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两宝,祁总天天吃回头草免费阅读全本 苏烟祁时霄未删节小说

一胎两宝,祁总天天吃回头草免费阅读全本 苏烟祁时霄未删节小说

大家应该都在找一本叫《一胎两宝,祁总天天吃回头草》的小说,这本书是大神作者佚名最新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非常精彩,主要讲述了爱了祁时霄五年,结婚两年,仍抵不过他心头的白月光。到头来……她只是一个替身!他连他们的孩子都容不下!离婚?惨死?五年后,国际风投专家带着一双萌宝强势归来!哥哥:“妈咪,我先黑这渣男几千万给你出出气!”祁时霄有气撒不出。妹妹:“妈咪,W国总领,国际大明星,还有隔壁的莫叔叔都排着队娶您呢!”祁时霄终于将人堵在墙角。“烟烟,我错了,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如果我说,我要你的命呢?”

《一胎两宝,祁总天天吃回头草》 第8章 苏烟早死了 免费试读

她说什么?

她要杀了祁时霄?

听到这个想法,裴介只觉得苏烟疯了,苦口婆心地劝了几个小时,她还是一句都听不进去。

最后,在苏烟的强硬态度下,裴介只好妥协。

凌晨,裴介带着懂事的逸宝坐车离开了帝都。

苏烟站在窗前,拭去不舍的泪痕,给一人拨去了电话。

忙音响了很久才被接听,对面传来一道温润的男声:“烟烟,你能给我打电话,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答应了我的请求?”

苏烟长舒一口气,缓缓开口:“我要杀一个人。”

听此,对面似乎来了兴致。

“哦,谁?”

“华国帝都,祁时霄。”

对面沉寂了一瞬,再开口时,兴味十足:“好,我答应你。”

……

祁时霄一夜未眠,但是终究没能等到手下的汇报。

柳若琳每天早晨都会来祁家给祁时霄做早餐,将贤惠妻一角扮演的十分合格。

“柳小姐,您来了。”赵羽讳莫如深地开口。

柳若琳明显感觉到屋内空气的冷凝,思及昨天祁时霄匆匆离去,脸上温婉的笑容僵住。

“怎么了?”

“柳小姐,祁总让我转告您,今天不用来了。”

柳若琳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在这五年里,祁时霄将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她,别说祁家了,就是他的公司她都能如履平地,可从没有被拦在门外!

柳若琳不信,不信祁时霄会这么对她!

不顾赵羽地阻拦,踩着高跟鞋走进。

一进门便见祁时霄正坐在沙发上,周身气势冷肃。

“时霄,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柳若琳依然堆着那副楚楚动人的神色,让人心生怜爱。

若是平常,祁时霄倒是会动容,但是今日,他想要杀人的心是从未有过的强烈,就连柳若琳,都看着烦躁了起来。

“你先回去。”他冷声开口。

柳若琳见祁时霄如此冷漠的模样,还是五年前苏烟死的那一天!

“时霄,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什么事情了,我……”

“出去!”不等柳若琳说完,祁时霄就打断了她。

柳若琳彻底慌了,松开祁时霄的手臂,站起身,面露难过:“好,你心情不好,我就先不打扰你了,记得按时喝药。”

柳若琳能独占祁时霄这么多年,也是有一定手段的,她了解祁时霄的脾性,所以懂得进退有度。

柳若琳离开,但她却不甘心,她一定要搞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了!

耳边终于归于沉寂,祁时霄抬手捏了捏眉心。

“赵羽,去医院。”

这一夜,祁时霄想了很多,机场的那抹背影,说像又像,说不像又不像。

在他记忆中的苏烟,身材没有那么好,甚至还有点胖。

不仅是身材,就是气质,也截然不同。

他必须问问老爷子,是不是真的看到了苏烟。

祁时霄到医院的时候,祁老爷子刚醒不久。

赵羽清场:“全都出去!”

护工颔首,恭敬离去。

祁老爷子看着祁时霄这般杀气腾腾的模样,心底一紧。

“时霄,怎么了?”

祁时霄脸色阴沉得过分:“爷爷,您昨天是不是看到了那个女人?”

听此,祁老爷子眸色微动,就知道他是为这个而来。

想想祁时霄大肆寻找苏烟并扬言要杀了她的态度,祁老爷子决定先将这个事情压下来。

“时霄啊,你说什么,什么女人?”

祁时霄薄唇微抿。

“爷爷,您昨天不是说看到了苏烟?”

“烟烟?烟烟不是已经去世五年了吗?”祁老爷子惊道。

此时的祁老爷子一脸疑惑,与昨天的坚定和激动判若两人。

“爷爷,您昨天……”

“时霄啊,我昨天刚从手术室出来,意识还不清醒,我都不知道我说了些什么,倒是在梦里,我梦到了烟烟。”

经祁老爷子的一番解释,祁时霄到嘴边的话又咽下。

难道说是他太过于紧张了,但昨晚那个女人为什么要逃?

“时霄,你今天十分不对劲儿,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祁时霄回神,摇了摇头。

“没事,爷爷。”

祁老爷子也看破不说破,摆了摆手:“我瞅着你这张冰山脸就心情不好,还是让若琳来陪着我吧!”

听此,祁时霄神色稍缓。

起先他还怀疑老爷子是不是故意包庇苏烟,但是现在看来,应该不是。

凭着老爷子对苏烟的喜欢,苏烟一回来,一如当年那样,他老人家的心里根本容不下若琳。

但,祁时霄还是不放心。

“爷爷,我昨天好像看见苏烟了。”

祁老爷子岂会不知道祁时霄是在试探他,神色平淡:“唉,这天底下长得相像的人很多,如果真是我的烟烟就好了。”

祁时霄起身,居高临下地望着老爷子,声音冷厉:“爷爷,苏烟早死了,没有如果。”

祁老爷子神色一滞,正要开口指责,便听祁时霄的声音再次响起:“爷爷,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您好好休养。”

听得病房门关上,祁老爷子才松了一口气。

五年了,这孩子的脾性真是越来越古怪了,再这么下去,终是会遭到反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