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校花帮我口 随着火车的颠簸进

高中校花帮我口 随着火车的颠簸进

距离太近,纪流苏避之不及,运气抬臂,竟用五指生生掐住剑刃。

右掌迅猛地往他手腕处击去,成功夺剑!

傅景天没料到她会武功,方才那一击实在大意,此时见她持着自己的剑,不禁恼羞成怒。

“放下,不然你会死得很惨!”

“你杀我的理由是什么?”纪流苏沉声,任由左手掌的血地落在地。

按道理,他知道自己是齐心筠的仇敌,会趁机利用她找出齐心筠才对。

“当初有一个替死鬼,不幸在我手中死了,如果你是她的同伙,恨得自然不止是齐心筠,还有我。”

傅景天浑身寒意逼人,内力暗涌,宁可错杀不可放过,他要让这件事永远沉寂!

纪流苏又怎会畏惧,重生那日起就经历了魔鬼般的训练,她对自己的武功还是很有自信的。

然而,刚准备运气,身体一阵麻痹袭来,双腿一软,半蹲在地。

她抬起血迹斑斑的左手,眉头一敛。

剑上有毒!

“自称堂堂大丈夫大将军,却对女子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你是怕杀不了我吧。”语气中毫无惊惶之意。

傅景天察觉到她的异常,眼底掠过一丝惊诧,想起出门前是齐以松碰过他的剑。

“即使你不中毒,也难逃一死。”

他不再和她废话,准备一招了结,谁料她在自己手下熬过了三回合!

毒剑躺在一角落无人理会,纪流苏伤痕累累地撑着墙壁喘气。

忽而勾唇一笑,嘴角的血迹愈发妖冶。

星眸尽是轻松的笑意,彷佛在嘲讽着他连女子都无法对付。

这份无畏让傅景天都愣了片刻。

纪流苏是不怕死,况且死在夏衍最后逗留的地方,也算是弥补当年的遗憾了。

强撑的力气渐渐耗尽,喉咙一涩,再次吐出血来。

杀意骤然袭来,她闭上双眼,知道这次再也躲不开了。

千钧一发之际,纪流苏只觉腰间一紧,落入一个温软的怀抱当中。

她错愕地掀开眼帘,看见傅景天慌乱地后退几步,道:“贾……贾兄?”

纪流苏艰难地仰着头,凝视着他如同覆上冰霜的侧脸,略有汗珠,竟也俊美无比。

墨子染?他和傅景天不是同伙的吗……

“对我故友下毒手,这是何意?”嗓音低缓,却蕴含着让人颤栗的冷意。

纪流苏心中一暖,放松神经后再也撑不住,晕了过去。

后来的事情她全然不知,有意识的时候听见了徐枫的抱怨:“小纪子怎么又中毒?”

朦胧地掀开眼皮,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墨子染担心的双眸。

然而只一瞬便消失,仿若幻觉。

她攥住他的衣袖,“为什么救我?”

他浅笑,缓缓摊开她绑着绷带的手掌,“你欠我的人情,死了怎么还?”

纪流苏静静地凝视着他,彷佛要看穿他真实的想法,良久后忽而笑了。

“小庄稼这般深情,我真是感动至极。”

心中对他的防备,在一点点的消散。

徐枫摇晃着羽扇,对小墨子的手段愈发佩服,他先假装依附傅景天,随后出手相助,利用这种落差快速攻破纪流苏的心底防线。

“好了好了,没事就各回各家吧。”

纪流苏这才发现这里漂浮着一股浓郁的丁香,既不是赌庄也不是林宅,正是徐枫的房间。

一道敲门声响起,门扉外传来林乐儿的问话。

“徐大夫,有什么药对受伤的人有好处吗?”

“齐府自然有大夫给傅将军看病,我看不用你操心。”

“……徐大夫说的是,打扰了。”

徐枫没有打开门,直接在房内回话,不一会儿就听见林乐儿离开的脚步声。

纪流苏从他们的对话之中得知,傅景天受伤了,林乐儿想赠药去看望。

可是傅景天怎么受伤了,难道……

“我是不是错过了一场好戏?”她看向悠悠喝茶的墨子染。

“哪能算戏,不过是一眨眼的事情。”

扑哧一声,两人皆是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