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慕白叶寒辰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云慕白叶寒辰全文阅读

云慕白叶寒辰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云慕白叶寒辰全文阅读

云慕白叶寒辰是著名作者佚名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这本小说也是佚名的代表做。咱们接着往下看一纸婚书,她成了冲喜新娘,嫁给商业帝国首富。刚开始,叶三少不屑一顾:“一年以后离婚。”直到后来,某人晚上哭唧唧:“老婆,我想进来。”“我只是一个乡野丫头,配不上赫赫有名的叶三少。”“神医是你,国际著名设计师是你,赛车手是你,顶尖黑客还是你,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我不知道的?”

《替嫁成婚:大佬娇妻宠上天》 第8章 证实了她的话 免费试读

直到一道颀长的身影,踩着光从大厅门口大步走进来,他肃然起敬,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笑着看向叶寒辰。

“三少你是找到了神医Carrie治病吗?竟然醒了。”

宁银山一生痴迷于医术,他最崇拜的就是那位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的神医Carrie,Carrie年纪轻轻就游走在世界各国,拯救了无数生命,所有罕见的疑难杂症,她都能在短时间内治好,还擅长研究各种神药,保证药到病除。

甚至有些国家的人说她是神仙,阎王都勾不走她要救的人。

只可惜这位高人神农见首不见尾,很少有人见过她的本来面目。

“没有,是一个女人。”

“什么?”宁老医生满脸震惊,他随后听完王管家的描述,更是差点活生生瞪出一双眼珠子。

这实在让人瞠目结舌,只不过他还是不相信,一个年纪轻轻的女人,能有这么大的本事,除了神医Carrie外,其他人应该都只是碰巧运气好吧。

“对了,三少,我这次从外国进修回来,发现了我们S团队在医治您的病上,犯了一个严重的认知错误,您出车祸的病,早就好了,这三年一直没醒,是因为您中毒了。”

听到中毒二字,叶寒辰眸中也掠过一抹惊讶,他从未相信过云慕白的话,在他看来,那天晚上只不过是云慕白为了逃脱而编造的谎言而已。

没想到宁老医生竟然这么说。

众所周知,宁银山是国内顶尖医生,是医学界泰斗,享有崇高地位,所以他的话,必定可信。

“宁老,您确定么?”叶寒辰深邃的黑眸中,还是掠过一抹怀疑。

“放心,这次我特地去钻研学习了,已经可以确定您是中毒,只不过……”

说到这里,宁老医生叹了口气,眉头紧锁:“我还没研究出你中的究竟是什么毒,短时间内,更没办法研制解药。”

叶寒辰听到这些,深邃的黑眸中闪现出一抹不可思议,他没想到云慕白这个女人,竟然一开始就看出自己中毒。

所以,这时,叶寒辰立刻转身,问李管家:“云慕白现在在哪儿?”

自从叶寒辰让人暗中调查云慕白后,就一直有人跟踪云慕白,所以时刻知道她在哪儿。

“三少爷,少奶奶今天出去买衣服了,现在应该在希悦广场。”

话音刚落,叶寒辰立刻转身,往叶家别墅的停车场走去。

希悦广场外,云慕白漫不经心地走到外面,看到广场外的大屏幕上,竟出现了一行字:叶家五小姐叶芸馨将在三天后,跟沈家二小姐沈玉茹进行游戏决战。

沈家是四大家族之一,这次听说是沈二小姐出言不逊,说叶芸馨只不过是小三生的寄生虫,所以两人闹起来。

只不过这大屏幕一直是用来做广告的,只要有人肯花钱,就能在屏幕上展示宣传,云慕白对这个没什么兴趣,继续往广场里走。

偌大的广场采用的是欧式装修风格,这里的一楼是超市,二楼才是卖衣服的。

云慕白乘电梯上了二楼,看到琳琅满目的衣服,面色平静,没有丝毫惊讶。

这里的衣服的原材料几乎是进口的,货真价实,绝不会出售假货,所以价值不菲。

来这儿的人,个个穿着靓丽,都是整个T市里中层以上的富人。

因此,在个个都身穿靓丽衣服的人群里,云慕白这一身灰里土气的打扮格外显眼。

这些天,在叶家一直穿这件衣服,让云慕白有点不舒服,她走进一家衣服店,一位服务员原本是笑着过来迎接,没想到一看到云慕白又丑又土,瞬间拉下脸,只淡淡地问:“您看中了那件衣服就自己看看吧。”

对于这些人,云慕白没想要跟她计较,就独自看看,看中了一件白色的披风,她语气平和地说:“我想试试这件衣服。”

服务员本不想帮她把衣服取下来,可云慕白是客人,她又不得不敷衍着。

谁知,刚在服务员把衣服取下来,要给云慕白时,门口忽然传来一道尖锐又熟悉的嗓音。

“我看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像她这种人,根本买不起这里的任何一件衣服。”

云慕白往外瞥了一眼,居然是潘雅黛,她穿着一袭高订的黑色V字领连衣裙,手提LV的小包,步伐妖娆地走进来。

果然,因为潘雅黛的一句话,让服务员更加坚信,云慕白买不起这件衣服,因此,她也不再白费力气,又把白色披风给挂回衣架上。

“这位小姐,您想看什么衣服?我帮您介绍。”服务员一看潘雅黛穿着,对她的态度跟云慕白天差地别,认为潘雅黛一定是能付得起钱。

“姐姐,我以为三少醒了,你能飞上枝头,没想到还是这副穷酸样,看来三少也不待见你啊。”

提起叶寒辰醒了,潘雅黛的眼里很明显闪过一抹嫉妒和精光。

像叶三少这种人物,眼前这个女人怎么配得上?只有她才能得到三少的青睐。

“只有山鸡才想飞上枝头。”云慕白字字珠玑,言语暗讽潘雅黛就是只鸡,而她,根本就不用像她那样想着攀龙附凤,因为她本就是凤。

这话气得潘雅黛咬牙切齿,狠狠瞪着云慕白,如果眼神能杀人,她此刻已经把云慕白千刀万剐了。

之后,潘雅黛就看着刚才云慕白看上的那件白色披风,拿出卡,对店员说:“我要那件衣服。”

这是明目张胆地想跟云慕白抢,然而,云慕白并不在意,只不过云慕白对店员说:“等一下。”

潘雅黛立刻讥笑着说:“姐姐,你没钱买还想阻止别人买吗?”

这时,云慕白直接无视了潘雅黛,根本没搭理她,而是低头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看了看。

就这短短的两分钟,店员有些难为情地拿着卡走出来,微笑着对潘雅黛说:“这位小姐,不好意思,您的余额不足。”

“怎么可能?我这卡里有整整十万!”

希悦广场里的衣服确实贵,但也不至于这么贵吧?

“小姐,不好意思,这件衣服售价是十五万。”

听到这个价格,潘雅黛的脸色明显变得沉重,但她可不能在云慕白这个乡野丫头面前丢脸,因此,她又拿出一张卡。

正好就在这时,门口出现了一道颀长的身影,锃亮的皮鞋踩在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