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手伸过去了 小叶1—12部分房东小说

他把手伸过去了 小叶1—12部分房东小说

光线昏暗,半月的月色投在郁唯楚的脸上,显得并不清晰甚至模糊的厉害。

“既然你这么说,不如你帮我劝王爷,让他自己放弃求亲,我会主动离他远远的。”

天地可鉴,郁唯楚说这话完全是出自真心,而且自问语气方面都是请求多一点。

然此话落在冷曦月的耳里,却莫名成了一份挑衅。

尖细的指甲直接嵌入了掌心,她紧紧的咬了咬牙,一字一句念的很是清楚明白,“苏凉你真的是个祸害,我当初就不该救你,再这样下去,王爷迟早会死在你的手里。”

郁唯楚皱眉还想说什么,但见冷曦月深深的吐了口浊气,显然是气的不行,妒意怒意恨意一同溢出来唇齿。

“你一个残花败柳,凭何能得王爷喜爱,嫁与王爷,还不快滚出去?!”

她突然骂起来,郁唯楚还未来得及回应,不远处便蓦地传来一声呵斥,“放肆!”

……

男人的声音一贯温润如玉,听着很舒服,但疾言厉色起来也是相当的具有威慑力。

郁唯楚黑白分明的眼眸往身后看去,便瞧见一袭淡蓝色华服长袍的男子疾步朝她们走过来。

冷曦月的面色一白,怔怔然的看着他走前,走到郁唯楚的身边,看着他伸出手将郁唯楚拉到他的身边护着,眉目微微涌起一丝狠戾的望向她,“你可知,随意辱骂皇家郡主之人,该处以什么刑罚?”

冷曦月紧紧的咬住唇,紧扣的双手死死的攥着手中的绣帕,面色凄然的凝向他。

“曦月不管谁是郡主谁是公主,曦月只要王爷好好的……”

郁唯楚曾听陆清清说过,冷曦月心中是有心上人的,并且那个人,还不是凤澜。

可眼下看来,却又似乎未必。

她见过忠心耿耿的部下,落苏也是女子,也曾因寒墨夜的事情故而迁怒与她。

却从不会让人觉得妒意恨意甚浓,只是单纯的护主。

指不定就是有什么奸情,更何况这个曦月姑娘,还是凤澜的侧妃。

只是因为苏凉的问题,故而凤澜一直不曾对她敞开心扉。

思及此,她看了看凤澜,又望了望冷曦月,有些干干的笑了下,“那什么……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言罢,郁唯楚转身便要走,然胳膊蓦然一重,被人紧紧的扣住了。

她回头看过去,男人的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只是朝冷曦月道了句立即离府,而后便牵着她的手,带着她往后走。

郁唯楚哎的一声,凤澜没有理她,径直将她带离原地。

冷曦月眼眸一震,狭长的眼眸里倏地就滚出了热泪来。

她站在原地眸色凄凄而怨恨的瞪着他们二人的背影,攥着粉红色绣帕的手撕拉一声,被她尖细的指甲戳破,留下了一个破洞来。

苏、凉!

凤澜将郁唯楚带到了书房,单手扣在了她纤瘦的肩膀上,用力的摁着她,迫使她坐在了椅子上。

他也坐了下来,并且坐在了她的对面。

温淡矜贵的气质依旧,男人漆黑的眼眸染着丝深意,薄唇微微抿着,状似有些不安。

“方才她说的话,不许你往心里去。”

郁唯楚没有料到他一开口就是这样的话。

刚才冷曦月跟她说了什么

大意好像是说她残花败柳,配不上凤澜。

郁唯楚倒是从来没想过,自己残花不残花,败柳不败柳的,本来就没有想过会和凤澜成亲,也不曾想过还要再招惹谁。

更何况,凤澜喜欢的人是苏凉又不是她,她喜欢的人是……反正不曾对凤澜动过男女之情,自然不会在这方面徒生自卑,也不会觉得在这方面是她的痛处。

“方才的事情,我没有放在心上。”

郁唯楚看着他,语气尽量平静端庄些,以显得认真一点,“我来寻你,主要是想谈谈我们的婚事。”

凤澜紧蹙的眉宇略略舒展开来。

他的眼睛对上郁唯楚的眼睛,唇畔噙着笑意,“嗯,你喜欢什么样式的嫁衣?”

郁唯楚摇了摇脑袋,“我不会答应你的求娶,但我不想你丢脸,索性你便自己入宫请旨,将这句话收回罢。”

精致的下巴微微抬起,不躲不闪的迎上男人的视线,看着男人深沉敛着的黑眸里翻卷出了一丝不悦,郁唯楚继续轻声的开口。

“我已经记起了和寒墨夜曾经发生过的故事,不论日后还会不会喜欢他,但现在,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王爷,我还喜欢他。”她的唇角微微勾着,“爱一个人,可以在时间中被抹去痕迹,抚平伤口,但在短暂的时间内,我的确无法做到释怀,很抱歉,我真的没有办法嫁给你。”

空气中霎时死寂一片。

这段话,郁唯楚没有打过任何的草稿,就是顺着心意说出来的。

凤澜不相信她不是苏凉,那她便当作自己是苏凉,当作自己是被寒墨夜伤过的苏凉,若他真的爱苏凉,必定会尊重苏凉的决定。

至少他会愿意为她延后时间。

实在不行到了最后她要跑,也可以有一点时间可以准备一下。

男人深邃漆黑的眼紧紧的盯着她,“你说的这些话,是真心的么?”

郁唯楚一看有戏,面上更是维持着镇定沉稳的神色,重重的朝凤澜点了点脑袋。

凤澜的眸色一暗,细长浓密的眼睫蓦然垂了下来。

凉薄的唇角勾起的笑容也渐渐的敛了起来,他坐在原位上,久久都不曾动过一次。

悲怆的凉意在静谧的室内悄无声息的蔓延开来,直击郁唯楚的内心深处。

凤澜是真的很喜欢苏凉的,郁唯楚可以感受的出来。

此刻她利用苏凉的身份,与他说苏凉的心中有其他人,便是凤澜不说,他心中也必定难受万分。

可眼下也别无他法。

愧疚的感觉弥漫在心底,郁唯楚抿了抿唇角,搭在膝盖上的双手有些忍不住的揪紧了衣摆。

“真的很对不起,你有什么办法可以将此事平息下去,我会竭尽全力配合的,哪怕要在我身上泼墨水,只要不会伤到你,我都不会在意的。”

凤澜蓦然笑出了声。

“苏凉。”他嗓音低低的唤着她的名讳,清俊的容颜微微抬起,站起身来俯身将手臂撑在郁唯楚身侧的扶手上,将她整个人围困在椅子和他的胸膛之间,“没有办法平息的。”

他们的距离很近,近到能清晰的感受到对方的呼吸,近到可以将对方的眼睫都看的十分仔细,薄唇溢出一个字一个字的字音,低哑而晦暗,“本王已经对你君子十余年,不想再当谦谦君子了。”

“如今本王无权无势,你若够狠心,舍得抛弃本王,你便放手来,也叫本王再尝尝……什么叫做蚀骨噬心的滋味,嗯?”

……

郁唯楚从六王府中浑浑噩噩的走出,恍恍惚惚的上了马车。

男人有些沙哑温淡的声音依旧在她的耳边萦绕着,他犀利而又深敛的黑眸紧紧倪着她的神情,不断的重复在她的脑海中重复。

【“眼下你不喜欢本王,本王可以等你,十年都等过来了,也不差这一时。”】

【“忘了告诉你,今日做出了两份喜帖来,其中一份作为样本,另外一份,本王已经派遣出去了,,你这样看本王也没有用,他来与不来都无所谓,但你嫁与本王,他是必须得知情的。”】

这是男人之间的挑衅。

郁唯楚很明白。

当初寒墨夜以为她和凤澜有,染,不也曾深深的忌惮却又挑衅过凤澜?

只是凤澜比他更不安。

至少这个婚事,他还需要让她这个还喜欢着其他男人的女人,点头。

而送到寒墨夜手中的喜帖,将是她最好服帖认同婚事的最大缘由。

毕竟,她已经记起了前尘往事,知道报复前任的办法,就是嫁给前任最讨厌的那个人。

郁唯楚走后,凤澜独自一人在静谧无比的书房里坐着。

锦书被传唤,进来的时候只是敲了下房门,便迈开了步子,朝凤澜拱手行礼。

男人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掀,低沉的嗓音卷着一丝冷意,“遣人把下午做好的喜帖,送到靖王的手上。”

锦书一愣,而后应了句是。

“切记一点,不论本王与凉儿的婚事在何时,喜帖都必须是在他回了顺天之后,再交于他手上。”

“属下遵命。”

锦书领命告退,男人修长挺拔的身子依旧坐在原位上。

【“不论日后还会不会喜欢他,但现在,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王爷,我还喜欢他。”】

【“爱一个人,可以在时间中被抹去痕迹,抚平伤口,但在短暂的时间内,我的确无法做到释怀,很抱歉,我真的没有办法嫁给你。”】

黑沉沉的眸子落在桌面上散开来的文案中,女人清脆干净的声音又不由自主的响荡在耳畔,男人搭在书案上的大手倏地攥紧,他深深的闭上了眼,喉间像是被哽住了一般,竟一时的难以发声。

如果当初,他听了她的话,随她离开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今日……还会不会听到如此碾碎他心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