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妃为什么不自己爬上来 三个师姐千娇百媚 笔趣阁

珍妃为什么不自己爬上来 三个师姐千娇百媚 笔趣阁

“不是,只能说是保住了他的性命而已,必须提升到三十以及以上才能是脱离危险。”小诺直接否决了阳洋的说法。

“这又有什么区别吗?”阳洋疑惑道。

“这么跟主人说吧,健康属性在六十以及以上属于健康,六十以下四十以上(包括四十),就属于虚弱,而四十以下三十以上就是极度虚弱。

而三十以下二十以上就是不治疗的话健康属性就会慢慢降低,直到降到二十以下,那就必死无疑了。”小诺对阳洋详细的解释道。

“那这样就是说我必须将提升到三十咯?”阳洋有些无奈的问到。

看来自己就算把全部的全能属性点都加在他身上也不行。

“嘿嘿,主人可真笨,我可是说二十以上就可以保住姓命了,虽然会慢慢降低,但是只要主人让他止血了就不是降低的慢了,除非他得了癌症。”

小诺笑嘻嘻着说道,丝毫没有在意自己面前有个快要死了的人。

得,说救就救,总不能让他死在自己这里吧,而且就为了那蒙面男子追杀他,阳洋也必须救。

阳洋再次查看了一下中年男子的属性,这一下,阳洋想哭了,尼玛健康只有十一点了,这才几分钟?下降的这么快。

阳洋再也不敢犹豫了,直接将他的属性提升到了二十一,然后从自己房间里迅速的翻出一个小药箱,简单的给他包扎了起来。

“呼,终于好了。”看着男子身上的三处伤口上包着自己的成果,阳洋擦了擦头上的汗,然后看了下他现在的属性。尼玛,,只剩二十了,还好包扎的快。

“小诺,他还能坚持多久?”阳洋可是记着小诺说的话,这健康属性可是会下降的。

“唔,小诺也不知道,不过一两个小时应该还是能坚持的吧。”小诺伸了伸自己的小舌头。

“不是吧,一两个小时?还是应该?那我不是白费功夫了。不行,得看看能不能联系他的家人。”说干就干,阳洋马上在男子身上翻了翻。

当摸到手机的时候,阳洋才松了口气,拿出中年男子的手机。还好手机没有设置密码。看着这高档手机,阳洋很快就按进入拨号页面,看着联系人,阳洋突然有种想把手机给摔了的冲动。

没有一个备注,靠,全是号码。

做了个深呼吸,阳洋给这中年男人最近联系的人打了过去。还好,对面很快就接通了。

“喂?”

“你是谁?我父亲的电话怎么在你手里?”对面传来了一个非常冷的女声。

阳洋一听对面是他女儿就放心了,看来自己运气不错。“那个,我是,,你不用管我是谁,反正你父亲在我这里,你快来吧。”

“你想干什么?我跟你说,你敢动我父亲一下,我一定让你付出代价!”阳洋一说完,对面就显得十分激动。

呃,阳洋一听就感觉好像不对劲啊,连忙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救了你父亲,你还是快来吧。”

“你到底是谁?我凭什么相信你?”对面情绪似乎一下稳定了下来,开始质疑起了阳洋的话。

虽然阳洋很不爽,但如果对面不质疑的话,阳洋也不会轻易的相信对面是这人的女儿。阳洋不知道这男子还能坚持多久,直接就是冲着手机说了一句就挂了。

“爱信不信,反正你父亲还有一个小时的命,如果再不接受治疗,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了,你到了平安小区给我打电话。”

“嘟嘟嘟……”听着对面挂断电话的声音,赵雨碟的小脸气的通红。

“陆伯,带人和本小姐一起去平安小区,本小姐到要看看是那个臭小子敢挂本小姐的电话!”

看着手里的电话,阳洋从挂断电话到现在已经过了十分钟了,虽然只有十分钟,但阳洋就已经查看了这中年男子身体属性五次了平均分钟查看一次。

说阳洋现在不紧张那是假的,谁知道他女儿离这里有多远?要是一时赶不来那可就歇菜了。

终于,在又过了十分钟后,手中的电话终于响起了,不过,看了一眼号码,不是他女儿打开的,阳洋一下就紧张了,到底是接还是不接?

在阳洋犹豫了一会儿,电话就停了,显然是对方挂了。

“小姐,对方没接。”一位有些显老的中年男子向自己身边一位身穿黑色紧身衣的赵雨蝶说道。

“哼,看不出来还有点意识。”赵雨蝶站在平安小区的小区门口摸出了自己的手机,很快就拨通了自己父亲的电话。

就在阳洋在研究刚刚打来的那个号码的时候,手机再次响起,阳洋神经一紧绷了起来,以为又是刚刚那个号码打来的,拿起来看了一眼才松了口气,接通后,对方简单的说了句到了,然后就挂了。

听到电话传来的挂断声,阳洋乐了。这小妞还挺记仇的。微微打开窗户,阳洋通过窗户缝隙看向小区大门,总共三个人,通过身形可以看出是两男一女。

“这人不会是hēi社会的吧?”阳洋看了看一旁的中年男子。算了,管他的,自己又不是害他的人,反而救了他,就算是hēi社会也不会不讲道理吧。

拿起手机,再次给他女儿打去,看到小区门口那个女的拿起手机接电话,阳洋这才相信了,有些事还是要仔细确定的。

“喂?你给本小姐打电话干嘛?不会是在骗本小姐的吧?”赵雨蝶见自己手机又响了起来,微微皱了皱眉头。

“你觉得我是在骗你,你可以马上走,我也没有权力留下你不是?”阳洋可不是个喜欢吃亏的人,“进入小区左拐,二楼,在楼间等我。”

“嘟嘟嘟……”听这电话的挂断声,赵雨蝶险些崩溃,“哼!陆伯,我们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