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萌宝:我妈咪超厉害沈蔓傅斯年无广告在线阅读全文

天降萌宝:我妈咪超厉害沈蔓傅斯年无广告在线阅读全文

天降萌宝:我妈咪超厉害主人公叫沈蔓傅斯年,由佚名所著的都市小说,目前已完结。全文讲述了“陪我一晚,我给你三百万。”家道中落,曾经的高岭之花被拉下神坛。为了给爷爷凑齐治疗费,她不得已献身只手遮天的龙城太子爷……多年之后,她凭一己之力东山再起,却被某太子爷找上门:“听说你藏了我的儿子?”

《天降萌宝:我妈咪超厉害》 第12章 我们还挺般配 免费试读

沈蔓一愣,就听见身后传来:“蔓蔓,好久不见。”

同时,一股温热的鼻息铺洒在她耳根处,她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落了一地。

沈蔓迅速转身,并与之拉开距离,抬眸就撞进一双笑盈盈的眼睛。

“怎么是你?”

沈蔓眸光微沉,这个人是她的前男友,凌氏集团的独生子,凌佑,凌氏集团宠溺的不得了,当初因为沈家破产,凌氏就觉得沈蔓配不上他了,于是跟她分了手。

凌佑笑着,露出一颗虎牙,与傅斯年的沉稳冷漠不同,他瞧着就比较阳光,可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子难以言说的邪气。

他道:“傅老爷子大寿,凌家派我来贺寿,怎么不能是我?”

沈蔓无奈的舒了口气,转眸看了看四周,索性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傅斯年身上,并没有人注意她这边。

“聊聊吧。”凌佑示意她到一旁的天台上。

沈蔓却并没有要跟过去的意思,她清叹了口气:“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

凌佑眸光微沉,看沈蔓的眼神逐渐变得复杂:“那孩子是谁的?”

沈蔓抬眸瞪着他,不想他在这里问这种问题。

“你不是不想单独聊吗,那就在这里聊。”凌佑说着,黑色西装都遮不住他浑身的痞气。

他朝着沈蔓靠近一步,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音量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连你衣服都没脱过,按照那孩子的年龄来说,岂不是我们刚分手你就找好下家了?”

两人的距离及近,沈蔓伸手,一把将他推开:“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我做什么你也管不着。神经病。”

说罢,她转身就走。

“蔓蔓……”凌佑伸手想抓沈蔓的手,一抹白影闪过,说时迟那时快,一只大手率先将他的手擒住。

戛然而止的声音让沈蔓止不住回头看了看,竟然是傅斯年。

两个男人四目相对,凌佑一把甩开他的手,扯了扯嘴角:“傅少,您这是什么意思?”

傅斯年双手放进裤兜里,声音淡漠:“这里是傅家晚宴,凌少无端生事,又算什么意思?”

凌佑闻言,脸色微沉,这才猛的反应过来,转头看了看四周,就见四周的人看着他们窃窃私语。

“听说凌少和沈蔓以前是情侣呢。”

“是啊,当初还是凌少提的分手呢,人家沈蔓都没纠缠,他怎么还死缠烂打的。”

“就是,真好笑。”

诸如此类的话,让凌佑沉了沉脸。

他狠狠瞪了一眼傅斯年,转眸看向沈蔓:“我还会找你的。”

说罢,他便转身走了。

沈蔓无奈,但也没在怕的,凌佑这个人,她最了解不过了,他也就是话的狠,但却爱面子很。

正想着,舞台上的乐队开始奏乐,清新雅致的音乐传遍厅内的每一个角落。

“沈小姐,可以请你跳第一支舞吗?”

傅斯年微微弯弯腰,标准的绅士礼让在场的女眷好生羡慕,沈蔓看了看周围唏嘘的人,拒绝的话已经在喉咙了,但是若是现在拂了他的面子,他恐怕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了。

沈蔓只得硬着头皮上了,她提着裙子回礼,修长的玉指轻轻放在他的大掌上,轻声回答:“荣幸之至。”

傅斯年一手扶住着她的手,一手握住她的腰肢,两人在舞台中央翩然起舞,优美的华尔兹让众人投来羡慕的目光,四周的人也跟着翩然起舞。

“你有没有发现,其实我们挺般配的。”傅斯年搂着她的腰,两人贴的极近,他凑近她的耳根,轻声说着。

沈蔓笑笑:“傅先生,您说的是我们身上的礼服吧,无论是配色还是设计,都是相互呼应的,是情侣礼服吧。”

傅斯年刚出来的时候,她就发现了,估计也是Mrs.ring的杰作,可能是当做试验品了。

傅斯年轻笑:“哟,不愧是世界级设计师的学生,angle,前途不可估量啊。”

说着,他声音低沉,透着一丝蛊惑,他摁住她的腰,迫使沈蔓不得不贴在他的身上。

傅斯年的唇有意无意的碰到沈蔓的耳朵,有点痒痒的,她扭着身子想躲,可傅斯年根本不给她机会。

四周都是跳着华尔兹的富家子弟们,她又不能直接将傅斯年推开,这样做一定会引起大家注意。

所以,沈蔓心下一横,突然伸手抱住傅斯年,傅斯年一愣神,不等他反应过来,沈蔓踮起脚尖,一口咬在他的脖子上。

傅斯年疼的倒吸一口凉气,却并没有将她推开,而是等沈蔓松口后,两人继续在舞池中间起舞。

傅斯年牵着她的手,旋转一圈,他又一把搂住她的腰,沈蔓冷笑着看着他,眉头微挑,眼神有些许挑衅的意味,方才被她咬过地方已经渗出了一丝血。

他非但不生气,反而笑道:“当初你若是在床上有这样的表现,也不用让我忍的那么辛苦了。”

沈蔓一愣神,骂了一句:“下流!”

回想起当初那一个月的时间里,除了自己不方便的那几天里面,几乎每天都没被他折磨的昏死过去,他还好意思说自己认得辛苦,真是不要脸。

一舞作罢,两人相互见礼,沈蔓就离开了舞池,随便找了个地方坐着看戏,有服务生托着香槟路过,她随手拿了一杯握在手里,抬眸就见正对面的阳台上,傅斯年手里端着红酒眼底带着笑意看着她。

沈蔓翻了翻白眼,别过了脸,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诶,你们听说了吗?VAN集团那个事儿,好像有反转哦。”

“什么反转啊?难道是那篇文章引起的?”

“可不就是嘛,听说那实习生已经铁了心了要告到那总监十倍赔偿才甘心呢。”

“啧啧啧,好了别说了,当心让傅总听见。”

……

几人说着,沈蔓心头微沉,倒是差点忘记这件事情了,她抿了一口杯中的香槟,心头莫名有些烦躁。

“沈小姐。”

正想着,沈蔓抬眼就见傅思云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她笑道:“想什么呢?我都走到跟前了,你竟然还没发现?”

沈蔓闻言,只能笑着掩饰尴尬,她轻轻点头:“傅小姐。”

傅思云轻笑:“不用那么见外,叫我思云就行了。”

沈蔓点头,突然,她只感觉脑袋一阵晕眩,她踉跄几步险些没站稳。

傅思云忙伸手将她扶住:“你没事吧?”

怎么回事?

沈蔓强撑着,将手里的杯子放在一旁的桌上,眼前的事物开始变得有些模糊,口干舌燥,体内涌起一股热气。

这个感觉是……媚药?

什么时候的事?她竟然毫无察觉,细想了一下自己碰过、吃过的东西,只有刚才那杯香槟啊,而且还是她随手拿的。

沈蔓转头,看着桌上的杯子,眼前开始重影,耳边隐约有傅思云焦急呼唤她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