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同学洗澡硬了同学帮我搜 民工与校花苏蔓

我和同学洗澡硬了同学帮我搜 民工与校花苏蔓

“谈话不会太久,只需要耽误你几分钟的时间。”陈凉墨关上车门,走到喻骁风的身边。

“喻骁风,家境贫寒,父亲嗜赌欠下许多高利贷,母亲靠小吃摊维持生计,望子成龙。”陈凉墨像是背公式般将喻骁风的家境背出来。看到少年染上怒色的脸庞,陈凉墨微笑着说。

“觉得这个家境给你蒙羞了?不都是事实嘛,不必过于在意。”陈凉墨整理好领带,眼神直盯着喻骁风,“今天来的目的是让你离大小姐远一点。摊子被砸只是个小事,我也不想用俗气的方法,可解决问题果然用钱最方便。”

“你的父亲向我手底下的公司借贷了五十万,你的母亲我也会安排好工作。想维持好现状,那你乖乖离大小姐远点,否则,我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话尽于此,对于贫穷少年,陈凉墨明白什么才能最能摧毁他的意志,“如果我发现你没有照做,后果自负。”

高高在上的模样彻底激怒了喻骁风,他猛地冲上前:“是你,是你叫人砸了我妈的摊子,你现在是用钱来打发我吗?苏慈安知道你在背后这样羞辱她吗!”

陈凉墨微微退后两步,讥讽地一笑,似看蝼蚁一般:“大小姐的羞辱是来自你,现在你也没多喜欢她不是吗?你愿意为了她去反抗全世界吗?”

反抗全世界?喻骁风还没考虑过,兜里的老式手机响起,接起电话是他妈妈的声音。

“小风呀,妈妈被一家大公司给雇去做保洁员啦!”

这家公司名好像不是苏家名下的,陈凉墨到底是什么人?

喻骁风再抬头时,豪车已经不见了,被压着的传单随着风又飞到他的眼前。

听过卢奈奈的话后,苏慈安仔细考虑起来她究竟因为什么而对喻骁风痴迷不已。

因为像爸爸的气质吗?还是他的长相正好是她的理想型呢?

苏慈安躲起来自己苦恼着,最近喻骁风也神出鬼没的,常常见不到人,见到时候也是漠然的样子。

捧着便当盒,路过那条崴了她两次脚的楼梯时,苏慈安觉得脚踝处似乎又隐隐作痛了。

走过两步后,树枝下似乎有个少年仰面躺着。苏慈安凑近一瞧,这不是喻骁风吗?

感觉上次和他说话已经过去好久了,最近也是一脸疲惫的样子,不知为什么而憔悴中。

苏慈安静静地托腮看着他,从树丛里跑出来一只小猫,蹭着喻骁风的侧脸。

见到喻骁风轻轻皱起眉头,苏慈安赶紧“嘘”上一声。却看到喻骁风没睁开眼,只是抬手温柔地抚上小猫的背。

奈奈问她,为什么喜欢喻骁风?她想,她应该是知道了。苏慈安伸出手,隔空抚摸眼前和谐温柔的一幕。

下午的时候,苏慈安决定给卢奈奈买个生日礼物,奈奈的生日和自己的相近,但是奈奈不爱过生日也没人给她过生日,所以苏慈安每年都会准备一份礼物给她。

看好东西后,苏慈安想起奈奈正好在附近兼职,想着去见上她一面,走到店门外的时候,正好看到不可思议的一幕。

卢奈奈坐在椅子上,旁边是喻骁风,两个人似乎聊的很开心的样子。

苏慈安愣愣地站在店门外,身后有顾客问她:“小姑娘,你要不要进去啊?不进去别挡着门。”

那天晚上,苏慈安等着卢奈奈下班。刚下班看到苏慈安在外头等着,卢奈奈惊奇地走上前却听到一句话。

“奈奈,你和喻骁风说了什么?”

卢奈奈脸上的笑容收起,站在不远处,严肃地问她:“小慈,如果我喜欢上了喻骁风,你会把他让给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