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批夫人超会撒娇全文免费阅读 林苏禾闻圩精彩章节未删减版

疯批夫人超会撒娇全文免费阅读 林苏禾闻圩精彩章节未删减版

《疯批夫人超会撒娇》男女主角为林苏禾闻圩,是鹿浔鹿所著的穿越架空小说,正在网络火热连载中。上一世,林苏禾是苍澜宫的宫主夫人,后来穿成了林家女儿。原主不仅没有得到林家大小姐的名头,就连甜头她也没得到一点,活得像是府里的奴婢。林家唯一承认她身份的一次,是要她站出来做替死鬼,嫁到令人闻风丧胆的苍澜宫。林苏禾当然愿意脱离苦海,主动嫁了过去。一个月后,林家人都好奇她是死是活,却不知林苏禾正在作威作福!

《疯批夫人超会撒娇》 第2章:那就磕个头吧 免费试读

苍澜宫的宫主闻圩是个修炼狂,不近女色,自然也不会对林颜末有什么兴趣,会提出这个要求,其实就是想断了林家的后路。

手段也是相当狠绝。

大家都清楚,林颜末被送过去就别想活着回来。

在林家愁云惨淡的时候,倒是想起了林苏禾。

林夫人说,“苍澜宫不是要大小姐吗?我们颜儿可不是大小姐。”

就这么一句话,在无望天勉强过得还不错的林苏禾,被林家强行带了回来。

林苏禾本来就是要去苍澜宫的,也不打算反抗,不过看林家人不爽,就把人揍了一顿,但林家这群人忒不要皮不要脸,拿她母亲的性命做威胁。

林苏禾切了一声,林家上下真的是一堆坏种,她娘除外。

“午膳已经准备好了,大小姐去前面用饭吧。”

“我不饿。”林苏禾说完便站起身,没有去前院,而是转了几个弯,去了野园。

这是林苏禾的母亲,柔一夫人的住处。

林家为了让林苏禾能够心甘情愿的去苍澜宫平息闻圩的怒火,特意将柔一的住处好好拾掇了一番,看起来挺像那么一回事。

“娘亲你站门口做什么?外面天寒地冻的。”林苏禾远远的就看见柔一扒着门边站着,单薄的身子在寒风中摇摇欲坠。

“我没事,娘亲就是想早些看见你。”柔一真的是一个水做的女人,一张口眼角的泪也要下来了,林苏禾回来已经是第三日,想第一天,柔一看见林苏禾哭得那叫一个肝肠寸断。林苏禾虽然心硬,但是面对自己的母亲,终究是没什么办法。

林苏禾走过去替柔一擦了眼泪,“我这不是回来了,你别总是哭。”

柔一虽然懂得不多,但也知道这一次林家重新把林苏禾接回来,必定是为了苍澜宫的事情。

苍澜宫给的期限是八月十五。

又是八月十五……柔一恨极了,十三年前的八月十五,他们母女二人被迫骨肉分离,十三年后的八月十五却要分离第二次,明明是林家那些人做的好事,为什么到头来却要她的孩子去遭这些罪。

可是柔一没有办法,她能有什么办法呢,她只能拉着林苏禾的手,默默流眼泪,还不想让林苏禾瞧见,柔一颤声说道,“都怪娘亲没用,什么忙都不帮不上。”

“明天是我的生辰,娘亲要记得给我准备礼物啊。”林苏禾笑着说道,“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你放心,我之后一定会带你离开陵城,离这些人远远的,到时候娘亲你再找一个喜欢的人在一起,好不好?”林苏禾摸着柔一的手,冷得像个冰块儿似的,将柔一的手贴在自己的颊边,轻声说道,“娘亲这般怕冷,这段时间想必很难熬……不过,这雪也快停了。”

如今不是寒冬腊月,自然也不是万里飘雪的时节,这玄天境的大雪,其实是苍澜宫的怒火。

“只要你过得好就行,娘亲怎样都可以。”这雪停不停的,柔一并不在意,一想到林苏禾从一个火坑出来又要跳到另一个火坑里去,柔一的心比这积雪还要凉,容易强颜欢笑,打起精神对林苏禾说道,“小禾你饿了吧,我做了你喜欢吃的菜,快进去吃饭。”

林苏禾点头,“娘亲做的菜是最好吃的。”

“那你多吃一点。”

柔一看着走在她前方身材瘦削高挑的女孩子,鼻头就忍不住一酸,这十三年,她在林家虽然过得毫无存在感,但好歹也算是衣食无忧,但苏禾被送到无望天的时候,才三岁,连话都讲不明白,柔一都不敢想,这十三年林苏禾是怎么过的,虽然她问起的时候,林苏禾总是说她过得很好。

第二天是八月十五,林苏禾的生辰,也是林颜末的生辰。

就算林苏禾这些年都不在林家,但也知道,林颜末的生辰肯定会大办,没有人会记得她,但今天却是不一样,林苏禾的名字竟然放在了林颜末的前头。

平白像是小鬼压了阎王一头。

林颜末也知道林苏禾是她的替死鬼,一改大小姐的骄矜做派,放下少年天才的傲气,站在林苏禾面前,柔嫩白皙的双手捧着一个盒子,递到林苏禾跟前,笑吟吟的说道,“大姐姐生辰快乐。”

林苏禾并没有接受林颜末的示好,反正林家那些人去无望天找她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她的狗脾气了,林苏禾懒得装,身体微微前倾,往林颜末面前凑了凑,林苏禾的眉眼本就凌厉,这个时候更是带着一股难以言明的压迫感,林颜末甚至想往后退,但是一想到,林苏禾方方面面都不如她,她有什么可退步的。

林苏禾盯着林颜末,突然开口,“快不快乐,你不知道吗?我的好妹妹。”

林颜末心中恼怒,但是想起爹娘的叮嘱,说要做出一个手足和睦的表象,免得别人在背后嚼舌根,不然传出去对她名声不好,所以林颜末就把这口气给憋回去了,继续挂着小白兔一样的笑容,“我知道这些年姐姐不在家中,跟妹妹不亲近,妹妹不会生气的,不管姐姐你做什么,妹妹都会一如既往的尊重姐姐。”

一旁的林夫人冷着脸对林平昌说道,“你瞧她这桀骜不驯的态度,像是会乖乖听话的样子

吗?”

林平昌心中早有决断,并不喜欢别人在他旁边嘀咕,林平昌脸上笑容不改,但说出的话,却没有那么中听,“该如何做,还轮不到你来教我。”

两人刚说完,就看见林苏禾站直了身子,十分傲慢的说道,“既然你说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会一如既往的尊重我,那就让我看看你是怎么尊重我的,你送的礼物我不喜欢,为了表示歉意,你就跪下来磕几个头,如何?”

林夫人气得发抖,就想冲过去给林苏禾两巴掌,让她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但林平昌把人给叫住了,低声说道,“你这个时候逞了一时之快是想让颜儿去苍澜宫送死吗?”

听见这话,林夫人便哑了火,但看着林苏禾的眼神就跟淬了毒一样。

林苏禾不是没感受到,但她不在乎,只是看着林颜末,十分随意的说道,“做不到吗?做不到就算了,我这个做姐姐又不会为难你,你只需要说一句你做不到就行了,是不是很简单?”

林颜末咬牙,她刚才说了那种话,这会儿要是直接说做不到,不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叩拜大礼只能是敬父母敬师尊,不是我不想磕头,倘若我这么做了的话,姐姐会折寿的。”

林苏禾轻声笑了起来,“折不折寿这事用不着你操心,你只需要告诉我,磕还是不磕,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要是让我不高兴,就算我折寿也活得比你久。”

“你……”

林苏禾睨了她一眼,“我怎么?”

林颜末见她娘没有站出来制止,就知道这次的事情,没什么转圜的余地了。

林家的天才少女,终究还是抛弃了尊严,跪在林苏禾面前磕了一个头。

“你满意了?”

“当然不满意,我都没有听见声音,你不知道用点儿劲吗?还是说需要我帮你?不过我这人下手没轻没重的,可就不知道会出什么事了。”姿态懒散的林苏禾动了动手腕,看起来是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