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漓邹澄全文免费大结局 沐漓邹澄小说在线阅读

沐漓邹澄全文免费大结局 沐漓邹澄小说在线阅读

沐漓邹澄是著名作者酒醉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下面看精彩试读!一场意外,医学天才沐漓穿到了古代。原主身世凄惨,好好的千金小姐被流放,十五岁就嫁了人,十七岁生了两个孩子。丈夫是个穷猎户,家里可谓是要穷得揭不开锅。睁开眼,自己两个孩子差点被人卖掉,沐漓怒起出手,打跑了恶人,护住了自己的幼崽。既来之则安之,她只好借助自己的医术,在古代闯出一片天。只是,原本说好的穷猎户,竟是大人物!

《乱世养娃孩他爹拿天下谢我》 第2章 孩儿他爹回来了 免费试读

从门口到院子里让开一条道儿,出现在人群尽头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破布衣服,背着弓箭,看着还抓了只兔子回来,不过男人的面色蜡黄,大半边脸被络腮胡遮挡,唯一的好处,就是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和高于众人的个子,瞧着壮实得很。

沐漓也看着,知道是原主记忆里的人,顿时放了些心,毕竟村子里的人,还是有几分惧怕他的。

“你可算回来了,再不回来,你孩子就要被人卖了。”

沐漓心中还有气,一般的猎户不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吗?偏他常常不在家,想来这里兵荒马乱,他生了参军的心思也有可能。

“谁要卖青延和青虞?”

邹澄看到家里拥了这么多人,就知道是出事了,可是从沐漓口里得知是要卖自家孩子,说出的话虽然听不出什么情绪,但男人周遭的气势却压抑了不少,看来是生气了。

“青延,说。”

沐漓深谙这个时代是家里男人当家做主的,自己也懒得再多废口舌。

“爹,是姨姨说的,她说娘快死了,还说爹你在外面也死了。”

邹青延从小就很聪明,虽然还是个五岁的孩子,但是已经能听的懂大人说的一些话了。

“这……邹澄啊,这几天你家这口子发着烧躺在床上,村子里有人找郎中来看,说没几天可活了,现在这外头兵荒马乱的,得让两个孩子活下来啊,所以我也是好心,才说给两个孩子找个好地方。”

一看到邹澄回来了,李翠的气势就低了不少,毕竟沐漓好欺负,邹澄可不是好欺负的。

“那你现在且看看,我还能活几天?”

这厮也是个恃强凌弱的,今天非得把你整服不可。

沐漓脸气的通红,就想上去给这人几巴掌才解气。

“那你一个人什么都不会做,现在大家日子都难过,孩子跟着你,迟早都得被饿死。”

李翠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渐渐没了底气,毕竟村子里谁不知道沐漓但凡有口吃的,都不会饿着孩子的。

这话说的,没点信服力。

刚才走进来的两个人伢子,看情况不对就连忙跑了,李翠看到这一幕,也不禁有些害怕起来,毕竟这邹澄在村子里也是动过手的,众人也都瞧见过。

“呵,那你家好过吗?还喜欢操别人家的闲心,难过你卖自己家儿子啊?上赶着来卖我家的去养你自己家?你真是打了一手好算盘。”

在原主的记忆里,邹澄是个不爱说话的,当年娶原主也是因为看原主喜欢看两个孩子,这才点了头,在吵架这方面,这么多年,还真没见他跟谁吵过。

既然他不行,那就自己上。

“你先带两个孩子进去,剩下的事我来解决。”男人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沐漓,随后将目光转向了别处。

沐漓才准备起身去收拾这个女的,突然听到邹澄的话,反而觉得气闷,拉着两个孩子就往房间里走。

看人进去了,还重重得摔上了门,男人没什么反应,而是转身看向了众人。

“日后我会经常在村子里待着,你该庆幸今天没带走两个孩子,否则我真的能把你卖去当奴隶,都散了吧。”

邹澄赤果果的警告,让李翠心虚得后退了半步,后就跑不见了人影。

坐在房间里的沐漓看着两个孩子,捏了捏还算有点肉肉的脸,更气了。

这么好看的孩子,自己都这么喜欢,偏他爹不常在家,也不知道这爹怎么当的,娃都差点儿被人卖了。

得亏今天是自己,若是原主,娃还真指不定就被抢去了。

不过这俩娃真可爱,看人的眼神好像眼睛里都藏着星星,穿过来有俩娃真好,以后也用不着自己生了。

鼻子里闻到了肉香,两个孩子也闻到了,眼睛咻得一亮。

“爹爹在做饭了,娘你歇着,我跟哥哥去给爹爹帮忙。”

看着跑出去的俩娃,沐漓知道,狗男人是把事儿解决了,而且原先原主还在时,只要他在家,原主就没进过厨房。

不过嘛,现在是自己穿过来了,娃她可以认,毕竟那么可爱,爹就算了,毕竟男人只会影响自己赚钱的速度。

看了看这穷得不能再穷的家,强迫症的自己都用不着收拾,沐漓知道,是该想想办法了,虽然穿过来没了实验室,但是自己还有一身当医生的本领,卖卖药材,摘点野菜,要是运气好了指不定还能当个郎中,那样发家致富不就稳稳的吗?

“娘!吃饭了。”沐漓正在做着美好的设想,眼瞅着快过正午了,听到声音,沐漓才出了房间。

坐在院子里的小桌旁,沐漓心不在焉得喝着粥,吃着男人打回来的肉,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一会儿出去一趟,看着吃肉吃的正香的娃,沐漓溺爱得摸了摸哥哥和妹妹头,这一幕坐在对面的男人都看在眼里,眼角余光也一直没有离开沐漓的身上。

因为这个女人,今天的表现,很奇怪。

“我看家里没什么东西了,我一会儿进山看看,你刚回家,好好休息。”沐漓虽然觉得这样的氛围让自己很不能适应,但这就是原主跟他的相处模式,还是不要太反常的好。

“娘,你是要去挖野菜吗?我陪你去。”邹青延吃着一只兔腿,嘴里都是肉,囫囵不清得说道。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邹青虞也想出门去玩儿。

“好了,你们爹刚回家,陪陪你们爹不好吗?”

*了两个孩子,沐漓吃了些东西也觉得有力气了,就离开了家。

看着外面的情况,沐漓终于知道这里为什么叫藕花村了,房前屋后或是野池塘里,到了这个季节,都是满满的荷花,安宁城地处西南,在原主眼里,就是个边陲小地方,但在沐漓的眼中,这里,很美。

朝着山中走去,自己一身本领可以很好的认识药材,虽然在这个季节,不是药材采摘的最好时机,但能找找地方也是好的。

沐漓一口气走进了山里,比外面凉快些,越往里走,就听到了后面的脚步声,转头去看,没有,算了继续走,再转身,沐漓差点儿磕到了鼻子。

“你是谁?”

这人沐漓并不认识,不过被他赤果果得打量着,眼中泛着精光,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沐漓不受控制得往后退着,这男人也不疾不徐得往前走着。

这男人身上的汗臭味儿沐漓离了好几步远都能闻到,嫌弃得紧,看来自己是碰到采花大盗了。

这个时代女子极其看重名节,自己得抓紧跑了才是。

“我知道,你是藕花村那个寡妇。”

“什么寡妇,我有男人。”沐漓知道,自己虽然对家里那男人没什么好感,但也不至于咒他死。

“切,你家男人十天半个月不回家,这回听说都好几个月没回来了吧,指不定都死外头了,你也一定寂寞了吧?来,让哥哥疼疼你。”

不好,眼瞅着这人的手要抓到自己了。

“邹澄!”

沐漓朝着变态男人身后喊了一声,男人果然上当转头,沐漓立马拔腿就跑。

男人察觉上当了,也追了上来。

“敢骗我,我今天非得办了你。”

“啊~!”沐漓看着身后的人追得越来越近,又看着前面的路,脚一空,摔下了山坡。

受伤的前额磕到了石头上,血却突然收拢。

“找死!”邹澄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