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小县令》最新章节无弹窗by三五两未删节小说在线阅读

《极品小县令》最新章节无弹窗by三五两未删节小说在线阅读

独家新书《极品小县令》由知名作者三五两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关宁张楚,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关宁穿越大乾,竟然成为了一名一穷二白的小县令。他辛辛苦苦花费半年的时间打造了属于自己的世外桃源,原本就像安安稳稳的做一辈子自己的土皇帝。却没有想到这一天,当今天子竟然带着侍卫微服私访,来到了神奇的平遥城……

《极品小县令》 第4章 免费试读

其实早在关宁走出楼之时,他就感觉赵光义有些扎眼。

因为虽然平遥城百姓众多,但大多数人关宁都眼熟。

而此人既不是城中百姓,又气质非凡,一眼望去就不像是寻常商人。

在加上方才黑衣人告诉他截获的密信,以及信息网中关于大乾皇帝微服私访的消息。

关宁立刻便猜出了赵光义的身份。

他,就是大乾如今万人之上的皇帝——赵光义!

赵光义对上关宁炙热的目光,不知为何,心脏开始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好似当年面对自己的父王一般。

就在这时,方才一直沉默的高公公突然开口了。

“陛下!您都看到了吗?这方宁不仅背着朝廷在平遥城私收关税!还在百姓中有如此威望!怪不得先前放到这平遥城的政令慢慢都会没了音讯!因为他眼里里简直是没有半点朝廷!不如我们现在就把这关宁…”

赵光义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的高公公。

“没有朝廷?是没有夏宰相吧!”

高公公一愣,而后眼中闪过一丝冷色。

“陛下,宰相就是朝廷!朝廷就是宰相!您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您是觉得宰相大人比不上这关…”

他还没说完,一道威严四溢的声音便突然传到了众人的耳中。

“来人啊!这二人是朝廷缉拿的重犯!给我拿下!捉拿者重赏!”

赵光义和高公公听到此话抬头一看,只见关宁正面若寒霜直勾勾的指着他们。

与此同时,街道两侧的老百姓也齐刷刷的看向他们。

高公公见大事不妙,伸手便准备举起象征自己身份的腰牌。

可就在这时,先前的后袖章老头却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

“你奶奶的!居然敢骗老夫!”

高公公向来在朝里养尊处优,哪里遇到过这样阵势。

不过一巴掌便被扇倒在了地上,他挣扎的爬起身想要道明自己的身份。

“你…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

“狂妄!”

可袖章老头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抬手便又是一拳,直接打的高公公眼冒金星。

恍惚中,高公公看见袖章老头缓缓脱下的了自己的上衣,狰狞的肌肉如同虬龙一般随着他的一呼一吸在空气中翻涌,背后,一个暗红色天字纹身在杀意磅礴空气中隐隐若现!

看到此情此景,高公公只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一双巨手捏住了!

“你…你居然敢打我?护卫!护卫!救命!”

可任凭他无论怎么呼喊,先前跟在身边的御前侍卫,都没有半点回应。

他看着缓缓走来的袖章老头,眼中只剩绝望。

老头看着脸色苍白的高公公,眼中红光爆闪。

“护胃?护胃也没用!因为爷每一拳都是真实伤害!”

“碰!”

随着一声闷响,高公公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另一边,赵光义也被袖章老头吓傻了。

你跟我说他是维护治安的大爷?他大乾的最勇猛的将军恐怕都没有这个身材!

就在这时,扛着高公公的袖章老头回过神看向了赵光义。

刹那间,一股恐怖的杀气仿佛一双巨手死死捏住了他赵光义。

让他不能动弹万分。

这老头绝对不是一般人!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扑通!”

在脑海中发出最后一声惊叹,赵光义便失去了意识。

……

日薄西山,夕阳透过书房的窗户荡漾起阵阵尘糜。

醒过来的赵光义,迷迷糊糊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刚坐起身,门外便传来了一阵对话。

“城主!都办妥了!那个老头已经被我送去地牢了!您放心,我保证让他生不如死!”

“嗯!不要搞的太过,毕竟我现在还不想得罪他们!”

“遵命!”

“碰!”

话音刚落,房门应声被推开。

看着眼前的双手负背的关宁,赵光义神色复杂。

他刚想开口道明自己的身份,关宁却依然回身关了房门。

扑通一声单膝跪倒在地上。

“臣关宁,平遥城城主,见过皇上。”

看到这一幕,赵光义微微一愣,而后皱起眉头,沉声道。

“哼!关宁!你为何单膝下跪?”

“禀陛下!从小,臣的父亲便教导臣,大丈夫生于天地间,跪舔跪地跪父母!除此之外,都不能跪!但臣对陛下万分敬仰,却又不愿违背家规,只得单膝下跪!”

“呵…花言巧语…”

赵光义明面上只是冷笑,心中对关宁的赞许不禁又多了几分。

“且不说这个!你居然敢擅自将朕绑到这来,你可知道,对朕不轨是什么罪!”

“禀陛下!杀头之罪!”

关宁声音洪亮,面无半点惧色。

“哦?”

赵光义嘴角划过一丝玩味。

“关宁,朕承认你将这平遥城治理的很好!在平遥城,朕甚至南看到我大乾未来的盛世之景!朕承认,你是个不世奇才!”

“可你若是居功自傲,认为有些本事朕就不敢杀你吗?你信不信,朕一声令下,百万铁骑就会踏平这里!”

赵光义毕竟身处高位,此话一出,房间里已然是杀气四溢。

可即使如此,关宁依旧是面不改色。

“陛下!自古以来,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关某不是不怕,只是在临死前关某想问您一个问题!”

“说!”

“当朝宰相对您不轨,该判什么罪!”

听到这话,赵光义扑通一声站起身,看向关宁的眼神已是寒气四溢。

“关宁!你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