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的大学女友生活 到高潮就停下

放荡的大学女友生活 到高潮就停下

而阳洋听了陈医生的话,心里不由的苦笑,奇迹?不如说是运气,要不是那什么系统,可能自己就已经跟这个世界说拜拜了。

当三人进入病房,阳洋由于身体虚弱,已经睡了过去,阳母听了陈医生的话后,也彻底的放心了,跟夏虎和方馨怡说了几句便都出了病房。

出了病房的方馨怡显得有些尴尬,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一旁的夏虎看到方馨怡这欲言又止的样子,便主动开口向阳母说到。

“那个,阿姨,既然阳洋没事了,那我和方同学就先去学校了。”

“去吧,我一个人还是照顾的过来,你们也别耽搁了学习。”阳洋见夏虎说起这事,才想起他们还在上学。

“那阿姨再见了,有空我们会在来看望阳洋同,阳洋的。”

方馨怡正准备说阳洋同学的,但想想那样显得很生疏,毕竟阳洋也是为了救自己而变成这样的。

“再见,阿姨随时欢迎你们来看望阳洋。”阳母脸色露出一丝微笑说道。

听了阳洋母亲的话,方馨怡小脸有些微红,紧接着便离开了。

“叮!宿主成功复活。开始计算宿主各项身体属性。”

阳洋对于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倒也不见怪,至于什么系统,宿主的玩意,阳洋完全不明白,至于对自己有利还是有弊他也不知道,反正自己这条命都是这什么系统救的,它再怎么也不会害自己吧。

“宿主姓名:阳洋。18岁。”

“健康:30(62)力量:20(67)速度:23(60)反应:36(69)。注:括号内为宿主正常状态下属性。正常25岁男子各项属性为100。”

看着出现在自己脑海的一串数据,阳洋也是很无奈,自己现在居然这么虚弱。

“系统现在处于未完成状态,请宿主将其完善,限时七年。

成功奖励:未知。

失败惩罚:抹杀。”

系统完成度:0。

尼玛,这什么破系统,还要自己完善?这什么玩意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完善?看来自己也就剩下七年的命了。阳洋听了这话顿时有些失望了。

“那个,我要怎么完善?”

阳洋试着问到,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完善,只能死马当活马医问问这什么全能系统了。

而阳洋等了片刻,没有听到任何的回复,对这个系统也没有了任何期望。

“叮!成长任务一:康复。

任务要求:彻底恢复各项身体属性。

时间:不限

成功奖励:各项属性上升五点,系统完善度1%。

失败惩罚:无

额外奖励:人工智能开启。属性查看。(可查看身边五米内所有人的属性)”

系统完成度:0

听了这句冷冰冰的机器声,阳洋却一点都不觉的冷,甚至有一种暖心的感觉。

因为在这声冷冰的机器声过后,这个什么成长任务显示在了自己的脑海之中,而系统完善度1%这几个字完全吸引住了自己的注意力,至于其他的,阳洋压根都不在乎。

阳洋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反正当自己睁开眼后的第一眼就是看到母亲正在一旁睡着了,而后看向窗外才知道天已经黑了。

或许是阳洋不小心发出什么声音,母亲也悠悠转醒了,看着母亲那还有些微红的眼袋,以及有着许些血丝的眼睛,阳洋也是心中一痛。母亲平常都没有好好休息过,而自己这次的事,估计母亲是一直没有放下心。

“啊?阳洋,你醒了?好些了吗?有没有那里不舒服?饿了没?渴了没?”母亲见阳洋醒了,立马关切的问到。

母亲一下问了怎么多问题,阳洋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妈,我好多了,就是浑身感觉没劲而已,您看你脸色这么差,别儿子好了,母亲又病了,您好好休息休息吧。”

“妈没事,来,这是馨怡那孩子今早给你送来的,还热着呢。”母亲从一旁的柜子上拿起一个粉色的保温饭盒将其打开,正在往外面冒着热气。

“啊?馨怡?妈,您不会说的是方馨怡吧?”阳洋有些激动的问到。

看着阳洋这么激动,母亲也是微微一笑。“是啊,我看这孩子还是挺不错的,这几天每天都来这看你,比夏虎都来的勤。”

“呃,妈,不是你想的那样子,我和方馨怡没有什么的,只是我救了她,她感激我而已。”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阳洋心中这略微有一点的失落。是啊,这又不是电影电视剧,怎么可能出现那种被人救了就以身相许的情节。

“我知道啊,不过你那点心思还能瞒住我不成,你是不是喜欢人家我还不知道?”母亲边说边将那粉色饭盒中的粥用勺子喂进阳洋的嘴里。

“对了,妈,我睡了好几天?”阳洋吃了一口粥绕开这个话题。

“今天是第三天了,对了,你玉婷姐今天也来看过你。”母亲突然想了起来。

“哦?玉婷姐也来过?”阳洋有些惊讶道。楚玉婷,是母亲闺密的女儿,比阳洋大一岁,所以就成了阳洋的发小即姐姐。

“今天是周六,你玉婷姐见你没醒,就和我聊了几句,你楚阿姨她们一家再有一个月就要搬去长德市了。”母亲有些失落的说道。

“这样啊。唉,好了,妈您早点休息吧。”阳洋见母亲有点失落便这结束了这个话题。

“你也早点休息吧,医生说你没什么大碍了,醒了就可以出院了,明早就收拾收拾回家吧,毕竟这里的住院费太贵了。”母亲顿时有些无奈。

两人继续聊了几句便也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阳洋就和母亲收拾了一下,便去办了出院手续,因为阳洋身体并没有完全恢复,母亲在医院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就离开了医院。

很快出租车就离开了新城区,来到了阳洋和母亲所居住的旧城区。

“阳洋,你自己上去吧,这几天我虽然向工厂里请了假,但也不好时间过长,我就先回工厂了。”母亲在小区门口有些无奈的对阳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