车门打开,白天的秦姓女子坐在后排座上,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陈先生,上车吧。”

陈九安也没多想,一头钻进后座,和秦姓女子并肩而坐。

女子淡淡地体香,幽幽地钻进鼻尖,沁人心脾。

一路上,两人并没有任何交流。

陈九安心知,秦姓女子向他求救,多半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

事实也正如陈九安所想。

今晚老爷子病情突然恶化,好几次吐血,甚至失去了意识,秦家请来的那些医生全都束手无策。

情急之下,她想起白天在百草堂时陈九安的预言。

无论是发作症状,还是发作时间都一分不差,真如陈九安预言的一样,全部应验!

心里便产生了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这才想方设法联系到陈九安。

可等接到陈九安,逐渐冷静下来后,她便开始后悔了。

就连那些国医大师都束手无策,这个陈九安看起来平平无奇,去了能顶什么用?

说不定,他白天那番话,只不过是为了哗众取宠。

这么想着,秦姓女子不由暗暗观察起陈九安,长相一般、气质一般,完全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怎么看都不像是能治病救人的样子。

“秦心妍,你在想什么啊?居然把希望寄托于这种人身上!”

秦姓女子内心自责了一声,似乎对陈九安不再抱有希望,索性将脸转朝一边。

半个小时后,车子缓缓驶入一座庄园。

这是一座仿苏氏园林的现代庄园,古香古色,奢华大气,能够住在此处的人,想必身份不一般。

“陈先生,请跟我来。”

秦心妍声音悦耳,走在前面带路,陈九安紧跟其后。

两人来到庄园深处,大厅内,一张病床格外显眼。

病床上,躺着的正是白天在百草堂时,有过一面之缘的唐装老者。

此刻,秦老爷子双目紧闭,身上插着管子,连接着旁边的仪器。

脸色苍白如纸,没有一丝血色,气若游丝,好似风中残烛,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病床边,几名白衣大褂手忙脚乱,一名中年男人站在一旁,神色凝重。

“二叔,这位陈先生是我请来的帮手,他或许能救爷爷!”

秦心妍一步上前,看着病床上的老爷子,眉头都要拧一块儿了。

中年男人上下打量着陈九安,眼神中流露出难以掩饰地质疑之色。

陈九安却没有理会对方,而是径直来到床边,对旁边的白衣大褂伸出手道,

“我需要一套银针。”

很快有人拿来一套银针,陈九安拿过银针,正要施针,一个不合时宜地声音突然传来,

“你要是想让老爷子死得更快些,便可以扎下去!”

陈九安手上一滞,没有扎下去,而是抬头循声望去。

视野中,一名身穿青色长袍,肩挎药箱的干瘦男子快步走来。

看到来人,中年男人脸上顿时露出笑容,快步迎了上去,

“陆神医,您总算来了!”

干瘦男子上前,对着中年男人和秦心妍点头,

“秦二爷,秦小姐,我来晚了,让你们久等了!”

“二叔,这位是?”秦心妍看向干瘦男子,问道。

中年男人连忙介绍道,“这位是出身南方医道世家的陆神医,陆神医医术超群,有他出手,相信老爷子很快就能醒来!”

“陆神医,我父亲的病拜托你了,只要陆神医治好我父亲,秦家必有重谢!”

“秦二爷客气了,能够为秦老治病,是陆某的荣幸,陆某一定不辜负二爷和大小姐的厚望!”

陆神医神气傲然,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转而,陆神医看向陈九安,目光不善,

“二爷,大小姐,这位是?”

“陆神医,这位陈先生是我请来的帮手,有什么不对吗?”

秦心妍问道。

陆神医哦了一声,一脸若有所思,转而对着陈九安,似笑非笑地问道,

“不知这位陈先生,出身哪个医道世家?所承何门何派?”

陈九安摇头,“无门无派,没有世家。”

得到回答,陆神医顿时面露讥笑,转身看着秦心妍,

“大小姐,这年头骗子横行,手段层出不穷,您可千万别被人蒙蔽了双眼啊!”

骗子?

秦心妍不傻,自然知道这位陆神医所指。

不等她开口,一旁的中年男人皱着眉头问道,

“陆神医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位陈先生有什么不对吗?”

陆神医笑了笑,知道自己表现的机会到了,当即说道,

“我看这位陈先生施针的手法、穴位,毫无章法,根本就是乱扎,实在让人不得不怀疑陈先生的专业性。”

“你说什么?!”

中年男人脸色一沉,对着秦心妍问道,

“心妍,这人你究竟是从哪里找来的?”

秦心妍听到陆神医的话,也被吓了一跳,当即把白天认识陈九安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

听完之后,中年男人顿时脸色大变,

“胡闹!简直就是胡闹!行医治病这种大事,岂是随便阿猫阿狗都能来的?更何况,病人还是你爷爷,还好陆神医来得及时,要不然险些酿成大祸!”

“我……我没想那么多……”秦心妍同样脸色难看,细想之下也有些后怕。

“小子,你好大的胆子!竟敢骗到我们秦家头上!”中年男人瞪着陈九安,怒不可遏地对着手下吩咐道,

“来人,给我打断这小子的双腿,拖出去喂狗!”

声音落罢,顿时有四五名黑衣保镖上前。

关键时刻,秦心妍站出来,咬咬牙,道,

“二叔,人是我请来的,不能全怪他,我马上让他走!”

中年男人点头,身后的保镖退下,秦心妍来到陈九安面前,冷冷道,

“你可以走了,这里不需要你了!”

见自己被当成了骗子,陈九安也不解释,若非为了龙血草和乌灵芝,他才不屑于主动来救人。

他好歹曾经身为一代仙帝,最起码的傲气还是有的,既然对方不需要他,他何必继续热脸贴冷屁股?

“我说了,普天之下,只有我能救老爷子。”

陈九安缓缓起身,扫了一眼众人,

“爱信不信。”

就在陈九安准备走人的时候,那位陆神医似有所思,突然道,

“小子,别以为学了一些针灸学的皮毛就出来招摇撞骗,既然你不死心,今天陆某就让你好好看看,什么叫真正的针灸!”

说罢,在秦家众人期待的目光中,陆神医缓缓坐下,从身上取了几枚银针,在秦老身上落针。

不多时,老爷子的气息开始恢复平稳,脸色也开始红润起来。

看到这一幕,在场所有人都为之震惊,直呼神医!

“陆神医不愧为南方医道世家子弟,医术果然超然!”

“陆神医救命之恩,我们秦家定当一辈子铭记在心!”

听到周围人恭敬地奉承声,陆神医不由一阵飘飘然,姿态傲慢起来,看向陈九安的目光中充满了嘲讽之意。

“小子,看到没?这才是正统医术!我如果是你,一定会早早离开,何必在这儿自取其辱?”

然而,陆神医话音刚落,身后的仪器开始传来阵阵急促的声音!

病床上,原本有所好转的秦老爷子,突然浑身抽搐,脸色发黑,嘴角溢出血来!

“父亲!”

“爷爷!”

中年男人和秦心妍同时上前,面露担忧,看着老爷子这幅样子,惊慌失措!

“陆神医,这到底怎么回事!父亲为什么突然会这样!”

中年男人一把抓过陆神医,厉声质问!

“这……这究竟怎么回事?我分明已经治好老爷子……不应该啊!”

陆神医看着这一幕,说话有些吞吞吐吐,一时间手足无措起来!

这时,一直在一旁看戏的陈九安淡淡开口,

“只要你现在给我磕三个响头,我可以出手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