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凡张凤桐小说 林凡张凤桐完整版免费阅读

林凡张凤桐小说 林凡张凤桐完整版免费阅读

林凡张凤桐是著名作者一笔疯神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一笔疯神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身患绝症的林凡,为了爱情,放弃治疗,想用有限的生命陪妻子和未出生的孩子,结果发现妻子与其他男人偷情……

《离婚后:白捡个大小姐老婆》 第5章 免费试读

保镖人狠话不多,更是有眼力劲儿,眼见着慕容倩脸色铁青,气色比原来还差。

他们一下子就明白应该怎么做。

嘭嘭嘭。

保镖接手,自然少不了拳脚到肉。

他们必须得给大小姐出气,否则大小姐怪罪下来,他们可担当不起。

只是三拳两脚,还未恢复体力的林凡,瞬间被打得鼻破血流,差点没背过气去。

“敢占咱们大小姐便宜,败坏大小姐名声,不把你打死,给咱们大小姐出气,咱们就没资格做保镖。”

被保镖重击,用尽最后一丝灵力的林凡,狂喷了口鲜血,五脏六腑在体内翻腾。

“我是医生,你们不尊重我也就算了,还恩将仇报!”林凡大口大口的呕血。

“给我打,看你的嘴能硬到什么时候!”

保镖头领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林凡。

倘若大小姐出什么事,家主得第一个拿他开刀。

“算了,让他走吧!”

慕容倩挥了挥手。

“大小姐?”

“没听懂我的话吗?”

林凡被得以释放,作为医生,生死人肉白骨,给了慕容倩第二次生命的他,竟然得到的是一顿毒打。

在保镖对他拳脚之后,林凡只留下一句话“大小姐,谢谢你,在我没清醒之前,没把我扔进江里,你我之间的恩怨,就此扯平,再见”。

说到这,林凡一个九十度鞠躬,便头也没回的离开。

“大小姐,你看啊!”秘书站出来,“这都什么人!大小姐您饶他一命,没感恩之心也就算了,还不说人话。”

秘书冷哼,“要我说,就应该把他打死,以绝后患。”

“谁知道他是不是把针孔摄像头安装在热裤里!”

“够了!”慕容倩的脸沉了下来。

“你什么时候,话变得这么多了?”

“大小姐?”秘书想辩解,却被慕容倩的眼神压了下来,“对不起,是我多嘴了。”

……

被丢上岸,林凡一阵心酸。

老婆骗他,与迟文彪偷情。

好容易得到传承,寻思着从此过上开挂人生,结果被打到鼻青脸肿。

林枫攥紧双拳,心中呐喊:他要变强,变得像慕容家族那样强大。

那种被审视被怀疑的感觉,压在心里,太憋屈。

他要平等,要最起码的尊重。

他要让张凤桐、迟文彪为他们的行为付出惨痛代价。

他欠的,欠他的,早晚都会清算。

林凡掏出手机,将治疗方案,和配方记录下来,与此同时书写了一套治疗肝癌的配方。

作为医生,他有很多方法结交人脉和势力,如今重中之重,是让自己快速的强大起来,让迟文彪、张凤桐得到相应的报应。

不过,让林凡没想到的是,冤家路窄,他正想怎么报复张凤桐迟文彪,开着敞篷跑车的迟文彪,带着几台越野吉普风驰电掣赶来。

看样子,这是杀人灭口,不死不休啊!

来得正好,他正愁着不知怎么报复这对狗男女。

不过林凡不想让张凤桐、迟文彪二人,看到他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样子。

快速的操作了几下手机,林凡转身回到河边,他想清洗一下脸上的血迹,不被张凤桐那***嘲笑。

结果他的行为,落在迟文彪张凤桐眼里,是落水狗见到主人,吓得瑟瑟发抖,躲起来不敢见他们。

带着跑车马达的咆哮声,和刺耳的刹车声,迟文彪嘴里叼着个大大的雪茄,同时挥手,一个拿下的动作。

紧随而至的是,身后保镖大踏步地冲向林凡。

“命挺硬啊!这么弄,都没弄死你?”

被保镖挟持,林凡并没反抗,只是将手机往身后掖了掖。

意识到林凡的小动作,保镖一把夺过手机,“什么鬼,往哪儿藏?”

保镖将抢来的手机递给迟文彪。

“少爷,这手机里怕是有见不得人的东西。”

当迟文彪看到手机屏幕上内容时,双眼冷不丁的一亮。

“林凡,你小子真行啊?死到临头了还跟老子藏拙,有这么牛逼的配方,竟然不他妈拿出来分享,跟老子藏着掖着。”

迟文彪比出一个手势,命令保镖狠狠的打。

林凡气愤至极,双眼瞪出血丝。

怎奈何,他刚刚治疗慕容倩,耗尽最后一丝灵力,结果被慕容倩保镖差点没打死,直到现在也没恢复过来,否则,就算死他也得抱着迟文彪一起。

林凡承受着二次打击,嘴角溢出血迹。

迟文彪叼着大大的雪茄,玩味的看着林凡,视他如蝼蚁。身边的张凤桐拧着水蛇腰,摆着令人作呕的姿态,在林凡面前招摇。

“姓林的,不如跪下求我,或许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

迟文彪胜券在握,想让林凡三更死,绝活不过五更。

林凡双眼喷火,心里压着口气,愤怒让他五脏六腑都在翻滚。

“呦呵,瞅你这小眼神儿,似乎不服啊?”

“看样子,还是打得轻!”

迟文彪将林凡的配方占为己有,便抬起手,侮辱性的在林凡脸上轻轻的拍了几下。

然后冲着保镖喝道:“你们这群废物,都怎么办事的,没看到人家不服吗,还不狠狠的打。”

嘭嘭嘭。

保镖拳脚相加,势大力沉,每一拳,都给林凡造成莫大伤害。

“临死了,还这么横,还不给咱们迟少跪下,也好留你个全尸。”

眼见着迟文彪对林凡伤害,张凤桐紧紧的贴在迟文彪身边,摆着迷人的造型。

似乎根本没在意林凡的死活。

噗,林凡被打得喷了口老血。

他心如刀绞,情感上的伤害,远超身体带来的疼痛。

林凡双眼喷发着怒火,死死的盯着张凤桐,一句一字的道:“张凤桐,我那么爱你,为了你,宁愿放弃治疗,难道你也像他们一样,眼睁睁的,看着我被他们打死吗?”

无论是被欺骗,还是亲眼所见,林凡内心深处,依然有个声音,那便是,不愿相信,一直爱他的张凤桐,会如此无情。

感受到林凡眼底的那一份期盼,张凤桐仿佛看傻子一样看着林凡。

“林凡,咱们都是成年人了,能不能别像小孩子一样,那么天真。”

“难道是我脸上写着怜悯和同情吗?让你还抱有幻想。”

“醒醒吧!这一年多来,你除了那点可怜的工资,和自认为无微不至的关爱,你能给我什么!”

“你知道,这些根本不是我想要的!”

张凤桐冷着脸,一副别再恶心她的模样。

林凡气得喷了口老血,“张凤桐,我他妈是在问你,你也像这些狗杂碎一样,要我死吗?”

张凤桐闻言冷笑,毫无情感的说道:“林凡,你不是肝癌晚期,想不开跳江了吗?”

“你一遍遍的问我,有意思吗?”

“狗男女,***,狗男女。”

林凡狠狠的啐了一口,“张凤桐,你会为你的行为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