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成了童养夫的心尖宠林星洛苏御完整版在线阅读全文

重生后我成了童养夫的心尖宠林星洛苏御完整版在线阅读全文

主角是林星洛苏御的名称叫《重生后我成了童养夫的心尖宠》,是作者柳暗花明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风格的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天之娇女林星洛,上辈子因为一块印章而连累了全家,而那个被她打断了腿的童养夫最后竟成了权倾天下之人。重生归来,发誓绝对不会让悲剧重蹈覆辙,于是,她手握暖心系统,招架咄咄逼人的极品亲戚,应付对她恨之入骨的童养夫。且看这一世,女人如何在系统的加持下,改变自己的命运,为自己报仇雪恨,守护真爱。

《重生后我成了童养夫的心尖宠》 第2章 你真的不打算原谅我? 免费试读

王秀英当时愣住了,反应过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边哭边往身上弄泥土,“没天理了,她女儿***蹄子上身,还没出嫁,就想着勾引姐夫,死不要脸,勾引不成跳了河,与我何干,我不过上门理论一句,她就这么狠狠打我,没天理了,这世道管不了这不要脸的娼妇了。”

哭声引来了左邻右舍,带头的就有村里长舌妇赵氏。

村民看到王秀英捂着脸坐在地上,头发乱糟糟的,身上到处都是尘土,好像按在地上被打了一顿一样,而胡氏掐着腰,一副盛气凌人地看着王秀英。

赵氏阴阳怪气地说道:“这下手也太狠了,这是多大的仇啊!”

其他的人见有人带头也开始议论起来。

“这顾云锦勾引堂姐夫不成跳河寻死也不知道真假?”

“真的,我原先就看到顾云锦天天站在村口,那赵云青一回来就眼巴巴地跟上去,我原以为是她的堂姐夫,迟早都是一家人,所以亲近一些,没有想到竟是亲近到床上去了。”

这时一个身穿粉色襦裙的女子跑了进来,长相清秀,算不上惊艳,论长相远不如顾云锦,却是许多人认为更贤良淑德的样貌,加上她平常一副乖巧听话的模样,村里的人对顾云雪印象十分良好。

村民都朝着顾云雪投去同情的眼神,想到她曾经对顾云锦的种种,看顾云锦的眼神多了丝厌恶。

王秀英看到顾云雪来了,捂着脸哭的更大声,“云雪啊!顾云锦这个小***抢你未婚夫不成,现在竟然敢打你娘,我是真的没有办法活了。”

顾云雪难以置信,扶起王秀英,清秀的脸上泛着淡淡的泪光,显得更加无辜,脸上挣扎,终于露出淡淡的谴责,“你喜欢你姐夫,我让给你便是,你怎么还打我娘?”

听到顾云雪的话大家震惊不已,心里对顾云雪更是同情起来。

赵氏更是气的直跺脚,“顾云雪,你这也太大度了,换做是我早就上去撕烂她的嘴了。”

有人附和道:“这样的人不该值得同情,她长了一副狐媚子样,我看她早就不安好心,你以后可不要犯傻去相信她了。”

顾云锦双手环胸,巴掌大的脸上露出淡淡的嘲讽,本来肌肤似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年纪虽小,却容色清丽,浑身上下还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贵气。

看到这样的顾云锦议论声小了下去。

顾云雪心里嫉妒火焰蹭蹭地往上冒,暗暗说道:装的再好又如何,从今以后她可就成为人人嫌弃的贱蹄子了。

胡氏听到大家议论刚想说话被顾云锦给制住了,看到这样镇定的顾云锦胡氏把话咽了回去。

顾云锦不屑地撇了一眼顾云雪,淡淡地道:“谁说我喜欢他了?”

没有想到顾云锦会这样说,她不该得意地说让给她吗?就在顾云雪***的时候王秀英说话了,“你不喜欢会送人手帕?不喜欢会被拒绝去寻死?”

顾云雪听完脸色苍白,紧紧地咬住下嘴辰,不让自己哭出来,“这几日见你一直绣手帕,我还以为你开始上进了,没想到你竟然是为了勾云青哥,云锦,你……”

话没有说完,顾云雪捂着脸小声抽泣起来。

看顾云雪瘦弱的身子因哭泣颤抖起来,村民更是气愤,同情顾云雪时也更加指责顾云锦。

“顾云雪真是可怜,一片好心,结果养了白眼狼,还好发现的早。”

“我看这样的人应该浸猪笼,省的长大祸害村里的人。”赵氏说完朝着一边的柳氏询问道:“柳奶奶,你说是不是?”

柳氏淡淡地看了一眼顾云锦,“小丫头不是还没有说话,有些话不能只听一人说。”

顾云锦感激地看一眼柳氏,不慌不忙地从袖中拿出一条手帕,“堂姐,你说最近常常看到我绣手帕,可是我手上这条?”

顾云雪看到手帕心里一紧,眼里闪过一丝慌张,不过很快就被她给掩饰住了,“锦儿,你年纪小不懂事,是我这个做姐姐的没有教好你。”

顾云锦抖了抖手帕,手帕张开来,露出里面精致的针脚,尤其上面的竹叶绣的惟妙惟肖。

“堂姐,难道你忘记我的绣品是出名的差吗?这根本不是出自我的手,明明是你说不好意思给姐夫手帕,说我年纪小,让我代你去送,至于落水并不是我被姐夫拒绝而是我不小心掉了下去,至于真假请姐夫来一问便知。”

闻言顾云雪心里一紧,脸色苍白,“不要。”

看到顾云雪这样村民的眼里闪过诧异,又看了看镇定的顾云锦,心里一切都明白过来,原来这一切都是顾云雪自己设计的,看她的眼神都变了。

“真是没有想到啊!她竟然是这样的人。”

“云锦,真是对不住了,我们都冤枉你了。”

王秀英看大家都指责顾云雪来,着急道:“不是这样的,是她顾云锦偷的手帕。”

“王氏,你把我们都当傻子了不成?你见过谁勾引人用别人的手帕?再说顾云锦的绣工,村里村外谁不知,再蠢也不会用姐姐的绣品去给姐夫表心意的。”

看到现在胡氏算是明白了,今日王秀英是上赶着想要毁了她闺女的清白,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怒火,掐着腰指着王秀英骂了起来,“你怎么这么狠毒啊!看我女儿落水死不成,就想着毁了她清白,她还是一个孩子,今日说什么你都必须补偿我闺女。”

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顾云雪头上的发簪。

顾云雪感觉到了胡氏的目光,一阵肉疼,可想到要是让胡氏一直这样说下去,她的名声也不会好,咬了咬牙从头上拿下荷花银簪,朝着顾云锦笑着说道:“锦儿,对不起,是我娘误会你了,听别人的议论当真了,害你受委屈了,这个簪子是我爹在镇上花大价钱买来的,我一直不舍的戴,今日就送给你了,希望你不要生我娘和我的气。”顾云雪说着朝王秀英使了使眼色。

王秀英虽然不甘,可想到女儿的名声只好咬碎牙往肚子咽,陪着笑脸说道:“锦儿,你要怪就怪大伯母吧,是我不该信别人的话,可你堂姐她是真的为你好,听到之后还劝我不要信,是大伯母糊涂,你就看在曾经我对你好的份上原谅我这一次吧。”

听到顾云雪的话,想到她曾经的名声,有些村民开始劝解顾云锦起来,“顾云雪这姑娘还是可以的,这次可能真的误会了,云锦你就原谅她一次吧。”

顾云雪拉起顾云锦的手,可怜兮兮地说道:“锦儿,你真的不打算原谅堂姐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