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摄政王:皇上她又想出墙!30章在线阅读 齐飞钰萧墨辰免费小说精彩章节

报告摄政王:皇上她又想出墙!30章在线阅读 齐飞钰萧墨辰免费小说精彩章节

《报告摄政王:皇上她又想出墙!》小说主角名为齐飞钰萧墨辰,由斐然最新为大家著作,目前正在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齐飞钰莫名穿越,竟然成了女扮男装的皇帝,更可怕的是得罪了权倾朝野的摄政王,每天面对摄政王的騒扰,齐飞钰很是无语。“皇上,臣今天有点累,你来帮臣捶捶腿。”“皇上,臣今天不想走了,乖乖陪臣入榻安睡。”苍天啊,大地啊,这皇帝怎么做的这么憋屈。遇到这样的臣子,齐飞钰恨不能把自己敲晕,然后穿越回去。

《报告摄政王:皇上她又想出墙!》 第2章 免费试读

摄政王?

他是萧墨辰?

齐飞钰只觉冷汗嗖嗖直冒,我的老天鹅啊,她居然揪了这个杀神的耳朵?

这下子是真的要死了。

萧墨辰依旧是脸色淡淡,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你们先退下,没有本王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

“是。”

一宫的太监和宫女全都猫着腰跑了,只剩两人。

齐飞钰瞬间冒汗,站到了花盆旁边。

真动起手来,也能有个防身的。

旋即干咳了一声,硬着头皮说道:“呃,朕不知道爱卿就是摄政王,刚才实在是多有得罪,还望……”

萧墨辰不悦地看了她一眼,毫不客气地说道:“身为一国之君,怎可对臣子如此低三下四,以后如何让众臣臣服。”

齐飞钰顿时语塞,她也不想低三下四好吗,怪只怪老天爷就给带了一个脑袋。

萧墨辰一撩袍子,人已坐到了椅子上。

面无表情地说道:“从今日起,皇上就四处走走,熟悉一下皇宫,三日之后上朝听政,本王会在一旁辅助,若有决定不了的事情,就告诉众臣,改日再议。”

这就来发号施令了?

齐飞钰心中腹诽。

还不是想自己把持朝政,何必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嘴上却乖顺地说道:“朕知道了。”

萧墨辰嗯了一声又道:“皇家该以子嗣为重,皇上登基不可无人服侍,臣已命各城寻找秀女,不日便可抵达京城,皇上若在民间有中意的人选,臣也可命人去寻,带入宫中。”

齐飞钰十分的为难。

“这……还是不要了,朕觉得应该以稳定国本为先,秀女就算了吧。”

真弄一堆女人进宫来,她死的岂不是更快了。

萧墨辰接口道:“国本固然要紧,子嗣也同样重要,这件事就这么定了,还望皇上能早日开枝散叶,以保我齐瑞万代永传。”

齐飞钰偷偷地白了他一眼,他为什么这么迫不及待选秀,难不成是他自己想要女人?

历史上权臣秽乱后宫的可不在少数,瞧着萧墨辰那道貌岸然的样,估计他多半没安好心。

“可是……”

齐飞钰还是不想选什么鬼的秀。

萧墨辰优雅地饮了一口茶,淡淡说道:“皇上不必犹豫,后宫添丁也是国之大事,就这么定了。”

瞧了瞧那身过于宽大的龙袍,又说道:“龙袍是先帝的,臣已命人给皇上赶制新的,明日也差不多,再就是之前积压下来的奏折,皇上可让李福搬到此处批阅。”

听他说起了奏折,齐飞钰忽然又想起,自己不是要传位给萧墨辰吗,现在可是个大好的机会。

立即清了清嗓子道:“折子萧爱卿批阅就可以了,你也知道朕的身世,自从我父皇去后,皇家便和我撇清了关系,这三年来四处的讨生活,过的却是从未有过的安心,所以朕其实并不适合当这个皇帝。”

萧墨辰俊面顿冷,不悦的问道:“皇上到底想说什么?”

冷冽的目光让齐飞钰打了个寒颤,还是硬着头皮说道:“萧爱卿是个有大才之人,朕左思右想,都觉得你比朕更适合当皇帝,所以……朕决定将皇位传给你。”

说完这些话,齐飞钰不禁长出了一口气,这下子萧墨辰总该高兴了吧。

不想,马屁却拍到了马腿上。

萧墨辰非但没有高兴,反而勃然大怒。

他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胡闹,江山是齐家的江山,萧某身为朝臣,为的就是齐瑞的江山社稷,岂能为自己谋利,这话便到此为止,切不可再说。”

齐飞钰吓的一哆嗦,差点原地蹦起来。

怎么和她想的不太一样。

定是时机不对。

他应该是想用自己先稳住群臣,再找机会废了自己。

狗男人,好深的心机。

但是无论如何,下边的话她是不敢再说了,万一把萧墨辰逼急了,咔嚓了自己,岂不是得不偿失了。

戒备的往后退了几步道:“朕虽然也想看齐瑞国繁荣昌盛,但是这话确实是朕的心里话,还希望爱卿能记在耳朵里,不论何时,朕的心意都不会……”

看着萧墨辰又沉下了脸,齐飞钰硬把下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臣的心思也同样不会改变,皇上初来宫中定然还有很多东西要熟悉,臣这就告退了。”

齐飞钰不由攥住了拳头,直到萧墨辰从自己的视线消失,她才慢慢地伸出了两个中指。

萧墨辰,你个披着人皮的伪君子。

呸。

刚刚骂完,太监和宫女就都回来了,看着他们柱子似的杵了一屋子,齐飞钰不由再次心烦。

“都外边候着去,朕不喊你们,谁都别进来。”

一晃眼,三天过去了,齐飞钰也把皇宫熟悉了一个大概,但却没有想到什么能离开皇宫的办法,眼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第三日天还没亮,就被李福叫了起来。

“皇上,今儿个该上朝了。”

齐飞钰用被子蒙住了头。

“别烦,我还没睡醒呢。”

李福耐着性子继续喊道:“摄政王吩咐过,让您今天去上朝。”

摄政王三个字让齐飞钰瞬间清醒,他的确说过让她三天后上朝,可是这也太早了,也就凌晨四点的样子。

“不能晚去一会吗?”

李福掐着嗓子说道:“那怎么行,朝臣们早就到了。”

齐飞钰十分无语,哪个混蛋规定的,天还没亮就办公,皇上也是人啊,皇上也得休息,只有休息好,她才能有精神。

李福却不管那些,已将新做好的皇袍拿了过来。

“皇上,奴才这就伺候你更衣。”

齐飞钰顿时条件反射地打开了他的手。

“不用,你出去,朕自己穿。”

三天来,李福也习惯了皇上的怪癖,放下衣服就打水去了。

两炷香的功夫,齐飞钰便被抬到了早朝的文德殿。

高高的皇座上,她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头排的萧墨辰。

今日的他穿了一件湛蓝色朝服,腰封紧束,显得肩宽腿长,英武俊朗。

想到自己把他当成太监揪耳朵的情景,不禁有些心虚。

很快,这种尴尬就困意所取代。

这几日她因为提心吊胆而天天失眠,每天都得凌晨才能睡着,坐着轿子一晃悠,困意瞬间就来了。

瞧着龙椅离大殿远的很,闭一会眼睛也没事,反正有摄政王在,自己做做样子就行了。

李福已甩开了拂尘,掐着嗓子对着大殿喊道:“有本启奏,无本退朝。”

众臣立即面面相觑,随后又把目光转向了萧墨辰,很显然,大家都以他马首是瞻。

萧墨辰没有说话,朝臣也没人敢吱声,偌大的大殿上,一片死寂。

在这万籁俱寂的时候,却响起了一声不合时宜的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