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只想活命(穿书)结局在线阅读 白初温行完整版免费小说

恶毒女配只想活命(穿书)结局在线阅读 白初温行完整版免费小说

高质量小说《恶毒女配只想活命(穿书)》是来自迷途向左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白初温行,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白初是二十一世纪的网文作者,平时就爱写狗血故事,还不顾读者们的意见。眼看读者们寄的刀片越来越多,她倒霉的发生了飞行事故,一命呜呼。再睁眼,她竟然穿进了自己写的狗血小说中,成了恶毒女配。作为熟知全书剧情的作者,她有三招保命小技巧。第一,远离男主。第二,不要和女主亲近。第三,一定要对大反派百依百顺,不要忤逆他的任何条件!

《恶毒女配只想活命(穿书)》 第3章 硌得慌 免费试读

“大清早的,太阳公公都没冒头呢,就要洗澡,他什么毛病啊。”

白初一边嘀咕着,一边往面前的大锅下,添着柴火。

烈火很旺,白初的小脸被火光照的红彤彤的。

京城外的尼姑庵,温行的母亲幼时曾在这养过身子,为此在她离世之后,温行在庙中也供奉了她的长明灯。

现在正好是四月初七,她的忌日,温行每年都会在这个时间段,在尼姑庵里住些日子,为母尽孝。

白初用手扣着自己的衣角,目光有些微微失神。

温行发话,说只是这次出行没有带侍女,那是不是只要自己这些日子小心的伺候,他日温行离开寺庙之时,就是她解脱之日?

‘噼啪’一声脆响。

柴火爆裂的声音,让白初回了神,抬头看着那不断冒出烟来的大锅,她伸手把锅盖打开,果然里头已经咕咚咕咚冒泡,水烧开了。

拿过木勺,她一点一点舀进桶中。

刚装满,秦飞一脸急色闯入:“白小姐,水烧好了没有。”

“嗯, 好……了!”

话音都未落下,白初看着秦飞已经手脚麻利的把刚烧好的一大锅热水,倒进四个木桶里装好,就提走了。

“不是,这,冷水,秦护卫冷水啊。”

看着人已经头也不回把开水提走,担心会烫着温行,导致自己小命不保,白初赶紧提上一旁的冷水跟了上前。

可她到底是个闺中娇养的小姐,哪里比得上秦飞那习武之人的脚程,这不等她赶到,正好已经见屏风后,温行已经褪去衣裳,要进入浴桶之中。

“等等。”

白初高呼制止。

屏风后的温行只是动作一顿,就躺进浴桶了。

白初心提到了嗓子眼,直到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她并没有听到惨叫与谩骂。

“???”那可是刚烧开的水,他不烫吗?

白初在疑惑,目光也紧盯着屏风那显映出的身影。

“你还打算看多久?”声音中带着一丝虚弱,温行冷冷开口,“再看,信不信本王把你的眼睛挖出来。”

白初闻言,连忙捂住眼睛:“不看不看,我走,我这就走。”

连滚带爬的出了房间,白初像一只看门的小狗,坐在门边,静静等着里头的传叫。

大概是半炷香后。

秦飞走出房间:“白小姐,水要凉了,劳烦你再去烧一桶热水,”

白初虽不明,但也老实点头应道:“好。”

伺候温行的第一天,白初就在烧水、抬水中渡过,她从上午到中午,然后咬牙坚持到下午,终是忍不住在提着最后一桶热水进房间之后,连人带桶,体力消耗殆尽的昏迷过去。

在屏风后的秦飞,听着那人体坠地发出的‘砰’声响,似猜到了什么,偏头一望,果不其然。

他抬腿走向昏迷的白初,欲伸手把人抱出去,屏风后传来他主子的声音。

温行:“出去。”

秦飞一愣,偏头看了一眼屏风后的身影,又看了一眼底下昏迷的白初,他起身行礼:“是,王爷。”

秦飞出去了,不仅如此他还在出去的时候,把门给关好。

彻底隔开里头与外界的联系。

房间里头很是寂静,屏风后的在浴桶的人,突然起了身,带着一身的水,一步一步走到昏迷在地上的白初身旁。

他蹲下身子,伸手撩开地上人儿面前碎发。

一张不过巴掌大的脸,稚嫩的五官,却因眼下那滴红的似血的泪痣,像白纸添上色彩,而变的明艳动人。

温行看着这张脸,深邃的眸中有复杂的情绪在里边流淌。

可就在此时,他那在半空中的手,突然紧攥,他的身子也不受控制的倒塌在地。

——

冷,好冷!

我在那,为什么会这么冷?

感觉被一块寒冰包围,白初拼命挣脱,都挣脱不掉,最后只能挨不住困意,迷迷糊糊妥协,直到第二日清晨。

睡醒的白初先是揉了揉眼,疑惑自己怎么会梦见冰块,做这么奇怪的梦,然后才把手随意一放,准备起床时,触手的热度与柔软,她一愣。

香椿偷偷爬她床了?

一边猜想的同时,她的手也在游走着。

“香椿,你的胸也太平了点吧。”

白初含笑的偏头去说,不曾想目光对上的是一双含着不悦的冷眸,她傻眼了。

难得睡个好觉,结果一大早就被人摸醒,温行的狐狸眼中满是厌烦,垂眸看着还放在他胸口的手:“手若是不想要,本王大可替你剁了去。”

“怎么是你,香椿呢?!”

白初‘噌’的一下坐起,并连连后退。

那床就那么点大,她这一退,直接就从床上掉下不说,还连滚了两个跟头,滚的是白初天旋地转,眼前冒星。

“误会,误会,我不是有意摸你胸的,我以为是你是香椿,我我……”语无伦次的白初,低头赔罪,“对不住,我不是故意吃你豆腐的。”

一直守在门外的秦飞,听到屋内传出的动静,快速的推门而入。

“王,爷?”

眼前的这一幕,让秦飞很是意外,凌乱的床,他家王爷赤着上身躺那,地上跪着的是白小姐,身上衣服脱的也只剩下里衣。

若外人来看,这必定是捉奸成双的好场面,可这是秦飞,最是了解温行情况的属下,只瞧他先是眺望了一眼那已经冷掉的药浴,然后再是上前检查自家王爷情况。

见气色不错,秦飞松了一口气,向白初行礼:“白小姐辛苦了,今日就好好回去休息吧,王爷这里有我来伺候。”

唔,好人呐!

白初感动的热泪盈眶,赶忙起身道:“好。”

转身离开,在踏出房门的那一刻,她的身后传来对话声。

“你让她走,那谁伺候本王?”

“王爷恕罪,属下见白小姐替王爷你解了一夜寒毒,自是劳苦,故而自作主张让其休息一日。”

“她劳苦?”房间里停顿了一下,随后又便响起了温行的声音,“瘦的跟块铁疙瘩,本王还未嫌她硌得慌。”

把这番话听在耳中的白初,紧攥着拳头,不知好歹的温行,活该女主要抛弃你,跟男主。

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白初眸中含着兴奋:“寒毒!”乖乖,她是创世主,她知道怎么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