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意南顾砚钦免费全本小说 姜意南顾砚钦章节目录

姜意南顾砚钦免费全本小说 姜意南顾砚钦章节目录

姜意南顾砚钦是著名作者喻言时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一场剧组的宴会,喝醉酒的姜意南走错了房间,和只打过一次照面的著名导演顾砚钦有了荒唐故事。当时她以为这是一件小事,没想到,三个月后被查出怀孕,她还被媒体拍到去医院的照片。一时间,全网都是她未婚先孕的热搜,严重影响她接下来的拍戏安排。无奈之下,姜意南只好和孩子的生父顾砚钦签订为期一年的婚约,先携手度过这次难关!

《笨玫瑰》 第1朵玫瑰 免费试读

姜意南从医院出来已是下午三点半。

太阳高悬,午后日头格外刺人眼,她本能地觉得不适应,下意识伸手去挡。

明明已是深秋,阳光从指缝间泻下来,淌过皮肤,竟万般灼人。

脑门突突作响,耳畔各种杂音环绕,一次性医用口罩严严实实地遮住面容,她只觉得胸腔鼓噪,沉闷难当,完全透不过气来。

眼前人影幢幢,男男女女,老人小孩,穿梭不断,世间的一切仿佛都黯然失色了,像极了上个世纪老旧的黑白默片,静止而沉默。

姜意南拢紧了身上的风衣,踩着高跟鞋,麻木地跟随人流去了停车场,仿佛滑入大海深处的一尾鱼,悄无声息。

坐进车里,发动车子,一口气跑了两条街。

握方向盘的手一直抖个不停,理智俨然就是那浸了水的海绵,一点一点往下沉,越来越重,也越来越混乱。

“小姐,你怀孕了,孩子要不要?”

“什么?!医生你说我怀孕了?怎么可能?”

“你几个月没来月经,自己心里没点数?你已经怀孕三个月了。”

……

最终车子在潮海路停下。

这条路上植了大片丹桂,天虽已转凉,可花枝上依然点缀着点点金黄,秋风携裹花香飘了老远老远。

街道空荡,四下无人。可姜意南依然不敢开窗,她迫不及待地摘掉口罩,大口大口喘气。

不够,不够,完全不够!

像是一条鱼被人狠狠地拎上岸,经由烈日暴晒,她吐息困难,处在断气的边缘徘徊,挣扎无果。

这辆小宝马是姜意南自己的车,她一年到头都开不到几次。不像保姆车应有尽有,她翻遍整个车厢才在后座的缝隙里翻出一瓶还未开封的小瓶装山泉水,还是几个月前她的生活助理小戴落下的。

她握住玻璃瓶身,五指压紧,指节微微泛白。费力地拧开瓶盖,一口气灌下一大瓶,才暂时压制住满腔复杂的心绪,找回了点理智。

刚刚从医生口中得知自己怀孕的消息,姜意南完全不会思考,脑子里飘过的唯一念头就是:梵声姐不得弄死她啊!

当红小花未婚先孕,这事儿搁在任何一个经纪人身上估计都得疯吧?绕是闻梵声是那么好脾气的人,她肯定也得将她大卸八块不可。

姜意南真切地意识到她已经惹了***烦了,一着不慎就能彻底毁掉她的事业。

现在她总算冷静下来了,趁着梵声姐还不知道,她得赶紧把肚子里这个麻烦处理掉。

她时间不多了,《黎明之吻》眼看着就要开机了,她立马就得进组。到时候可就再也没机会处理这个***烦了。胚胎一天天长大,俨然就是一颗定时炸.弹,一天不处理,她就一天不能安心。

她必须赶紧回家,外面全是狗仔,多待一秒都危险万分。

想到这里,姜意南再次发动车子。

车子平稳地开了五十米,然后华丽丽的抛锚了,突然停在了路边。

姜意南:“……”

姜意南僵愣了数秒,双手用力拍了下方向盘,忍不住爆了粗口:“草!”

人一旦背起来那真是诸事不顺,喝水都塞牙缝。

这辆车她很少开,一直停在她家车库里吃灰。她算算时间,应该有大半年没有保养了。抛锚好像都是注定好了的,专门上赶着给她添堵。

她对车一窍不通,什么原因导致的抛锚她根本不得而知。眼下一筹莫展,烦躁的思绪愈发加重,两道漂亮的眉毛皱成一团,舒展不开。

她已经够烦的了,偏偏老天爷还不让她安生,车子都要给她上演***。

姜意南沉淀数秒,果断掏出手机给4S店打电话,想让对方赶紧派人过来处理。

电话尚且来不及拨出去,主驾的车窗玻璃就被人从外面砰砰敲响了。

沉闷的两声,无比突兀,仿佛榔头重重地敲在姜意南心尖上,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她握手机的那只手不由收紧,顿了一瞬。她害怕是什么私生饭,赶紧手忙脚乱地把口罩戴上。警惕地往窗外瞄一眼——一个年轻的男人赫然站在车外,黑衣黑裤,气场强大,给人一种保镖既视感。

这是一张非常熟悉的脸,姜意南快速在脑海里做了个横向筛查,总算有点印象了。这人她认识。

她放下戒心,伸手降下车窗,疑惑地问:“顾先生,有事吗?”

来人对上姜意南的目光,礼貌地开口:“姜小姐,您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姜意南也不隐瞒,轻声回答:“车子抛锚了。”

“需要我们帮忙吗?”

“多谢顾先生的好意,我已经通知我助理过来了,她会处理的。”

听她这样说,对方不做强求,笑了笑便离开了。

姜意南隔着挡风玻璃目送对方过了马路。视线尽头,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安静低调地立在路边,车身沐浴在大片日光之下,泛着粼粼冷光。

只是那车牌霸气又嚣张,成串的6和8,分外惹眼。

姜意南下意识抚了抚自己扁平的小腹,眯了眯眼。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孩子爹应该就在车上。

***

顾塬拉开车门,坐进主驾,低头给自己系上安全带。

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跟后座的人说话:“没什么大事,车子抛锚了,姜小姐说不用帮忙,她助理会过来处理的。”

后座上闭目养神的年轻男人懒洋洋地“嗯”了一声,算作回应。

车子徐徐往前开,窗外沁凉的秋风灌进车内,吹动男人鬓角的碎发,露出一张白皙光洁,棱角分明的俊颜。

“嗳砚钦,你怎么知道那是姜小姐的车?”姜意南一个大明星,平时出行都有一大堆人跟着,要不是见到了她本人,顾塬根本就不敢相信那是她。

“我见过她的车。”后座上的人言简意赅。

顾塬不做深想,自顾说话:“姜小姐今天的脸色瞧着不太好,特别苍白,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我本来想问问,但想着跟人家也不熟,不好多嘴。”

闻言,男人一贯沉静的面容终于浮现出些许波澜,他倏然睁眼,追问道:“你说她脸色不好?”

顾塬:“可不嘛,白得跟蜡纸似的,有些渗人。”

顾砚钦不由拧眉,立即沉声吩咐:“哥快,往回开!”

——

顾塬将油门踩到底,马不停蹄飙了一条街,开回到刚才姜意南停车的地方。

前后不过七.八分钟的时间,等他们再回来,那辆白色宝马mini早已不见踪迹。

顾塬扶住方向盘,扭头朝后座说:“速度挺快啊,这么会儿功夫车子就修好开走了。”

顾砚钦推开车门下车,沿着街道四周逐一扫了一圈,始终都没能发现那辆小宝马的影子。如此看来,姜意南她们确实已经走了。

他又坐进后座,“回去吧!”

顾塬一头雾水,奇怪道:“砚钦,你这么火急火燎开回来干嘛?难不成姜小姐出什么事了?”

顾砚钦抬手摁了摁太阳穴,神色莫辨,“可能是我想多了。”

顾塬:“……”

风马牛不相及的回答,顾塬简直听得云里雾里。他迫不及待追问:“到底怎么回事啊?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啊?”

“好好开车!”后座上的人却是一句话都问不出了。

顾塬干脆不问了。顾砚钦的心,海底针,谁都猜不透。但凡他不想说的事儿,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也照样撬不开他的嘴。

“下个月《黎明之吻》该开机了吧?姜小姐这次怎么是女二?”顾塬及时换了个话题。

以姜意南如今在圈内的流量和人气,胜任女主绰绰有余。这次却只能屈居女二,给相同咖位的任朝歌作配。

顾砚钦音色低缓,平静地解释:“男主定了穆夜弦,女主投资方那边想用任朝歌,这对国民CP能炒话题。”

顾塬面露惋惜,“那姜小姐有点可惜了,她的演技根本不输任朝歌。”

“女二演好了照样吊打女主,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顾砚钦虚靠在后座上,双目微阖,修长的五指紧贴手机屏幕,感受到一点凉意。

***

姜意南一口气将车开回了家。

刚刚车子突然停在路边,她以为是车坏了。其实只是暂时的熄火。

过后再点火马上就发动了。

到家以后,她先冲了个热水澡,洗去全身的冷汗和疲惫。

洗完澡出来,她陷进沙发,整个人慢慢从刚才极度恐慌的情绪中抽离出来。

湿哒哒的头发用干发帽裹住,她也不愿意拿吹风机吹干。

坐到书桌前,从笔筒里抽出一支黑色签字笔,握在手里,撕下一张粉色便签纸,伏案就写——

【2020年10月25日,我怀孕了,孩子爹是顾砚钦。】

写完,她将这张便签折成一朵纸玫瑰,丢进一只巨大的玻璃许愿瓶。

记便签的习惯有点像记日记。她倒也不是每天都写。一般只有重要的日子,或者是她心情不好,亦或者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她才会记录。有时一两个月都不见得写一张,有时一天之内就写了好几张,根本没有规律,一切随机。

这个习惯她自小就养成了,一直坚持到现在。这只巨大的许愿瓶里如今已有无数朵纸玫瑰,它们五颜六色,每一朵玫瑰里包裹的都是她某个时间段重要的心事。

做完这些,姜意南瘫在椅子上一动不动。身体撤了力,她突然之间觉得很累很累,身心俱疲。过去连轴拍戏,一天只睡四五个小时,从一个剧组赶往另一个剧组,她都没这么累过。

想毁灭一个人,不用打击她的肉.体,毁掉她的精神就够了。像是一座旧园子,一夕之间杂草横生,突然就荒废了。

姜意南将手机关机,决定先睡一觉。暂时抛开一切烦扰,什么都不要想,蒙头大睡。即使天塌下来,也等她睡醒再说。

这件事太大了,超出了她所能承受的范畴。人本质都是胆怯的。她眼下有点鸵鸟心理,缩起自己的躯壳,就想短暂逃离一段时间。哪怕只是半天,只是几个小时都是好的。

她伸手探向左侧床头柜,拉开最上层的抽屉,翻出一只白色小药瓶。从里面倒出两颗药片。

这一行压力太大,姜意南有轻微的神经衰弱,隔三差五会失眠。心理医生给她配了安眠药,一般她觉得难以入眠时,都会在睡前吃上两片。

右手递到唇边,正打算一口气吞下药片,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肚子里住了个小生命。

这安眠药不能再吃了。

虽然她很清楚这个孩子她不会留。但她暂时不敢乱吃药,一切等医生定夺。

她将那两片药倒回药瓶,锁进抽屉。

不能吃药,姜意南用音响放轻音乐。

背景音是淅淅沥沥的雨声,成串萦绕在寂静的卧室里。伴着缠绵的雨声,她闭上双眼,陷入梦乡。

——

再醒来已是第二天清晨。

窗外的光线穿透密闭的窗帘溢进来,室内一点点微光闪现。

耳畔照旧围绕着一串串雨声。

姜意南以为是音响没关,还在单曲循环轻音乐。

伸手去关时才发现雨声并非是从音响里传出来的,而是来自室外。

外头下雨了!

深秋的雨,下一场,冷一场。

一夜无梦,醒来精神饱满。

对于接下去要面对的糟心事儿,姜意南似乎也没那么抗拒了。

她的时间不多了,必须马上处理掉肚子里这颗定.时.炸.弹。

她将手机开机,准备联系闺蜜周蕴,让她替自己找个靠谱的医生。周蕴是圈内颇有名气的配音演员,且她是横桑周家人,人脉和关系远胜于自己,让闺蜜帮着处理是眼下最好的选择。

倒也不是她不信任她的经纪人,依到梵声姐的能力,她一定会帮自己处理妥当的。只是她害怕面对梵声姐的怒火。这么大的事儿,是个人都得疯。她怂得很,只想装死。

手机一开机,各种杂七杂八的消息犹如雨后春笋,分分钟冒了出来。

一则微博的推送消息率先抢占了手机屏幕,成功攥取了她的目光——

#当红小花姜意南现身医院,疑似怀孕。#(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