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揣崽跑路,残疾大佬起身把我堵了(阮星乔霍东麟)小说精彩章节手机内免费试读

完整版揣崽跑路,残疾大佬起身把我堵了(阮星乔霍东麟)小说精彩章节手机内免费试读

《揣崽跑路,残疾大佬起身把我堵了》男女主角为阮星乔霍东麟,是作者桔霜夜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都市小说,已上架快看。全文讲述了和残疾霍爷协议结婚后,阮星乔只想把他当病人好好照顾。但霍东麟明明嫌弃她,目光却总暗戳戳的放她身上。至于说好的腿瘸不能动,一年后离婚,全是骗人的!阮星乔撂挑子跑路,没想到肚子里却揣了个崽。在顶奢珠宝发布会上,阮星乔前脚刚宣布自己的新作品,后脚就被霍东麟堵在墙角。“老婆别生气了,对孩子不好,乖乖跟我回家。”

《揣崽跑路,残疾大佬起身把我堵了》 第5章 免费试读

看到阮志华贪婪的目光,阮星乔只觉得一阵心寒。

“不错。你可以打电话去确认。”

阮志华果然走到一旁去打了个电话,之后喜上眉梢地回来。

“好好好,这张卡里有两百万,你拿去吧。”

阮星乔拿了卡,一分钟也不想在这里多呆。

她转身离去,身后阮佳思还在不依不饶,“爸,干嘛要给她钱啊!”

“宝贝女儿,你不知道,之前霍家二爷霍振山答应我了,只要阮家的女儿能和霍东麟结婚,就可以和我们阮家合作。咱们公司的资金链出了问题,这下子有救了。”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这个阮星乔还算有点用。”

阮星乔不想知道阮志华究竟和人做了什么交易。

她大步走入风雪中,对于这个家,再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

丰业街63号。

这里原本是一个商业铺面,但是现在却已经被大火烧地面目全非。

“阮星乔那丫头不会不来吧?”

“她敢!阮星澜在我这里定了许多原材料,现在这个店烧没了,阮星澜又不见了。阮星乔要是敢不还钱,我就直接打断她的腿。”

“你们也别太绝了。阮星乔还是个学生,哪能一时间凑到这么多钱。她们姐妹俩人不错。还是给她们点时间缓缓吧。”

“纪秀媛,你别在这里惺惺作态。老子今天是一定要收到钱的。”

“郭鹏,什么叫我惺惺作态?我说的是实话。她们姐妹俩真的不容易。”

“有什么不容易的,我看那个阮星澜就是欠债跑路了。这个阮星乔说不定也会玩消失。”

“我姐姐不会跑路,我也不会消失。”

众人回头,看到阮星乔快步走了过来。她也没多话,干脆利落地把欠款都还了。

其他人拿了钱就走了,但之前那个叫嚣着要打断阮星乔腿的郭鹏,却磨蹭了好一会儿,“阮星乔,你哪来这么多钱的?”

“你只管拿钱走人,管这么多做什么。”

郭鹏眼里透着几丝邪光,上下打量了阮星乔一番。

纪秀媛挡在阮星乔跟前,“看什么看,拿了钱快点走!”

“哼。”郭鹏这才冷哼一声走了。

“纪阿姨,谢谢你。”

“没事。小阮啊,我的钱你不用着急还。你姐姐现在真的联系不上了吗?”

阮星乔摇了摇头,还是坚持把钱给了纪秀媛,“纪阿姨你收下吧。就算姐姐不在,我也不会欠债的。”

至于姐姐……

阮星乔相信,她不会跑路,她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当初阮星澜用瘦弱的肩膀,一力承担起了阮星乔的学费,还有妈妈的治疗费。

阮星乔也想放弃学业,和姐姐一起去打工赚钱。

那是阮星澜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对打了阮星乔。

“乔乔,你在设计上比我更有天赋,你必须进大学深造。学费不用你担心,我是姐姐,我会想办法。乔乔,你要争气,要走得更高更远。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姐姐,就听我的,好好去读书。”

阮星乔抱着那个只比自己早出生几分钟的姐姐大哭了一场,之后忍着眼泪进了海城设计学院珠宝设计系。

而阮星澜则去了陆氏珠宝公司,从打杂干起。

阮星乔拼命学习,不仅拿到了奖学金,还接各种兼职,尽最大努力减轻阮星澜的负担。

阮星澜虽然没有进入大学,但也在陆氏珠宝公司渐渐从打杂做到了助理设计师。

今年阮星乔即将毕业,阮星澜也攒了一些钱和人脉,她想出来单独开一家珠宝定制工作室。

阮星乔二话不说,把自己刚得的奖学金全都打给了阮星澜,还约好等她毕业了,就来工作室一起工作。

日子正在朝好的方向发展,但刚装修好的工作室却突然发生了火灾。

而阮星澜也莫名失踪。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送走所有人后,阮星乔忽然在一堆垃圾中,找到了还没完全烧毁的工作室招牌。

‘L&Q’,这是姐妹俩名字的缩写。

阮星乔怔怔地看着那个招牌。

被郭鹏他们逼债,她没有哭。

被阮志华当做筹码送去霍家,她没有哭。

可是现在,心里的委屈与彷徨,像是雪崩一样,瞬间淹没了她。

阮星乔将那块残缺的招牌抱在怀里,泣不成声。

但仅仅过了片刻,她就又重新扬起头,用力擦干了脸上的泪水。

“姐姐,我一定会找到你,也一定会把‘L&Q’珠宝工作室开起来!”

关上63号的大门,阮星乔转身去了私人侦探事务所。只要能找到姐姐,现在无论什么法子,她都要试一试。

忙完一切天色已晚,阮星乔匆匆回到霍家,刚进到别墅,就见一个穿的跟花孔雀似得男人朝着自己走来。

“哟,这就是大哥新娶的媳妇吧?我叫霍云铮,是东麟的堂弟。嫂子叫什么名字?”

霍云铮是霍东麟二叔霍振山的儿子,自从霍东麟出车祸后,霍振山一家迅速入主了霍氏财团的各项生意。

今天霍云铮来这里,一是‘看望’霍东麟,二是过几天他们的姑姑霍欣怡从国外回来,要办个欢迎宴会,邀请霍东麟和阮星乔一起参加。

“我叫阮星乔。”

霍云铮笑嘻嘻地说道:“嫂子人美,名字也好听。我听说你是在海城设计学院上学?”

“是。”

“什么专业的?我在设计学院也有几个朋友……”

霍东麟见霍云铮和阮星乔攀谈,心里涌起一阵不悦。

这个女人,跑出去一整天,回来竟只顾着和别人说话。

霍东麟脸色微沉,“姑姑的欢迎宴会,我会去参加。没别的事,你可以走了。”

霍云铮转头看向霍东麟,“大哥这是要赶我走啊。我还想多陪大哥说会儿话。”

霍东麟没接茬,直接对阮星乔说道:“还站在那里干什么,推我回房。”

阮星乔立刻过去推霍东麟回房。

“既然签下了那份合同,那么你现在就是霍太太了。你的行为举止代表着我和霍家的脸面。少去招蜂引蝶。”

阮星乔冤枉,“我哪有招蜂引蝶。”

“霍云铮不是什么好东西,下次见到离他远点。”

“知道了。”

霍东麟没再多说,但是一想到刚才霍云铮纠缠阮星乔的场景,他的心里就莫名不舒服。

另一头,霍云铮又陪着霍老夫人说了一会儿话才离开。

一出霍家老宅,霍云铮就打了个电话。

“我来看过了,霍东麟的腿肯定废了。安插在老宅的眼线说即便放了蜜蜂也没见霍东麟站起来,而且他已经接受了结婚冲喜,看来也没什么心气争了。”

“是吗?那真是恭喜你。只是别忘了答应我的事。”

“放心,我们这是互惠互利。不过霍东麟那个媳妇生得真漂亮,倒是便宜了他这个残废。”