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蔓傅斯年小说叫什么 沈蔓傅斯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沈蔓傅斯年小说叫什么 沈蔓傅斯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沈蔓傅斯年是作者佚名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陪我一晚,我给你三百万。”家道中落,曾经的高岭之花被拉下神坛。为了给爷爷凑齐治疗费,她不得已献身只手遮天的龙城太子爷……多年之后,她凭一己之力东山再起,却被某太子爷找上门:“听说你藏了我的儿子?”

《天降萌宝:我妈咪超厉害》 第13章 被算计了 免费试读

猛烈的药效直冲沈蔓的大脑,她扶住一旁的桌子,狠狠摇了摇头,才勉强缓过神来。

“沈小姐,你没事吧?”傅思云看着沈蔓,她哪儿见过这样的场面,吓得脸色比沈蔓的脸色都还难看些 。

沈蔓摇摇头,勉强扯出一个笑:“我去趟洗手间,失陪。”

说罢,她撇下傅思云,快步穿过人人潮拥挤的舞池,进了酒店的走廊。

突然,她感觉脑袋一阵晕眩,连忙扶住墙,才站稳。

空荡的走廊上,突然传来清晰的脚步声,就在她的身后。

沈蔓顿感大事不妙,转头想看看是什么人,可以回头,身后的走廊却空空荡荡的。

她来不及多想,忙不跌的冲向洗手间,就在她想将门反锁的那一瞬间,外头,一只大手猛的推住了门,她心下一惊。

药力的作用让她浑身发软,外面的人不费吹灰之力便将门推开了。

凌佑缓步走了进来,洗手间内,几个女人面面相觑,显然都不想惹麻烦,在凌佑满是警告的目光中,讪讪的离开了洗手间。

凌佑反手将门合上并且反锁,看着眼前因为药效发作而浑身瘫软只能靠在洗手池旁勉强站稳的沈蔓。

“你想干什么?”沈蔓一步步的往后退去,凌佑缓缓朝她逼近,直到沈蔓的背靠上了墙她才停下来。

凌佑痞笑着看着她,轻声道:“蔓蔓,我记得你以前挺聪明的,现在怎么还明知故问了呢?”

凌佑笑着将外套脱掉,放在洗手池上,然后扯下领带扔在外套上,他解开衬衫的前两颗纽扣,笑着问她:“是你自己过来,还是我过去。我可说好了,如果是我过去的话,今晚你就别想走出这个洗手间。”

沈蔓咬牙看着他,身后墙壁冰冷的温度让她暂时恢复了一丝理智,她冷声道:“这里是皇家酒店,傅家的宴会上,你敢在这里找我麻烦,不怕被傅家拉进黑名单吗,当心牵连凌氏,得罪傅氏你知道什么后果的……”

话音未落,她的脑袋又开始变得混沌起来,为了保持清醒,她用力握紧拳头,指甲狠狠的嵌入肉中,痛感让她暂时恢复理智。

凌佑不以为然,依旧是痞笑道:“我无所谓啊,反正凌氏集团明年就要搬到新城了,离开龙城,就是傅斯年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如果这件事情闹大,我没什么损失,倒是你,到时候,整个龙城都会知道你沈蔓被我上了,你觉得是谁吃亏?”

“……”

这混蛋!

沈蔓咬咬牙,心思一转,她踉跄着朝着凌佑过去,凌佑看着她,满意的笑。

在她靠近他的时候,凌佑朝她伸出手,沈蔓看着他,抬手伸过去,在触碰到他的手的瞬间,猛地拔出脑后盘发的簪子,猛地上前,咬牙狠狠地刺进他的胸口。

“啊啊啊啊!”

只听一声惨叫,沈蔓一个发力将他推开,手里握着簪子朝着门口的方向跑过去,就在她接近门口的时候,忽感手腕一紧,整个人被拽了回去。

凌佑一把捏住她的脸,虎口抵住她的下巴,咬牙冷声道:“好你个沈蔓,怎么?别人碰得我碰不得?恩?我跟你交往怎么久都没对你做什么,现在你也是时候该报答一下我了!”

说罢,他一把将沈蔓摁在墙上,将头埋进她的脖间吮吸着。

“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沈蔓蓄力,猛地抬脚,膝盖狠狠地顶向他的胯下,凌佑疼的又是一声惨叫,沈蔓将他推开往门口跑。

她扑向洗手间的门,眼前的事物变得模糊,他焦急的摸索着,想将反锁的门打开,却手脚发软到已经没有力气了。

沈蔓贴着门,无力的摸索着,脑袋却再次变得昏沉,她顺着门滑坐在地上。

此时,凌佑已经缓过神来,一瘸一拐的朝着她靠近。

“你别过来……”她强撑着,握着手里的簪子对准凌佑:“你别过来!”

凌佑冷冷一笑,像是没听见似得朝她靠近。

突然,门外传来强烈的敲门声,紧接着,是傅思云焦急的声音:“沈小姐!沈小姐你在里面吗?”

沈蔓甩了甩昏沉的脑袋,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得,她挣扎着起身,张嘴想要回应,却根本无法发出声音,她只能抬手,无力的拍门回应,手才落下,却被凌佑从身后一把捂住嘴,然后朝后拖去。

沈蔓挣扎着,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离门越来越远,门外的傅思云似乎也离开了,她心如死灰,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耳边响起凌佑邪恶的声音:“我告诉你吧,你中的药,除非和男人欢好,否则,就是让你泡在水里烂掉,药也解不了,你还是乖乖的让我帮你,否则,你除了死,没有别的路。”

凌佑将她摁在洗手台上,着急忙慌的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看着如野兽一般恨不得立刻占有自己的凌佑,沈蔓崩溃大哭,胡乱挥舞着手里的簪子,一下划伤了凌佑的手臂,他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毫不留情的一巴掌落在沈蔓的脸上,恶狠狠的道:“别给脸不要脸,没完了是吧?”

说着,他一手抓住沈蔓的裙摆,蛮横的将裙子扯破,只听“刺啦”一声的同时,门被“嘭”的声踹开了。

傅斯年满身戾气的走进来,一脚将手里还拿着沈蔓裙子的凌佑踹开。

沈蔓顺着洗手台滑落在地上,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长发没了发簪的约束,披散在肩上,整个人显得很是狼狈。

洗手间外,瞬间被人围满,又立刻被傅斯年的保镖挡开。

Mrs.ring和傅思云冲了进来。

“小蔓!”Mrs.ring将人护在怀里安抚:“别怕,没事了,没事了……”

兴许是药物的作用,怀里的沈蔓迟迟平静不下来,还因为惊吓过度而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看着地上已经惊吓的哭不出来的沈蔓,傅斯年揪住凌佑的衣领一拳落在他的腹部,然后狠狠地将人扔在地上,脱下身上的外套盖在沈蔓身上。

他面色冷凝且狠厉,刚才那一圈,凌佑痛的蜷缩在地上打滚,傅斯年冷声道:“好好招呼凌公子,若是干懈怠半分,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

说着,他走到沈蔓身边,Mrs.ring很自觉的将怀里的人交出去。

外头的保镖纷纷进门,将地上的凌佑围了起来。

傅斯年用自己的外套将她包裹严实,小心翼翼的将她横抱起来。

怀里的人出奇的乖巧,并没有挣扎,傅斯年虽然奇怪,但并未多想,只想先带她离开。

Mrs.ring和傅思云离开了,洗手间门口处,人群散了,门口却放了一张维修的警示牌,洗手间内时不时传来男人的惨叫,从强到弱,再到完全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