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看到学生哭是什么心理 调教性奴女市长桌下吞吐

老师看到学生哭是什么心理 调教性奴女市长桌下吞吐

而正在酒店里的衣盏并不知道这发生的一切,她起身穿好衣服,迟疑了一下,拿起了沙发上的U盘放进包里,迅速离开了房间。

打车去公司的路上,她接到了几个同事的电话,关除了切的询问她是否生病,就是匆忙嘱咐她赶紧来,总监心情不好。

昨晚发生的事情,她以为今早会传开,看这样子,倒像是没有人知道。

然而就在她有些诧异的来到剪辑室,刚在位置上坐下时,沈总监就领着一个人朝这边走了过来,步履带风的直逼她眼前。

还是不肯罢休吗?

果然,总监扯着嘴角勉强笑了下,语气略微遗憾的开口,“衣盏,这是公司从ICFE新挖来的新锐导演,能力很强,恰好她对你手下负责的那个纪录片历史性文案很有兴趣,你是不是可以今天找时间移交一下?当然了,你要是不愿意,我也可以理解。”

话说到这里,已经有不少同事半遮半掩的看过来,衣盏环视一周,大脑迅速得出了答案,淡淡的笑了。

“当然可以,我完全没有意见,还要感谢您给我这个机会,您要知道,为了这个片子的各地取材我可是头疼的不得了。”

言外之意就是我可是为了它殚精竭虑。

总监垂眸扫一眼她细长脖颈处显目的红痕,眼中划过一丝嘲讽,“那就好,交接工作记得安排好。”

这个片子她跟了近半年,纪录片出名的利益少而且技术难度高,向来没人愿意导,她手底下这个后期剪辑马上要结束了,这时候换人来,还真是欺人太甚。

也不知怎么的,衣盏突然从心底涌出一种按捺不住的恼意,把手里的笔一丢挑眉站了起来,“不过有件事,您还是有必要知道一下的。”

“我这个人不怎么会应酬,以后见金主这种大任务,您还是自己亲自去陪比较合适。”

眼前的女人美的近乎跋扈,扬着精致的下巴咄咄逼人的样子,竟让那女总监愣在了原地,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衣盏却又重新低眉顺眼下来,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语气谨慎,“我家里出了点事,我交接完工作后,想请假两天,您看可以吗?”

总监的脸色瞬间变得不好了,但又挑不出什么错来,只好盯着衣盏那张精致脸蛋上正微抿着的红唇,慢慢点了头,“可以。”

总会有人来收拾她的,自己犯不上惹火上身。

衣盏动作很快,把影片集合整理好交给那个新人后,也没有回家,直接去火车站买了离开的票。

家人都不知道在哪里,还能出什么事呢,不过是她找个借口出来散心而已,那个公司,衣盏真的是一分钟都不想在待下去。

衣盏并不知道的是,自己刚刚坐上火车离开连城,就有人迅速来到了她的剪辑室和家里,遍处询问无果后才悄无声息的离去。

怎么也找不到她后,一行人才咬牙硬着头皮拨通了电话。

连城某处,唐溯渠冷着脸,沉默的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唐总,到处都找过了,就是没有人,倒是有公司同事说她下午要回老家一趟,怎么办?”

“让D市那边插手查,必须找到她。”

电话这边的人犹豫一下,“要是里面的东西她已经看了,我们……”

U盘里放着这几年唐家所有人涉嫌谋害要官,插手政界选举和秘密交易的证据,是他收集起来准备日后清理门楣的,但无论怎样,决不允许落到别人手里。

唐溯渠黑沉的眼眸一垂,耳边突然回响起那晚衣盏轻颤的唇间溢出的细弱求救声,手里的文件猛的合上,声音里多了少有的戾气。

“直接做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