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女太神秘王丕梓郝月雯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邻家美女太神秘王丕梓郝月雯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邻家美女太神秘》小说主角名为王丕梓郝月雯,由红途1倾心巨作,目前正在连载中。全文讲述了王丕梓意外捡到一个监视设备接收器,发现了美丽女邻居郝月雯的秘密。为了帮郝月雯还债,一身痞气的王丕梓辞职做生意。长袖善舞,多钱善贾!没有雄厚的资金,王丕梓也能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邻家美女太神秘》 第1章 美丽雯姐 免费试读

人活着总要有些盼头,人生才有意义!

眼下,对王丕梓来说,每天最大的盼头就是下班回家后,要么去邻居雯姐家串门,要么雯姐到他家串门。

雯姐租住在王丕梓隔壁,全名郝月雯,今年三十出头。因为保养很好,雯姐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小几岁。

雯姐不但身材超级好,人也长得很漂亮,脸蛋很***光滑,跟大明星似的,笑起来很迷人。

搬过来的那会儿,雯姐戒备心其实很强,和王丕梓打了很多次照面,王丕梓主动跟她打招呼,她仅仅冲王丕梓微微点下头,算是回应。

直到有一次,雯姐家的电路坏了,家里没电,她敲开王丕梓家门,问王丕梓,他家是否有电?两人才第一次说话。

和雯姐关系变好是有一次,王丕梓帮忙打跑了一个变态的男子。

但凡漂亮的女孩都会吸引很多异性的目光,雯姐也不例外。自打雯姐租住对面的房子后,她家发生过几起盗窃事件,盗窃的都不是钱财,而是雯姐的私人物品。

有一次,一男子竟然偷雯姐的衣服。那次,王丕梓帮忙将那男子给逮住,狠狠地揍了一顿。

自从那次事件以后,雯姐对王丕梓态度发生了转变,对王丕梓比以前热情了许多。随着慢慢熟络,两人才开始互相到对方家串门。

王丕梓时不时地从雯姐眼里看到含情脉脉的光芒。可是,每当他向雯姐有所表示的时候,雯姐就把心门给关上,让王丕梓感到很困惑不解。

雯姐,难道你没看出我喜欢你吗?有时候,我觉得你喜欢我;可有时候,我又觉得你不喜欢我。你总是犹犹豫豫的,心里到底想什么?

乘坐公交车回去的路上,王丕梓脑海里不停地闪现出雯姐那漂亮的脸蛋和完美的身材,心里猫爪般难受。

王丕梓租住的地方是一个老旧小区,里面的住宅比较陈旧。像其他老旧小区一样,这个小区的管理不大好,什么人都可以随便进来。

回到小区,王丕梓发现,他和雯姐所租住的这幢住宅楼前面的一棵树下,一名男子拿着一个铁盒子,鬼鬼祟祟,不知道在干什么。

直觉告诉王丕梓,该男子有问题,于是举步朝该男子悄悄走过去。

“喂,干吗的,你?”王丕梓看着眼前这名鬼鬼祟祟的男子,厉声喝道。

“没、没干吗?我是水电工,来安装水电的!”男子吓了一跳,紧张兮兮,语无伦次,抬头看到王丕梓目光逼人,他干脆转身撒腿就跑。

“喂,你站住!”王痞梓大声喊道,如果不是做了亏心事,对方肯定不会跑!

可是,男子对他的叫喊充耳不闻,眨眼间跑得无踪。

时间是傍晚六点多,王丕梓估摸自己很难追得上那男子,于是放弃追赶,转身朝住宅楼大门走去。才刚迈开脚步,他突然发现,地上有一个巴掌大的塑料盒子,盒子上面印有接收器几个字,这盒子正是刚才那男子摆弄的盒子。

这是什么玩意儿?

起初,王丕梓对这个接收器不大在意,以为可能是对讲机之类的。可回到家,吃了几个路边摊买的鹌鹑蛋,他才注意到,接收器上有一个视频接口,这个接口能连接显示器。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无线视频接收器!

王丕梓从小对无线电之类的玩意儿很感兴趣,从小到大,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他拆过不少电器。

尽管现在已经长大成人,他的好奇心并没有减弱。刚好家里有一台台式电脑,他连上显示器,分别打开显示器和接收器的电源。

很快,显示器上有画面出现,画面上显示的竟然是一个洗手间的内部情形。

不用说,这是一套监视设备,摄像头藏在某户人家的洗手间里!

毫无疑问,刚才那名水电工想用这个方法偷看别人洗澡。

可是,这是谁家的洗澡间?

从洗手间里挂的衣服和沐浴用品来看,这应该是女性洗手间!

就在王丕梓困惑不解的时候,画面上,一个人走了进来,这个人竟然是雯姐!

至此,事情已经很明了!刚才那名男子在雯姐家的洗手间里安装了摄像头,然后用接收器在外面看雯姐洗澡!

王丕梓有种做梦般的感觉,雯姐在他心目中是完美女人的化身,在他心中是那么神圣,现在……

过了没多久,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这一阵很轻的敲门声,王丕梓一听就知道是雯姐!

平日里,雯姐家里的重活,比如扛煤气瓶、扛大米,王丕梓都主动帮忙。

雯姐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平日里,只要她做了好吃的,都给他匀一点!

不过,有一点,王丕梓很不解。那便是,雯姐带着一个六岁多的小男孩一起生活,她可从来没提起过她丈夫,也不见有别的男人到过她家。

听小区的人说,雯姐离婚了,儿子欢欢判给她!

至于真相如何,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有一次,王丕梓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雯姐眼圈发红,打那以后,他就不敢再问。

即便无法知道真相,雯姐一软弱女子和儿子相依为命,总是让人深深地同情和怜惜!

雯姐该不会又送吃的来了吧?

“来了,来了!”王丕梓关了显示器,藏好视频接收器,径直走到门口把门打开,门口站着的果然是雯姐。

一条包臀裙将雯姐的身材给完美地裹夹出来,刚洗过澡,她脸蛋显得更加娇美,头发还是湿的,一股淡淡的香皂味和女人特有的气息飘过来,让王丕梓仿佛置身百花盛开的花园里。

“雯姐,是你啊!”想起刚才发生的事儿,王丕梓感到很不好意思,甚至有种做贼的感觉。

因为名字和痞子很相似,不管走到哪儿,王丕梓都被人喊“痞子”。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人喊痞子多了,还是性格本来就这样,王丕梓很痞,但凡他看不惯的人和事儿,他都会硬杠到底,绝不退缩。

像别人一样,郝月雯也习惯喊王丕梓“痞子”。

“痞子,你今儿到底怎么了?紧张兮兮的,做贼了你?”往常见到王丕梓,王丕梓总是很轻松自然,今儿,他那有些紧张和拘束的神情,让郝月雯感到很费解。

“没、没什么!”王丕梓极力地使自己镇定下来,冲郝月雯勉强地笑了笑:“雯姐,是不是又给我端吃的来了?”

“你鼻子怎么这么灵敏?”郝月雯微微笑了笑,将手中的饭盒递给王丕梓:“我刚才煮了一大锅饺子,我和欢欢吃不完,给你拿一点!”

雯姐果然给自己端吃的来了!

王丕梓心头一热,接过饭盒:“谢谢雯姐!”

王丕梓和郝月雯说话的时候,欢欢已经偷偷溜进王丕梓房间。

像别的小孩一样,欢欢很喜欢吃零食,是一只小馋猫。看到桌子上的鹌鹑蛋,他旁若无人地吃起来。

王丕梓转身将饺子倒进自己饭碗的时候,郝月雯发现欢欢吃鹌鹑蛋,不觉地皱了皱细长的柳眉:“欢欢,都还没经过叔叔同意呢,你怎么就吃叔叔的东西?”

欢欢转头,眨巴了一下乌黑闪亮的大眼睛,看着王丕梓,说:“叔叔,我可以吃你的蛋吗?”

“呃……”王丕梓愣了一下,神情十分尴尬,偷偷看了雯姐一眼,见雯姐的脸色既羞涩又尴尬。

原来,雯姐害羞起来竟然这么好看!

像以前那样,雯姐走了以后,她留在房间里的气息很久都没有散去,留给王丕梓无穷的回味和淡淡的感伤。

雯姐,为什么你这么漂亮,性格为什么这么好?为什么每次想向你表露什么,你总是一副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样子?

傍晚在公司已经吃了一份盒饭,这会儿再吃一份饺子,王丕梓感觉有点撑。

王丕梓有个习惯,吃饱了容易困倦,想睡觉。

洗完澡,王丕梓正要上床休息,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这一阵敲门声虽然不是很重,但是很急。

这时候谁会来敲门?

是雯姐?

可雯姐才刚刚来过!

王丕梓没想到,敲门的竟然是欢欢。

一开门,欢欢便一个劲儿地抹眼泪:“叔叔,妈妈哭得很伤心,你去劝劝她,好吗?”

“你说什么?你妈妈哭得很伤心?”王丕梓感到难以置信,平日里,雯姐总是脸上挂着笑容,非常乐观开朗,她怎么会哭得很伤心?

“嗯!”欢欢含泪点点头:“她这会儿躲在房间里哭!”

“走,咱们去看看!”雯姐的事儿,就是自己的事儿,听说雯姐哭得很伤心,王丕梓顿时心急如焚。

而欢欢之所以知道郝月雯哭泣是因为郝月雯今晚的举动有点反常。

往常,晚上,郝月雯如果不上班,都是先陪欢欢做完作业才睡觉。可是今晚,从王丕梓家里出来后,郝月雯便哄欢欢睡觉。欢欢感觉到郝月雯神情有异,于是假装睡觉。

等郝月雯回到自己房间把房门关上后,欢欢才蹑手蹑脚地从自己房间出来,到郝月雯房门口偷听。这一偷听,他便偷听到郝月雯哭泣,而且哭得很厉害。

从来没见郝月雯哭泣过,欢欢很无助,只好向王丕梓求助。

“叔叔,我妈就在里面,你进去吧!”欢欢交代完毕,进入自己房间,然后很懂事地把门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