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丽人许芷晴回去找陈曦 国产剧情演绎打扫卫生

守护丽人许芷晴回去找陈曦 国产剧情演绎打扫卫生

“体弱?就她这三天两头闯祸闹失踪,差点就没把整个邺城给翻了,你还说她体弱?体弱的是你老子我!”

凤钧天/怒声呵斥,这样让自己兄弟为她挡藤子的事,是见怪不怪了。

只是凤清羽这小子,不是在宫里吗?

听着凤清羽与凤钧天争辩不休,凤九歌终于忍不住抬起了头,在她看见凤清羽背上渗出的鲜血染红了他的白衣时,满眼全是心疼。

她怎么也想不到,凤钧天这一次居然下了如此重的狠手,如若这一藤条是落在自己的身上,那得有多疼?

想着,明亮的眼眸中泛出了泪花。

“嘶……”

强忍着背部传来的疼痛,凤清羽斜看了一眼身后依旧跪着的凤九歌,心疼万分。

“爹,三姐这性子您也是了解的,这次能毫发无损回来,您老不也安心不少吗?更何况,打在三姐身,疼在您老心,您老又何必折磨您自己呢?是吧?”

凤清羽字字轻柔,说进了凤钧天的心坎。

想来,凤家三代就出了这么一个女儿,父疼兄爱,都把她凤九歌捧在手心,生怕她有个磕磕碰碰的,这一鞭若真是打在了她的身上,不知道要心疼死多少人。

“哎……”

凤钧天轻叹摇头,靠后坐了下来。

“罢了,罢了,别跪着了,下去吧!”

见凤钧天示意自己下去,凤九歌站起了身,一颗揪着怕挨打的心,算是放了下来。

可,在她得到释放,却不知该不该离开。

毕竟,凤清羽的背上,是因她……

看出了凤九歌的担心,凤清羽浅笑摇头,“没事,你先回房吧,我一会去找你。”

凤九歌不笨,自是知道两人有要事要谈,也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凤府,书房。

简单的清理了一下背上的伤,凤清羽倒像是个没事人一样,神情自若,悠闲的端着茶喝着。

“清羽,太子殿下,是不是也来邺城了?”

寂静,被凤钧天开口打破。

身为太子的贴身侍卫,若是太子殿下没有来邺城,想必凤清羽也是不会出现在凤府的。

这一点,凤钧天甚是明白。

凤清羽未回答,只轻点了点头。

此时,凤钧天神情有些异样,仿佛摇头叹息,已成了他这个年纪的象征。

“爹,孩儿有一事不明。”

放下茶盏,凤清羽直面问道。

这件事,在心里已是压抑许久,可始终,他都没能想明白。

“清羽,你虽是我收养的义子,可你的命,却是太子殿下救的。你为殿下考虑,也情出所以,只是,有些事,天命难违啊。”

凤钧天如此说,凤清羽也算明白了些许。

可他,却还是想问。

“殿下的救命之恩,您的养育之恩,孩儿都铭记在心,这一生,殿下和凤府,孩儿定会用命守护。”

黑如墨的眼眸中,是凤清羽说话的真诚。

“只是,爹,孩儿在殿下身边已是待了三年,殿下一心想要做个闲散不闻政事的逍遥游子,为何当初,您要斩尽荆棘,也要助殿下坐上太子的位置?”

无奈一笑,凤钧天再次叹了口气。

如若可以,他也想做个平常之人,那些所谓的天机,天命,他一概不想知道。

若不是当初鬼迷了心窍,凤家也就是平平淡淡的算命世家,不会三代皆为国师。

“清羽,有些事,虽是明白,可也得揣着明白当糊涂,知道得越多,对你来说,便是越危险。”

危险吗?

从被遗弃的那一刻,凤清羽觉得,所有的危险,对他来说,都不算危险了。

更何况,在哪皇宫待了三年,恐怕是再没有比皇宫更危险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