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栀祁衍小说叫什么名字 惊顶流女王又被五爷撩拨了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江栀祁衍小说叫什么名字 惊顶流女王又被五爷撩拨了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惊顶流女王又被五爷撩拨了男女主角为江栀祁衍,是芒果小仙女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言情小说,目前已完结。江栀是娱乐圈十八线小花,还是个被各路媒体黑到不行的作精。她一朝红遍全网,只因点评顶流唱歌旋律不行。全网女粉一起炸了,直接把她骂上热搜。随着黑红的脚步,江栀参加了一档综艺,从此各个马甲全都暴露。原来,震慑国际的黑客是她,破解悬案无数的法医是她,金牌编曲家也是她。就连权势滔天的五爷,也是她的追求对象!

《惊顶流女王又被五爷撩拨了》 第2章 十八线小糊咖或许家里有矿 免费试读

车上下来数十名保镖,拥护着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他撑着一把伞,握着雨伞柄的手指修长且分明。

黑伞微微抬起,狭长的眸子悠远深邃,紧绷得下颏,显示男人此刻的情绪不是很好,他身上矜冷强大的气场给四周平添了几分压迫感。

天空中阴沉密布,雨势越来越大。

山上下来一个女生。

她没有撑伞,似乎就像感受不到雨意一般,双手插兜,脊背挺直。

二人擦身而过。

墓碑前。

保镖盯着地上七零八落的啤酒瓶,旁边还有未拆封的:“祁爷,听说二号基地负责人九妖回国了,会不会是她来看过陆老了。”

“查!”男人薄唇轻启,出口的话冰冷无情,令人如坠冰窖般。

他是京城祁家第五任家主,手段狠戾,杀伐果断。

墓碑上的男人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地狱大厦创始人,于他来说亦师亦友,四年前意外死于一场车祸,去世之后,地狱大厦一分为五,祁辞负责一号基地,专门掌管情报生意,这么多年却始终没有调查到陆老的真正死因。

要说意外,他绝不相信。

回去的路上。

祁辞姿态慵懒的往后仰着,手肘撑在扶手上,手机页面恰好是江栀点评顶流被骂的评论区。

男人轻笑一声道:“小没良心的,回国了也不通知我一声。”

他点开微信,分明且修长的指尖轻触手机屏幕,发送一条信息后,嘴角上扬起一抹弧度。

助理此时惊讶的表情不亚于大白天见鬼了,自从四年前的那件事,祁爷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

刚一发送,群里就像丢进了一枚炸弹,就连潜水的都出现了。

江栀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手机上几百条轰炸信息,轻声呢喃:“热搜不是被撤的差不多了嘛,怎么又这么多消息?”

她烦躁的整理下头发,打开手机,看到【京城流氓总群】的消息,蹭的一下直接从床上弹跳起来。

她……她是抛弃男友的渣女?!

江栀拿起桌上的黑色书包,带好口罩,怒气冲冲的去找某人算账。

栀园小筑,某狗住所。

她悄悄的走到旁边的花丛中,不被门口巡逻的保镖看见,随手拽起一根狗尾巴草咬在嘴里,安装炸药的时候不忘吐槽:“安排十几个保镖在这里守着,就这么怕死?!”

完事后,她将头上干枝烂叶整理下来,走到门口看着保镖一脸真诚道。

“能帮我个忙吗?”

“什么忙?”

“我想炸了这里,麻烦让让。”

“……?”

栀园小筑的保镖一度以为他们听错了,这里可是祁爷的住所,黑白两道谁不绕着走,眼前这女人看起来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

江栀那双漆黑明澈的眸子深如寒潭,明明是在笑着,可是出口的声音却是一种没有温度的冷:“炸弹还有一分钟爆炸。”

“满口胡言!你要是能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安装炸药,我当着你的面把它吃下去。”

他们一直站在这里,周围有什么风吹草动绝对躲不过他们几个人的眼睛。

江栀敛起嘴角的笑容,从身后的黑色书包里掏出一把枪对准东南方向,上膛,快准狠的开枪。

“砰——!”

随着一声巨响,栀园小筑大门口冲出一股炽热的波浪,滚滚浓烟铺天盖地袭来,猩红的烟火在空中炸开,触碰到庄园的警报。

刚才说大话的保镖顶着被炸开的鸡窝头望着头顶的浓浓云烟:“……”

完事后,江栀纤细的小拇指勾着枪柄转了一圈,面无表情的丢进包里。

她一脚踹开大门,压低头上的鸭舌帽,双手插兜走进去,上身穿了件简单的黑色T恤,露在外面的双臂欣长纤细,光线下,白的晃眼。

经过喷泉时,她顿住脚步,抬头望去,骷髅头的喷泉在寂静的环境下显得格外阴森恐怖。

门口的保镖们:“……队长,拦嘛?”

队长这才回过神来,一巴掌拍在他的脑门上:“废话!还不赶紧的把人给拦住,要是打扰到祁爷,咱们几个的小命都甭要了。”

此时。

大厅内气氛诡异,保镖佣人纷纷低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祁辞坐在黑色真皮沙发上,薄唇抿着,五官凌厉,身上矜冷强大的气场给周遭平添了几分压迫感,令人不敢随意靠近。

面前的桌上摆放着电脑,屏幕上的画面是大门***炸的情景。

男人双手交叉放置身前,面前的桌上摆着一杯滚烫的茶水,那双眸子透过浅薄的雾,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晌后,祁辞嘴角勾着几分若有似无的笑意:“这么长时间不见,脾气倒是愈发暴躁了。”

话音刚落。

江栀步伐轻慢随意的走进来,摘下鸭舌帽,乌黑的长发随意的落在肩头,坐在沙发上,慵懒随意的往后一靠,气场摄人。

祁辞骨节分明的手指摩挲着白瓷茶杯,似笑非笑:“砸了我的地盘,活腻歪了,嗯?”

最后一个字被他咬的极重,男人慵懒缱绻的模样像草原上打盹的猛兽,却不会让人忽视掉他本身是一头恶狼。

祁辞,道上称一句祁爷,黑白两道通吃,手底下的情报网遍布各地。

江栀的眼睛微眯,透出几分冷意:“你在群里说是我甩了你?”

堂堂祁爷,这算是不要脸了。

男人漫不经心的反问回去:“不是吗?”

江栀压下心中的怒火,还算是平静的开口:“我们是和平分手。”

“那TM是你甩了老子!”

祁辞咬牙硬生生的逼出这句话,佣人保镖一拥而散,他一脸戾气的走到江栀身边,大掌握住她的下巴,语气发狠:“四年前不告而别,谁给你的胆子回来?”

江栀眸底陡然携裹着几分狠绝,她拿起手边一个价值千万的古董扔过去,声音又低又沉:“你还好意思提起四年前的事情?!”

祁辞侧身躲过去,听到她的话有几分疑惑,没等他细想,江栀手握成拳,带着一股强劲的拳风揍过来。

祁辞不出手只是一味的闪躲,剧烈的声音像是要拆了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