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逆张佳佳是什么小说的主人公 林逆张佳佳免费阅读

林逆张佳佳是什么小说的主人公 林逆张佳佳免费阅读

林逆张佳佳是作者郑道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咱们接着往下看五年前,林逆为报救命之恩,替女友坐牢。五年后,他痴傻归来,女友即将嫁入豪门。雷霆降世,他觉醒至尊战神记忆,获得逆天医术。爆打一切,谁与争锋。当他踩着仇寇的累累白骨,蓦然回首,他牵起了她的手,走上那九州王座。

《SSS至尊战神》 第3章 免费试读

记住了会所位置后,林逆将大哥大扔给了张力。

“三天后的同学聚会,你说张佳佳也会参加是吗?”

林逆问道。

“是……是的。”

张力下意识的点头。

“小心放置通讯器。”

林逆说完,把张力的衣服扒下来穿上,转身离开。

明明还是下午,可天气实在是太阴沉了。

天地之间,黑的可怕。

直到林逆彻底消失在视线之中,张力才猛然惊醒,打了个哆嗦回过神来。

“你丫的谁啊,居然吩咐我,真把我当成奴婢用了。”

他骂骂咧咧。

然后,直接把大哥大扔在了泥水之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他又从泥水中将大哥大掏出来,塞进包里,便匆匆忙忙的下山了。

无论如何。

三天后,自会见分晓。

……

下山。

林逆一只脚刚踩在马路上,一辆豪车疾驰而来,径直停到了他的面前。

他坐上车。

没说话,也清楚是谁安排来的。

自始至终。

他都只打了一个电话。

那一个电话,镇北王嘲讽他,是为了避嫌,是为了保护他们两人。

实际上。

该做的事情,一个都不会少。

该安排的,镇北王都会安排的很到位。

这也是他为什么第一个联系他的原因,无他,用起来顺手而已。

“守护,镇北王有要事缠身,等忙完就会立刻赶来。”

司机恭敬的说道。

“无需多事,也不要太有负担,我的亲人,我自会守护,我的仇,我自会去报。”到了会所门口,林逆下车嘱咐道:“江山并未稳固,边疆还是多事之秋,让镇北王做好本分的事情。”

“是。”

司机恭敬的点头。

自始至终,都没敢看林逆一眼。

林逆转身,抬起头。

看向会所的招牌。

泰然会所。

可今天,注定不会泰然了。

……

“***。”

“啪。”

伴随着男人的怒吼声,紧跟着就是耳光声,将一个身材消瘦的女子抽的直接侧着倒在地上。

女人穿着粉色卫衣,发白的蓝色牛仔裤。

穿着小白鞋,可只有一只还在脚上,另外一只则是在好几米开外。

地上,有拖拽的痕迹。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女人被人拎着卫衣的帽子,从房门口拖拽到了屋子里面,然后就被赏了这一巴掌。

“林柔儿,要不是天少看上了你,你也和你那对死鬼父母一样,被埋在了房子之下,知道吗?”

男人又抓住女人的头发,将其拎到了面前,凶神恶煞的喊道。

“呕。”

女人在干呕,不知道是被打的,还是被男人黑黄的牙齿以及喷涂出来的口气给恶心到了。

“玛德。”

男人感觉被羞辱了,气急败坏的将女人扔在地上。

在屋子四周,还站着不少满脸阴笑,眼神邪恶的男人,他们看着女人趴在地上也很是妙曼的身姿,再加上即便是被打了巴掌,也我见犹怜,更增加几分美感的精致脸蛋儿,激动的吹口哨。

“豹哥,你下手太轻了,让不让小弟帮帮你?”

其中一个高个子混混,一脸讨好的问道。

“去你的。”

穿着豹纹衬衫的男子踢了高个子一脚,没好气的说道:“这可是天少的女人,你要是碰了,要么变成太监,要么就是沉湖。”

“我错了。”

高个子混混一听天少两个字,立刻怂的躲在了人堆里,引得众人哄堂大笑。

“呸,一群垃圾。”

林柔儿双眼愤怒的看着他们,虽然被打得嘴角滴血,却依然很是倔强的抬起头,朝地方吐了下口水。

豹哥见状,上去就是一巴掌。

“林柔儿,你爸妈是死不足惜,非要当铁头户,怪不得我们。”他被林柔儿那凶狠又倔强的眼神盯着,心里也不禁有些发毛,嘲弄的说道:“再说,就算是报仇,也该是家里的男人吧,你一个女人带着一把匕首来报仇,你是来搞笑的吧。”

“豹哥,说的不对,她分明是送上门来让天少玩的。”

“哈哈哈。”

“说的有道理。”

“送上门来被玩,这女人也挺想的吧。”

“看起来是个雏,没想到这么浪。”

“这是打算抱天少的大腿啊。”

一群混混嬉笑怒骂的喊道。

“是这样吗?”

豹哥捏着林柔儿的尖下巴,一脸戏谑的问道。

“只要我活着,早晚会宰了你们。”

林柔儿吃痛,小脸蛋皱在了一起,然后艰难又坚定的说道。

“你要是个带把的,我也许还会怕一下,可惜你就是个娘们呀,你该不会以为爬上天少的床,就能对我们吆五喝六吧,你太天真了,你不过就是天少的玩具罢了,玩腻了就会扔到一边,没准还能让我们乐呵乐呵。”

豹哥一脸坏笑的说道。

然后,“嘶啦”一声,林柔儿的卫衣从领口到肩膀被撕开,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肤,以及精致的诱人锁骨,引得众多混混一阵贪婪的吞咽声响起。

碰是碰不得,还不能让他们饱饱眼福。

“我听说你有个哥哥,刚坐牢回来,这报仇的事情,还得让他来,至于你嘛……”豹哥看着林柔儿,然后坏笑道:“天少马上洗干净,就会来收拾你了。”

“我哥哥如果不傻,定会让你们都付出最惨痛的代价。”

林柔儿倔强的说道。

“哈哈哈,原来是个傻子,傻子也好,活着又报不了仇,还得眼睁睁看着妹妹被人折磨,可就太惨了。”豹哥哈哈大笑着说道。

“嘎吱。”

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是谁?

天少吗?

众多混混连忙扭头看过去,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当看到是个陌生的男子,再迎上那充满愤怒和杀意的目光,这些混混脸色顿时一变。

这是来找事的啊。

“你是谁?”

豹哥被那冲天杀意刺激的差点跳起来,一脸狠厉的问道。

林逆看了他一眼,那深邃的眼眸散发出愤怒的杀意。

这杀意,宛若化作实质。

下一刻,当林柔儿喊出声音,林逆的满腔的怒火,立刻化作无尽柔情。

“哥哥,是你吗?”

喊出这五个字,下一刻泫然欲涕,可她还是坚强的忍住了。

她不能让哥哥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